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快穿之名养成器h 娇妻在舞厅被别人进入

2022-08-01 14:01:38情感专区
才接了一招,就吃了这女人的大亏,这女人实在强悍!他又抬眼看去,不远处轩不智吐出一口鲜血,大口喘气,他的心中,这才有了几分平衡。 看来,我的功力和修为,还是在他之上的

        才接了一招,就吃了这女人的大亏,这女人实在强悍!他又抬眼看去,不远处轩不智吐出一口鲜血,大口喘气,他的心中,这才有了几分平衡。

        看来,我的功力和修为,还是在他之上的!“交出吴敌和蜂后,免你们一死,否则,血洗山庄!”

        白若溪当然不知道锈剑山庄是什么地方,她甚至连飞绝峰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她还以为铸临涛和轩不智、明月江秋都是锈剑山庄之人,因此威胁道。

     以轩不智与铸临涛的傲气,自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虽面对强敌,但二人脸上却始终不见有退缩和惧怕的表情。

        “大胆贼子,擅闯锈剑山庄,胡言乱语,饶你不得!”

        心知对方厉害,铸临涛已祭出无双剑的第二柄。

        蜂后一见,这才知道,这一对无双剑,看似是一对,实则只是一柄!原来那稍短一些的子剑,竟是可以完美镶嵌,与母剑融合在一起的结构。

        之前铸临涛只以子剑与白若溪交手,所以没有人能看出这子剑实际上只是无双剑的一半,或者一部分。

        此时他再祭出母剑,将子剑与母剑归位,顿时绽放出一片剑芒,无双子母剑合体,威力陡增何止十倍?

        剑芒璀璨,剑气冲,无双剑之威,竟隐隐有了几分轩辕剑的霸主气息。

        铸临涛手持无双剑,他是铸剑高手,自然也是用剑高手。

        如果一个人不精于剑道,又怎能铸出如此完美,世间无双的宝剑?

        剑芒大盛,饶是白若溪此时在气势上,竟也被压了一头。

        要知道,以白若溪体内龙蟒的实力,之前对付铸临涛与轩不智的全力一击,也是轻松应付,她的实力远超这二人。

        但现在,她竟被手持无双剑的铸临涛所压制。

        足以见这一柄无双剑,对于铸临涛的加持之大,几乎让他的能力陡然提升了数个台阶!叮!一道白芒,伴随着清脆的一声,如流星一般钉在了轩不智的脚前。

        轩不智眼前一亮,在他面前的是一杆雕龙画凤的亮银枪,枪头系着红缨,长有一丈八,枪身流淌一种强盛的光华。

        这可比他手中的长枪要好上无数倍。

        他手中长枪虽然也算不得凡品,乃是岳为轻幼时练习铸器所锻造而成,比他原本的白羽枪还要强上几分,但终归强度有限。

        长枪被白若溪一攥,枪尖直接报废,成了废铁。

        现在钉在他面前的这长枪,通体亮银,不知是何材料铸成,周身流转一种如琉璃一般的光华,看上去浑然通透,一看便是不凡之物。

        轩不智顺着方向看去,脸上露出几分古怪的神色,有些意外的看着铸临涛。

        这杆长枪,就是铸临涛丢过来的。

        “此枪乃是我亲手所铸,唤作银龙飞凰,暂且借你一用,此战过后记得还我。”

        铸临涛傲娇的道。

        轩不智比他更傲娇:“若不是没有趁手的兵刃,鬼才用你这破烂玩意儿!”

        他嘴里虽是这么,但眼里却是满心欢喜的端住了枪身。

        只见他手腕一抖,这一杆大枪便发出了隐隐的龙吟之声,枪身也如片羽,轻轻颤动,极有韵律。

        饶是轩不智前脚才贬低完这大枪,此时仍旧忍不住夸道:“好枪!”

