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好想被男人狂躁怎么办 玩弄放荡艳妇短篇

2022-08-03 10:03:37情感专区
王忠全作为公司的副总经理,居然跪在了牛大宝的面前,这可真是把他吓了一跳。 “王总,你这是干什么呀!你赶紧起来,让人看见了多不好呀!”牛大宝赶紧扶起王忠全,安

  王忠全作为公司的副总经理,居然跪在了牛大宝的面前,这可真是把他吓了一跳。

        “王总,你这是干什么呀!你赶紧起来,让人看见了多不好呀!”牛大宝赶紧扶起王忠全,安慰他有什么事情一起商量。

        “大宝兄弟,都怪兄弟我妒忌心太强,你年轻气盛,是公司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不应该这样记恨你,这都是我的错,我向你诚挚的道歉,希望你能救救我?”

        “王总,千万不要这样说,都怪我这个晚辈过于逞强,惹得你不高兴,应该说声对不起我提我”显然,牛大宝知人做事这一块,还是有一套的。

        “不,不,大宝兄弟,我想清楚了,这次是过来真诚地请求你帮帮我,我也是因为一心对你有记恨之心,怕这个总经理的位置输给你,所以便私底下和陈伏锦勾搭在一起,想不到上了他的当,所以求求你到时候跟公安那边说说好话,我上有老下有小,老婆还在农村老家等着我赚钱,我可不想就这样毁了自己,不过你放心,这个总经理的位置我不跟你争了可以吗?”

        半年来,牛大宝居然从一个寂寂无名的门外汉,从一个小小的保安,一跃成为了公司总经理的有力人选,何止是王忠全,是个男人都会妒忌羡慕他的能力。

        现在谁不知道,牛大宝是王天成的红人,在会议上点名要升牛大宝,此时此刻的王忠全栽了,只能接受这样的结局,只希望不要吃牢饭就行了。

        牛大宝想了想,那个神秘人怎么还没有安排人来对接呢?现在警方已经传唤了两次王忠全,因为害怕,王忠全才不得不上门求饶,让牛大宝帮帮他。

        “王总,你到底是犯了什么事情呀!我听邱局说你的事情还挺严重的,怎么回事呢?”

        王忠全知道如果不告诉牛大宝实情,他也不愿意出手帮忙,所以便如实地全部告诉了牛大宝。

        原来,陈伏锦当初为了拉拢王忠全,让邓亮带他到南坡的一处秘密石屋里面强行上了一个外地女人,由于王忠全对那方面的事情比较变态,觉得这个女人比较合他的胃口,所以之后三翻两次强行与她发生了关系,导致她还怀了孕,后来又被王忠全赤果果地把孩子弄流产了。

        这个舞女逃出去后,便在警方的询问中举报了王忠全。


        牛大宝听完后,摇了摇头,他深知这里面的事情并不止这些,对于他来说,他都不想知道,所以叹息道:“那王总想要我怎么帮你?”

        王忠全一听,顿时就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不禁说道:“只要大宝兄弟替我跟这个女孩子说撤销对我的举报,我愿意付出我能拿出的代价来弥补我的过错,包括我让出这个总经理的位置”

        牛大宝当时皱着眉头想了想,疑惑地问道:“王总,你找错人了吧!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怎么能帮到你呢?”

        可是王忠全却一双眼睛哀求地看着他,很是愧疚地说道:“这个人你认识,就是上次你在悬崖那边救走的那个京都记者呀!”

        牛大宝当时猛地一愣,不禁有些恼火地说道:“什么,你说那个女人就是叶媚,你把她肚子搞大了,还强行把她给弄流产了?”

        王忠全看到牛大宝那么愤怒,瞬间吓的跪在他的跟前,一脸害怕地哀求道:“我当时也是被陈伏锦和邓亮蒙骗了,如果他们不给我茶里面下药,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呢?”

        想到叶媚这三年关在那里求生不能,求死不行的日子,想想看到她跟着自己逃出升天的那一刻的哭泣,他就觉得,眼前这个王忠全简直就是超级王八蛋,一个连禽兽都不如的大坏蛋。

        “王总,这个事情我可不能帮你,毕竟你这是做了犯法的事情,你做为一个男人,也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还是交给国家的法律来判决吧!”

