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错一题被学长顶一下 总裁你每次都弄在里面

2022-08-01 14:00:27情感专区
“此峰万仞,何其险峻独特,似乎不是自然孕育而生,远远看去,就如一利刃直插云霄,当真神妙。” 来到飞绝峰山脚下的白若溪,打量着眼前的这巍峨独特的高山,脸上露出

  “此峰万仞,何其险峻独特,似乎不是自然孕育而生,远远看去,就如一利刃直插云霄,当真神妙。”

        来到飞绝峰山脚下的白若溪,打量着眼前的这巍峨独特的高山,脸上露出几分古怪好奇的神色。

        这也难怪,无论是谁,看到孤零零的大漠之中,骤然有这样一座外形古怪的山峰,恐怕也会如她这般感到惊惧。

        飞绝峰的外形,就如一柄巨大的利剑,划破大漠与天际,消失在云层之上。

        险峻出奇,山峰上更如刀削一般的光华,就连杂草都无法从其中生长出来。

        要知道,就连暴风谷之中都有可以随风伏倒的定风草生存,万毒林和地火原都有各自的异草可以存活,足以见这世间的生物奥妙。

        只要有一道石缝,落入植物的种子,浇下一些雨水,便能让杂草从石缝之中生长出来。

        可这飞绝峰,却是目见所及,连一颗杂草都看不到,足以让人知晓这山峰乃是浑然一体。

        这也是白若溪断定飞绝峰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产物,只因此峰若是自然形成,必定要遵从宇宙中万物运行的真理。

        天地间诞生山川、河流、奇峰险峻,都孕育出大量的生灵,给无数的生命得以栖息。

        饶是这化外的大漠,人迹罕至,可也有一些沙虫、飞蛇、小型昆虫在其中生存,形成独特的生物链。

        唯独这飞绝峰,高逾万仞,却寸草不生,甚至连青苔都没有。

        大自然怎会孕育出这样一个无法令任何生物生存的地方?

        此地必是有其他外力作祟影响而成!“化外之地,最为奇险,尤以此峰最甚。”

        白若溪轻轻抚摸着飞绝峰的山体,一股奇异的感觉涌入她的手指上,那是一种强大而又陌生的力量,隐藏得极深。

        其余三绝地,暴风谷、地火原和万毒林,都是危险重重,无比凶险,常人难以跨渡。

        唯独这飞绝峰,显得这么的安静,只要不去攀爬,妄图征服它,便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

        但唯独此处,让白若溪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危险。

        以她的修为,早已达到了秋风未动蝉先觉的境界,意味着她可以凭空嗅到一些危险,能提前知晓一些冥冥之中的因果。

        这就好比有一个人,正准备出门,结果心头感觉到一些不妙,等了一会儿出门一看,发现自己平常经过的地方发生了坍塌。

        如果他按照平时的计划出门,此时早已丧生,正是这种冥冥之中的感应,救了他一命。

        天气炎热的时候,没有人知道秋天已经悄然降临。

        但第一缕凉爽的秋风,却逃不过蝉的感知。

        秋风一动,蝉便知晓了季节来临,岂非也是一种比其他万物更先知先觉的能力?

        白若溪此时也是这样,她已修炼到一种可以感知到一定未来因果的境界,察觉到这冥冥之中的危险,白若溪不由皱了皱眉。

        她一路追溯吴敌的气息来到此处,在这里,吴敌的气息彻底消失了。

        她心中明白,吴敌一定上了这飞绝峰。

        可飞绝峰给她带来的这种危险感觉,是一种劝告,也是一种警告。

        “已追至此,现在放弃,岂非功亏一篑!?”


 

        白若溪咬牙,捏紧了拳头,苍白的拳头上,骨节分明。

        她昂首望着直插云霄的飞绝峰,眼中闪过许多复杂的神色,是不甘,也是一种狠辣。

        “怎能就此放弃!”

        白若溪眼中迸发出精芒。

        我命由我不由天!这一刻,她已下定了决心,她不理会冥冥之中的因果警告,她只遵从自己的内心!一个人,是要成为自己内心的奴隶,还是超越内心,真正驾驭自我?

        白若溪选择了与天争,与命争,与因果争!她飞升而上,速度之快,宛如利箭离弦!……铛!铛!铛!此时,锈剑山庄内的一座青铜大钟,突然响起。

        这大钟摆放在一个平时极少有人会去的小院里,此时响起,声音穿透了无数的庭院长廊,仿佛是在每一个人的耳边敲响,在每一个人的心头敲响!听到这钟声,蜂后与轩不智脸上都露出疑惑警觉的表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当二人看向明月江秋的时候,看到她脸上露出意外与震惊之色时候,也立刻明白了,事情恐怕不简单。

        “江秋,发生什么事了?”

        蜂后暗中提起一口真气,以便不时之需。

        轩不智也摸向了腰间——锈剑山庄别的不多,兵刃却是琳琅满目。

        尤其是那些由两位师兄岳为轻、铸临涛练手所锻造出来的武器,更是数不清。

        轩不智的白羽枪被吴敌击碎,明月江秋便请求大师兄,又送了轩不智一杆长枪。

        这枪可比轩不智原本的白羽枪强大得多,枪头与枪尾都可以缩到枪身中间,法力一激发,立刻就可以抖出三丈。

        而平时则可以挂在腰间,毫不起眼。

        轩不智与蜂后做同样的想法,伸手摸向兵刃,以备不时。

        “有人要闯飞绝峰!”

        明月江秋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这钟声的含义蜂后和轩不智或许不知道,但她哪能不清楚?

        这座飞绝峰之上,由历代的锻家传人,不知道布置了层层叠叠多少的禁制,如果没有令牌,立刻就会触发阵法。

        而锈剑山庄之中的青铜大钟,便是最外层的禁制,用来警告山庄中的众人,有人闯入!“嘶……什么人居然敢闯这样的绝地,不要命了?”

        知道飞绝峰的危险,更知道锻千山的厉害,轩不智不由惊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他看来,除非是那些个大宗门,大势力的掌门人亲至,否则想要强闯锈剑山庄,那就等于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明月江秋自是也不知道是什么人。

        但蜂后却皱了皱眉,她似是已经猜到了什么,所以面色变得愈发的凝重起来。

        “蜂后姐姐,你想到了什么?”

        明月江秋却是敏锐的察觉到了蜂后的表情变化,惊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