        铸临涛冷哼了一声,白了他一眼,但脸上还是得意。

        他虽是铸剑见长,但也知道触类旁通的道理,有的时候铸剑到了瓶颈,一时无法突破,也会去选择其他的兵刃铸造。

        这银龙枪,便是他先前突破锻造所得,品质上乘,乃是极品道器。


 

        轩不智自是满心欢喜的拾起,他乃是用枪行家,银龙枪一上手,立刻感觉到一股如臂使指的畅快。

        而银龙枪似乎也有灵一般,发出一种奇怪的满足龙吟,显然,对于银龙枪而言,拥有一个好的主人,便是他此生最好的归宿。

        这一人一枪,短短片刻,便有了一种近乎融为一体的感觉,轩不智眼中绽放精芒,他已是迫不及待想要试试这大枪的厉害了!“妖孽,看剑!”

        铸临涛的战意,也在这时提升至巅峰,二人再度攻上,攻势比之前何止强盛了十倍?

        一枪一剑,化作两道精芒,几乎要夺走太阳的璀璨,齐齐攻向白若溪。

        白若溪眉间猛跳,见二人攻来,竟也要暂避锋芒。

        但二人到底是第一次合作战斗,无法做到十分的默契,顶多只有八分。

        白若溪便是抓住这两分的破绽,左冲右突,竟在千钧一发之际,利用巧劲化解。

        原来,轩不智的银龙枪比无双剑攻击先到一刹。

        白若溪便是抓准这一刹那的机会,巧用法力,最后让银龙枪与无双剑相互一击,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

        “哼,若我不是被白羽宗那老不死的阴了一回,导致金丹破损,损失了千年修为,负伤在身,岂会惧你俩?”

        飞退十丈,白若溪冷哼一声,脸上颇带着几分愠怒。

        若不是她在暴风谷因霸长老的计谋,导致不得不祭出妖丹,平白损失了千年修为加上受伤不轻?

        这两个子怎么会是自己的对手?

        者无意,听者有心。

        轩不智听到白若溪嘴里的话,顿时是脸色大变,他猛地踏出一步,再度迅猛攻上。

        铸临涛皱了皱眉,他已看出轩不智心神已乱,此时正是方寸大乱,就连出招都有了些许破绽!果然,白若溪娇躯一扭,便躲过了轩不智的攻击,她按下银龙枪,竟是让轩不智有力也使不出。

        轩不智愤怒问道:“你刚刚什么!”

        白若溪瞧了他一眼,立刻明白了什么,娇笑起来:“咯咯咯,我明白了,你也使枪,定也是那白羽宗弟子。”

        轩不智一听,心中便已明白,眼前这女魔头一定与自己的同门交过手了。

        “你把他们怎么了!”

        他眼皮轻跳,额头上青筋渐渐浮现。

        白若溪见他怒气渐生,故意激道:“没什么,全都杀了,还有一个叫做什么霸长老的老东西,被我骗到峡谷里,被罡风吹得尸骨无存,啧啧啧,太可怜了。”

        她故意这么,但明眼人都能听出来她话中的一些矛盾。

        只是轩不智此时听到自己的同门被屠戮,一直爱护自己的霸长老死无全尸,一瞬间就被愤怒充斥了一切。

        他再也顾不得其他,一双眼睛已因极度愤怒而充血,变得血红,发出一种如狼般的血红色幽光。

        “畜生,畜生啊!”

        他咆哮一声,竟生出一股巨力,原本被白若溪所压制的银龙枪,也在这一刻爆发。

    “糟了,轩不智体内这股力量虽然澎湃强悍,可他却无法保持冷静的意志,他已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现在一心只想着报仇。”

        蜂后脸上露出几分担忧的神色,微微皱眉。

        轩不智虽爆发出了一种罕见的力量,但与此同时,他的内心也早已被怒火所支配。

        他的所有心念都投入到了报仇的信念之中,攻势虽更为猛烈,但转圜却稍有不足。

        刚则易折,他不给自己留余地,舍身搏命的打法,虽然可以让他得以暂时压制住白若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