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张开双腿扒开花蒂打肿花唇 闻了就想做的香水

2022-07-30 14:15:58情感专区
两人闲聊了好一会热。 手里的鱼饵都喂完了。 阿日拉夫人这才回了房间。 江以宁拍了拍手,转身也往卧室的方向走。 现在有辛成缠着雅。

       两人闲聊了好一会热。

        手里的鱼饵都喂完了。

        阿日拉夫人这才回了房间。

        江以宁拍了拍手,转身也往卧室的方向走。

        现在有辛成缠着雅。

        她应该没空,胡思乱想了。

        ……

        当天晚上——

        辛成便搬入了忽家。

        忽颉利看到家里多了一个陌生人,脸黑的跟墨汁似的。

        雅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又惹怒了他。

        不敢多言。

        始终低着头,降低存在感。

        辛成倒是大大咧咧的,主动跟忽颉利等人打招呼。

        还夸忽家装修气派。

        他表妹能进这样的家,真是修了三生三世的福分。

        忽颉利懒得搭理他,晚饭都没在餐厅吃。

        直接回了房间。

        雅小声对阿日拉夫人说,“对不起,阿姆,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他也就别扭这两天。等缓和过去,就行了。”阿日拉夫人道。

        雅咬着下唇内侧,不再开口。

        等吃过饭后。

        辛成要求雅,带着自己,到忽家的各处逛逛。

        雅把他带出大厅,忍不住爆发了:“你能不能收敛点?这里是忽家,不是你家!既然搬进来了,那就低调点,别惹得大家不开心。”

        辛成冷笑道,“我怎么惹他们不开心了?我做的这些小事,跟你做的比起来,算不了什么吧?”

        他顶多没规矩。

        可雅呢?

        直接动手杀人!

        辛成觉得,自己比雅高贵多了。

        雅听到这话,不由得词穷。

        “那不是我想做的,是别人……”

        “谁要杀我?”辛成道,“只要你告诉我,我马上不纠缠你了。”

        雅说了一半,察觉到自己失言。

        马上矢口否认。

        “没有谁,就是我做的。”

        “呵……你自己承认了?杀人犯!”辛成说话难听到了极点。

        雅听着不爽,可也只能忍气吞声。

        “还愣着干嘛?赶紧带路,领着我到处逛逛。”辛成不客气的推了她一把。

        雅只好走在前面。

        两人前脚刚走,后脚江以宁和陆执便从暗影里走了出来。

        江以宁玩味道,“这辛成办事可以呀,叫他纠缠雅,他还真是寸步不离。等明天,我给他加点钱,鼓励他一下。”

        陆执笑着说,“雅就是定时炸弹,你不想着马上把她除掉,反倒有心思玩起来了。”

        “我这不是想给她最后一次机会?再说了,我也不想让阿日拉夫人伤心。”江以宁对阿日拉夫人,还是很喜欢的。

        要除掉雅,江以宁有的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办法。

        比如下药,让雅暴毙而亡。

        哪怕法医解剖了,都查不出死因。


 

        可她不想那么粗暴的解决问题。

        而阿日拉……那个慈祥的老人,没伤害过谁,一直在善待别人。

        这样的人不应该被身边的人伤害。

        至少应该让她看清楚,雅的真面目,再做决定,怎样处置雅。

        陆执明白这丫头的心思。

        她总是分的那么清。

        对待真正的敌人,从不心软。

        可对自己人,以及无辜的人,总留一点余地。

        陆执伸手搂住了她,道:“那我们得加快速度了,至少在我们身份暴露之前,要先接触dark的核心成员。”

        赫连烈和忽颉利都是dark的核心成员。

        但另外几个人……

        他们没有半点头绪。

        等接触到那边的人,他们要想办法,把dark在北境所有的势力,全部摧毁。

        不给他们留下任何死灰复燃的机会。

        至于忽颉利等人……

        他们的确残存了一些良心,可只要他们为dark做事,那就是在害人。

        决不能留!

        不管现在,他们跟忽颉利,有多少交情。

        等翻脸的那一天,就是敌人!

        陆执幽暗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坚毅。

        江以宁点了点头。

        ……

        晚上十一点多。

        忽颉利把陆执叫到了书房,开门见山道:“阿执,之前跟你说过,要带你去组织总部。因为我刚接管公司的事,很多方面都需要打理,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都没能去成。不过,我没忘记这事。我已经跟先生汇报了。他允许我们去见他了。而且,他会向组织里所有人,宣布你的身份。”

        陆执的能力,得到了他的认可。

        他向boss汇报了他的具体情况,希望对方能给陆执具体的职位。

        这样,陆执在组织里的身份,就会变得名正言顺。

        以后,赫连烈绝不敢再轻易地动他。

        陆执本来还想着,怎样跟忽颉利开口提这事呢。

        眼下,他主动提及了。

        也省的他想办法了。

        “谢谢忽先生。”

        “不客气,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兄弟。”忽颉利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惆怅的说,“我们三天后去吧。再过两天,是敏儿的忌日,我想先去看看她。”

        忽敏儿,小名月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