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免费的看片软件下载 扶着娇妻的腰上下猛烈冲刺

2022-08-01 13:58:48情感专区
葬身暴风谷的天霸长老,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身处暴风中央的白若溪,竟能逃出生天 他算计到了一切,唯独没有算到,白若溪看似人族,实际上却是被龙蟒夺舍的状态。

       葬身暴风谷的天霸长老,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身处暴风中央的白若溪,竟能逃出生天

        他算计到了一切,唯独没有算到,白若溪看似人族,实际上却是被龙蟒夺舍的状态。

        修炼无数年岁,实力强大的龙蟒,吐出圣元妖丹,耗以千年的修为,竟硬生生的从暴风谷之中闯了出来

        不过此时的白若溪,也是狼狈至极的样子,她身上胜雪的白衣已变成了千疮百孔的破布,大片大片的春光露出来,勾勒出一道道完美的曲线。

        白皙柔嫩的肌肤若隐若现的暴露在空气中,周围干燥的空气也仿佛在这一刻多了几分旖旎。

        因受伤而微微蹙起的眉头,更凭添了一种柔嫩感觉,让人忍不住心中生出一种呵护,百般疼爱。

        如此尤物,当真是世间少有,也难怪,足以迷倒天下男人。

        白若溪擦去嘴角的鲜血,一只手托住圣元妖丹,低声骂道“该死的老头子,居然暗算我。”

        浑圆完美的圣元妖丹,此刻却多了一道裂缝,这可是她修炼多年的最大武器,也是她能成功逃出生天的最大倚仗。

        “该死,这一道裂缝,少说也要修炼两千年才能弥补回来,想不到,竟有这种古怪的绝地,实在是大意了”

        白若溪心疼的看着手里的圣元妖丹,一个劲的摇头,叹息不已。

        “哼,白羽宗,这笔账,我一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她咬了咬牙,运起法力一震,将浑身的褴褛衣衫震碎,竟将完美的胴体赤身暴露在荒野之中,狂野十足。

        也得亏这茫茫化外大漠之中,人迹罕至,换做其他的地方,恐怕早已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白若溪却偏偏不以为然,慢悠悠的取出了一套完好的衣物换上,闭目调息了一阵

        ,这才徐徐的吐出一口浊气。

        这一口浊气之中,蕴含了体内受伤的淤血、狂暴的罡风、以及之前所受的剑气之伤。

        一口吐出,竟化作一道形状怪异的剑光,疾射飞出,不远处一块半人高的石头,应声碎成了一地碎片。

        “这峡谷之中的罡风,实在是太过诡异,这种九天罡风,除非是雷劫境强者才能硬撼。”

        白若溪看着满地的碎石,感慨一句,“若不是有圣元妖丹的修为,只怕早已被罡风撕碎,果然,人心最是难测”

        想到那奄奄一息,垂死的天霸长老,竟也策划这样一出,暗算自己,她的心头就不由涌出怒火。

        两千年的修为,就这样白白被耗费,无论换做是谁,恐怕也要心疼不已。

        不过天霸长老早已葬身其中,化作白骨凌乱,白若溪心中的恨意,很快就转到了吴敌的身上。

        这并不奇怪,以龙蟒的睚眦必报的个性和蛮不讲理的逻辑,若不是吴敌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她又怎会跟来

        如果吴敌乖乖呆在五城范围,任自己宰割,岂不是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所以,这一切都是吴敌的错。

        远在飞绝峰锈剑山庄的吴敌,不由打了个寒战。


 

        他感到很诡异,因为他现在只身在巨大的洪炉之中,四周全是猛烈的异火,足以融化一切精铁。

        这样的环境下,怎可能感觉到一丝寒意

        偏偏在这一刻,吴敌感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压力,让他不由心中一动。

        不过他很快就将这个微妙的感觉抛到脑后,只因他必须专心眼前的一切。

        锻千山作为名震天下的铸器大宗师,在大陆上,锻造出了许多

        知名的法宝,无论是名门正派的修士,还是那些家族弟子,都以能得到锈剑山庄流传出来的法宝为容。

        只因锈剑山庄名满天下,而锻千山和两位弟子的技艺,也的确是独步天下。

        同样的材料,同样的效果,锈剑山庄所锻造出来的宝

        贝,就是比其他炼器家族所锻出来的宝贝要更强,品级更高,效果更好。

        之前吴敌还并不太能理解,但现在,他却已完全理解

        只因他从未见过有哪个铸器师,会为了铸造一柄兵刃,钻到洪炉之中去的。

        凡间的打铁匠,无不是将生铁加热,然后在进行锻打,千锤百炼;哪怕是那些名门望族,名门正派的铸器师,也大抵都是按照这样的方法去加工,去铸造。

        但此时此刻,眼前的人,所展现出来的技艺,却让吴敌真正的大开眼界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小小的锈剑山庄,却有一个如此巨大的洪炉。

        甚至可以说,这个洪炉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其他整个锈剑山庄,都是伴生建造

        正是因为锻家独特的技艺,将自身与所铸造的材料一同投入洪炉之中,完美的掌握了锻造材料每一个阶段的温度、环境与技法。

        这才是锈剑山庄流传出来的法宝,为什么无论是品级还是效果,抑或是成本,都要比其他铸器家族更为优秀的原因

        吴敌来到这里,当然不是为了学习铸器的技巧。

        人力有尽,而学海无涯,一个人这一辈子,做任何事都有一个极限,没有哪一个人能在短暂的一生之中,精研所见到的每一样东西。

        哪怕是寿元悠长的修士也一样。

        修炼一途,路漫漫,每一个进步都是极为困难,若是因钻研其他而分心,修为恐怕会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术业有专攻,吴敌不想也不愿浪费自己的精力,再去学习什么锻造技法。

        所以他见过的每一个画面,锻千山手中的太虚锤每一个动作,都很快的遗忘在了脑海之中。

        因为他十分明白,这样精妙绝伦的技艺如果不立刻遗忘,只怕这世上无论是谁,事后也一定会时常想起这种种画面。

        他的双瞳,自始至终也只在锻千山的手上。

        他所想要学习的,只有锻千山对于火焰的控制与理解

  无数火焰编制出来的一道道灵光在脑中闪过。

        锻千山就如一位技艺高超的大师,他锤炼着那些吴敌认识或不认识的材料,无数火花迸出,吹出无尽的火焰。

        他的确就是操纵火焰的大师。

        吴敌将这些尽收眼底,却又很快忘记。

        只因他害怕这样精巧到巅毫的技艺,会在他的脑中停留太久,让他分神。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边记住,一边忘记,只留下其中对于火焰的技艺!直到某一个时刻,连吴敌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的时刻,锻千山的动作停了下来。

        而他的面前,悬停着一道华光。

        华光的中心,隐约可以看到一柄剑,吴敌知道,若是这柄剑出世,定当威震天下,引风云变幻!可这又如何,他并不在乎,因为此刻的他,已闭上了眼睛。

        他在细细感受周围任何微小的温度的变化,火焰流过他的身遭,脑海中,是提取了火焰技法的黑暗画面。

        画面之中,原本的人形,原本的铸造技艺,原本的太虚锤已全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