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女朋友不乖该打哪 亲吻着她的小乳尖

2022-08-01 13:46:21情感专区
“小姐,您问这些干嘛?”辛成胆战心惊的问。 手轻轻地敲打了下桌面,江以宁道:“好奇呀。” 辛成松了口气。 只要这位不是跟dark作对,

 “小姐,您问这些干嘛?”辛成胆战心惊的问。

        手轻轻地敲打了下桌面,江以宁道:“好奇呀。”

        辛成松了口气。

        只要这位不是跟dark作对,那一切都好说。

        江以宁又问,“对了,你知道整个北境最大的信息交流中心,在哪里吗?”

        北境的互联网落后,人与人的沟通都比较传统。

        江以宁想做点事。

        要找本地人,打听清楚情况。

        其他人不合适。

        怕走漏了风声。

        辛成就成了首选。

        辛成想都没想,说:“当然是互托啦。我们找工作、买卖东西等等,全都在那儿进行的。”

        “互托在哪儿?”

        “互托在每个市、乡镇都有。基本消息都是互通的。”

        辛成回答。

        江以宁得了答案,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小姐想去买东西,还是找工人?我都可以帮您。”辛成想讨好她,得到更多的好处。

        江以宁凉凉的说,“你只要盯紧你表妹就行,其他的用不着操心。”

        辛成听出她的不悦,赶忙说:“是,小姐说的是。”

        江以宁挥了挥手,“回忽家去吧。”

        辛成被人引了出去。

        江以宁转身上了楼,打开电脑。

        迅速的编辑了一个文案,然后打印了出来。

        走下楼,叫来了阿蛮。

        递给她道,“你把这个东西,打印出一百万份儿。从明天开始,在北境的各个互托里散发。”

        阿蛮接过来,看到里面写的都是dark的罪行,号召北境里,所有跟dark有仇的人团结起来,一起推翻dark,还北境一片清明。

        而且,江以宁给这次的联合,取了一个名字。

        light!

        光!

        光明驱散黑暗!

        这是铁了心,要跟dark作对。

        阿蛮清楚,这是要跟dark宣战了,恭敬地颔首,说:“少奶奶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

        而忽家这边。

        雅刚得了空,跟江柔取得联系。

        江柔便劈头盖脸的责怪她,这两天都没怎么行动。

        是不是以为自己是忽家的小姐了,就可以不搭理她了。

        雅赶忙解释。

        说辛成找来忽家这边了,现在还知道是她对他下的手。

        整日缠着她。

        她压根不敢做任何小动作。

        江柔听到这话,眉头一皱。


 

        难怪她派出去,对付辛成的人,后来没了信息。

        原来是被辛成跑了。

        至于辛成怎么去的忽家,她下意识的觉得是忽颉利,发现了她在背后搞得鬼。

        江柔顿时觉得不妙。

        若是她和雅的关系暴露了。

        那这枚棋子的作用也不大了。

        早晚忽颉利会除掉雅,进而将火烧到她这边。

        江柔一直沉默。

        雅心里愈发没底,“江小姐,您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加倍努力,为您做事的。至于我表哥,我也会尽快打发了他。”

        江柔冷声说,“你表哥的事,可以先放一放。你要先帮我做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

        雅打起精神问。

        “你之前不是跟我说,忽颉利向江翠花,提过结婚的事,结果被江翠花,以她在家有未婚夫为由,给拒绝了吗?”

        “嗯,是的。”雅在忽家住了那么久,多少也听到过消息。

        这可是阿日拉夫人身边的老佣人亲口说的。

        绝对没错。

        她听到后,还觉得翠花不识抬举。

        毕竟忽颉利是北境的天!

        整个北境的女人,哪个不想嫁给他?

        翠花竟然拒绝了!

        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你找个时间,给江翠花下药,引诱忽颉利去毁了她的清白。”江柔说出了自己的计谋。

        雅吓得差点把手机弄掉在地上。

        “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你跟他们同处一个屋檐下,连这点事都办不好?”江柔厉声反问。

        雅怯懦的说,“可我这么做……他们会杀死我的。”

        算计翠花和忽颉利,雅想都不敢想!

        更不要说去做了。

        “忽颉利对江翠花有意思,你帮他得偿所愿,他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又怎会杀了你?至于江翠花……可能的确对你有点怨言,但她和她哥都在忽颉利手底下做事,还能压过他?最后,他们还是得乖乖的听忽颉利的。再则,还有阿日拉夫人保你呢,谁敢动你一根手指头?”江柔轻轻地笑着说,“再不济,还有我呢……我能保你全身而退。”

        雅的脸色依旧苍白,半晌才颤抖着嗓音道,“那我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