        叶媚是个好女人,他可不想昧着良心,继续做一件伤害叶媚的事情,现在估计她是要一个一个地把这些伤害她的人都收拾,而他根本不可能再在她的伤口上面撒盐了。

        “大宝,我求你了,你认识她,他们都说,只要你开口,这个女人才可能听你的话,如果他不撤诉,这一辈子我怕是要吃牢饭了”

        牛大宝真没有瞧见这么不要脸的,做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居然还有脸过来求他,顿时就指着门外,狠狠地瞪着他说道:“你滚吧!别说我没有给你这个老总面子,如果要是别人的话,我一脚就踹出去了”

        直到这个时候,王忠全才慢慢地站了起来,心恢意冷地哀求道:“大宝,你也算是我提拨起来的,男人不可能不犯错,我知道我犯的错误是不可饶恕的,但我真的是被下药了,你可以去问问邓亮,他都招供了,所以,如果你不帮我,哪怕你让我见见那个女人,让我当面向她忏悔,我愿意用我能够给的东西补偿她,我只想着她能够放我一马,以后我都愿意为她做牛做马”

        “不行,绝对不行,大妹子本来就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你伤害了她,这是你必须要付出的代价,王忠全,别说我没有提醒你,你趁早打消这个想通过关系走后马减轻自己的处罚,人在做,天在看,你想逃离法律的制裁,那是不可能的”

        突然间,一个女人便走了进来,笑着说道:“是吗?牛经理好大的口气,莫非非得让王忠全以死谢罪,你们才肯放过他”

        牛大宝当时一惊,只见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女人走了进来,两个甜甜的酒窝挂在她的那张瓜子脸上,高高的鼻孔,浓浓的眉毛,长长的秀发披在肩的两边,一袭紧身皮衣将身材展露的凹凸有致,尤其是胸前那超过36杯的地方都快要将衣服撑爆了。

        “你是谁?”虽然牛大宝意识到来者不善,但是却很是疑惑,这个女人为何突然间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而且还口出狂言。

        女人看了一眼牛大宝,又朝着王忠全看了一眼笑了笑,径直走到牛大宝的跟前,将手提包里面的东西全部给拿了出来,坐在牛大宝办公桌的对面,翘起二郎腿,笑着说道:“那牛经理猜猜我是谁?”

        牛大宝有点诧异,看着这个女人居然一点尴尬都没有,而且还是那样的随意,就好像这里就是她的地方一样,这种无拘无束,而且还从容淡定的气质,让牛大宝对这个女人充满了好奇。

        “你就是那个打神秘电话的人派来跟我谈判的?”

        那个女人换了一下腿,不禁将头发轻轻地往后摆弄着,不禁露出两个酒窝笑着说道:“看来牛经理还是挺聪明的吗?怎么?不欢迎我的到来吗?”

 牛大宝此刻的成熟,可不是像以前那样的无知与慌乱,他淡定地看了看这个女人,不禁坐下后,笑着说道:“来者是客,只是美女你也太心急了点,都说这陌生人见了面,也得自我介绍一下吧!你都不主动提起,你叫我怎么相信你呢?”

        皮衣女人站起身来,朝着牛大宝走去,伸出自己的右手说道:“听闻牛经理半年之内从一个小员工爬到经理位置,而且接下来还是总经理的热门人选,看来面对你这样有成就的男人,我不来个自我介绍也不行呀!”

        牛大宝没有吭声,也没有任何表情,为了给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一个下马威,他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女人没有想到牛大宝居然这么不给面子,顿时就脸色有些异常,但还是无奈地暗自笑了笑,退出一步之远,朝着牛大宝说道:“牛经理,我受主人之托前来和你对接,你可以叫我小凤,以后有什么事情,都是由我来和你对接,我们主人说了,让我给你带一句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是吗?”牛大宝猛地抬直头来,瞪着这个叫做小凤的女人,那眼神里冒出一股杀气,显然他对这个女人的狂妄与无理有点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