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玉足裹住榨干 爸爸不要了太大了

2022-08-01 13:56:54情感专区
因此吴敌众人在飞临顶峰之时,能感受到惊人的热力。 可踏入飞绝峰之崖后,这股热量却又一下子消失无踪了。 热浪袭来,饶是明月江秋也微微蹙眉,她并无传承段

        因此吴敌众人在飞临顶峰之时,能感受到惊人的热力。

        可踏入飞绝峰之崖后,这股热量却又一下子消失无踪了。

        热浪袭来,饶是明月江秋也微微蹙眉,她并无传承段家的技艺,因此也是极少来到这洪炉铸所的,自是对这恐怖的热力难以招架。

        倒是吴敌面色如常,只因他得到了火神令传承,这样的炙热焰浪,对于普通人或许是极其煎熬的所在,但对他而言也并无什么独特之处。

        因掌握了神火令,他与神火令相互呼应,一股温暖的力量从神火令上涌出,纵是洪炉再热十倍,吴敌亦是毫发无损。

        隔着洪炉尚有三丈,热力就已让人虚脱,大地干裂,四周的一切景物因热力而扭曲变化。

        可此时,却有两道人影,站在洪炉面前的。

        正是锻千山与铸临涛二人,铸临涛手中巨大的铁钳夹着一团烧得亮红的材料,而另一边,则是锻千山运起法力,手持一柄大锤,不断的敲打这材料。

        叮叮叮。

        “这大锤恐怕也不是普通的铁锤,看锻千山御使起来费力的模样,只怕看起来只有数十斤,实际上却重逾万斤!”

        感受到大锤每一下砸在烧红的材料上时,空气中传来一阵阵的空间动荡涟漪,吴敌颇感到几分叹为观止。

        “这铁锤乃是主人的本命法器,虚古雷火锤。

        别看它与普通铁锤无疑,实际上乃是以太虚碎片铸成,重十二万九千六百斤,是历代锻家传人才能持有的法器。”

        看出吴敌的疑惑,一旁的明月江秋小声的解释道。

        “不过因常年锻铸法器,受洪炉之火熏烧,这铁锤看上去有些朴素。”

        吴敌不禁咋舌。

        他本以为,这大铁锤有个万把斤就已经算是难以想象了,想不到,这其貌不扬,黑乎乎的锤子竟有足足十二万九千六百斤!这重量,恐怕一般的修士,连抬都抬不起。

        这玩意儿,不用任何的法术神通,只怕单凭重量去砸,抡起来都能横扫雷劫之下任何修士!十二万九千六百斤,一锤子下来,这可就相当于一座大山,劈头盖脸的砸过来!更不用说,这大锤看上去一点神器的样子都没有,任谁第一眼看了,都会以为是一柄普普通通的铁锤,顶多也就是凡兵。

        可若是谁抱着这样的想法,面对上这样的神器攻击,可想而知,后果会多么的凄惨。

        随着锻千山一下一下,富有节奏和某种莫名规则的捶打,大锤叮叮当当的落在那材料上。

        不一会儿,竟将那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东西,迅速打造成了一柄剑坯雏形!吴敌还在惊叹这锻千山的手法技艺巧妙,却猛地感觉到眉心一跳,一股凌厉杀意转瞬而来。

        耳边回响的是明月江秋短促的惊呼声,而他眼前一寸处,烧得红亮的剑坯,已停在了他的面前。

        巨大的热量,以及剑坯上强大的能量,一下子将吴敌的头发吹开,将他所穿的长衣吹得猎猎作响。

        四周的风,都仿佛化作利剑袭来,吹在人的皮肤上,既疼痛又灼热。

        可饶是如此,吴敌却依旧动也没动,他的脚步不动,身形不动,面不改色。

        “二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明月江秋紧张的看着铸临涛,事发突然,她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二师兄会突然向吴敌出手。

        而又为何,会在最紧要的关头停下来。

        铸临涛并未回答小师妹,只是眯着眼,深深地看了吴敌一眼,淡淡道:“我只是想看看,这家伙到底有没有一点真本事。”

        显然,他只是试探。

        只是面对这样的试探,换做其他的修士,恐怕脸上早就变了色。

        吴敌也看了他一眼,这家伙眼神里充满了挑衅和深深地怀疑,显然,他并不欢迎自己一行所谓的“客人”。

        吴敌却也不恼,毕竟这世上,什么性格的人都有,有岳为轻这样宽厚温和的人,自然就有铸临涛这种排外,不肯轻易接受他人的人。

        “那你现在看到了?

        我至少是有一点真本事的。”

        吴敌笑了笑,面对烧得炙热的剑坯与铸临涛的挑衅,他心如止水。

        “哼,我倒要看你有何本事。”

        铸临涛冷哼一声,回手一甩,将剑坯甩回洪炉,旋即大步离开。

        明月江秋松了一口气,又似是想起什么一般,犹豫的看了看二师兄离开的背影。

        她咬了咬唇,不放心的看了吴敌和锻千山一眼,最后还是追了出去。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果然不愧是他的传人。”

        锻千山将剑坯寄存在洪炉之中,此剑虽已成型,却还需煅烧一年。

        吴敌拱了拱手道:“锻前辈找我,不会仅仅只为了试探我吧?”

        吴敌并不清楚,铸临涛的试探,到底是他自己起意,还是锻千山授意。

        锻千山却不答,只道:“老夫需要异火。”

    洪炉之中,别有洞天。

        吴敌万万想不到,这一辈子会有一天,钻进一座巨大的冶炼洪炉之中!而现在,他就在这里面。

        他这才惊愕的发现,锈剑山庄所看到的巨大洪炉,不过是一个入口,踏入其中,他才知道洪炉的奥秘。

        洪炉之中,无数的火焰诞生熄灭。

        四周悬浮着各式各样还未锻造完成的各色法器,甚至还有许多一团团的金属液,是那些铸造材料融化后凝成。

        身处其中,就如同身处火狱,亘古不灭的火焰燃烧的热力,仿佛要将任何生物灼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