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善良娇妻在老汉跨下呻吟 小学生在车里 我

2022-07-30 14:13:56情感专区
江柔便冷笑着说,“警告能百分百确保他闭嘴吗?一旦他对忽家那边,泄露了你的秘密。你可知道,你面临的是怎样的下场?” 忽颉利没有赫连烈那么残暴,不会随意

        江柔便冷笑着说,“警告能百分百确保他闭嘴吗?一旦他对忽家那边,泄露了你的秘密。你可知道,你面临的是怎样的下场?”

        忽颉利没有赫连烈那么残暴,不会随意的杀人。

        但这不代表,他能允许别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

        若是被他发现了真相。

        他绝不会轻饶了雅。

        雅脑海里闪现过,忽颉利对她动粗的画面,脸上的血色退的一干二净。

        “记住了,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江柔一字一句的提醒,仿佛重锤一样,敲打在了雅的心脏上,震得她心神具碎。

        雅沉默了片刻,说:“我都听您的安排。”

        “嗯。”

        江柔直接挂断了电话。

        雅听到手机传来嘟嘟的忙音,把它紧紧地攥住,放在心脏口的位置。

        用尽全力,平复自己的心跳。

        她没错。

        错的是辛成。

        他先起了贪念,想要威胁她的。

        如今落得被杀的下场,也都是他自找的。

        仿佛催眠似的,不停地告诉自己。

        备受煎熬的良心,总算好受了一些。

        ……

        当晚,江以宁把雅引诱自己去商场,让江柔辨别她身份的事,说给了陆执听。

        并说道,“江柔在我这边,没验出结果的话,指不定会去找你。你行事要小心点。”www.99^9)xs(.co^m

        “嗯,我会的。”

        陆执脱了外套,挂在了衣架上。

        扭头看着她,“辛成这条线,已经暴露出来了。估计会有人对他下手,你告诉阿蛮,派人盯着些。”

        “放心吧,我早就安排好一切了,只等着他们下手呢。”

        江以宁笑意吟吟道。

        辛成这枚棋子,其实没多大用处。

        北境这边民风保守,男女防的很紧。

        所以,辛成并不知道,雅身上胎记的事情。

        但对方心里有鬼。

        他们把辛成安排出来,在雅跟前晃一圈。

        她和她背后的人,肯定会秉着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原则。

        对辛成下黑手的。

        而这也恰恰落入了他们设下的圈套。

        对方做的越多,留下的证据也越多。

        因此……

        只等着对方动手了。

        陆执看她狡黠的跟小狐狸似的,心头暖洋洋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说:“你切记,要暴涨自己的安全。”

        “嗯,我知道啦。”

        江以宁乖巧的回答。

        陆执话锋一转,问:“洗过澡了吗?”

        “还没呢。”江以宁下意识的回答完,才察觉到不对劲。

        抬起眼眸,映入陆执漆黑的眸子。

        顿时明白了,他什么意图。

        “那就一起洗吧。”陆执弯下腰,把她抱起来。

        江以宁搂着他的脖子,道:“按照现在的速度,应该回家之前,就能怀上宝宝吧?”

        “说不准呢,不过我们可以努力。”

        陆执笑道。

        江以宁脸颊发热的贴在了他的胸膛口。

        ……

        两天后的晚上。

        辛成忙完了一天的工作。

        疲惫的从餐馆里出来,乘着月色,往自己的宿舍走。


 

        萨达拉的夜晚并不安全。

        酒店为了保障他们的安全,在附近二百米的居民楼,为他们这些工作人员,安排了统一的住所。

        走过去也就五分钟的脚程。

        基本没出过事。

        可今晚不同。

        辛成刚出来的时候,还觉得跟往常一样。

        前面甚至有两个熟悉的同事。

        但走了大概两分钟,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身后一直有一辆车,在缓缓地跟着他走。

        辛成心里警铃大作,马上摁下了,佩戴在手腕上的报警器。

        然后,加快了脚步,想要跟上两个同事。

        然而……

        他脚步刚加快,身后的车子也提高了速度。

        直接朝他疾驶过来。

        四处连躲避的地方都没。

        辛成惊吓之余,乱了方寸,脚下被东西绊住。

        噗通一声跌到。

        眼看着汽车就要撞上他。

        可就在这时,斜里行驶出来一辆车。

        以非常快的速度,打横撞上了那辆行凶的车。

        嘭!

        巨大的撞击声,响彻夜空。

        两辆车的报警系统,发出尖锐的叫声。

        辛成来不及想其他的,从地上爬起来,赶紧往宿舍楼里跑。

        而两辆车里,不约而同的下来了人。

        双方缠斗在了一起。

        这边——

        辛成跑进自己的房间里,躲进床上。

        把自己用被子裹住,瑟瑟发抖。

        刚才那辆车是想要他的命呀!

        他平时为人是差了点,但从没往死里得罪过人。

        是谁想杀他?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

        卧室的门突然被人强行撞开。

        紧接着,四五个人闯了进来。

        辛成被吓得肝胆俱裂:“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可以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们。”

        他跪在床上求饶。

        江以宁翻了个白眼,就没见过这么怂的男人。

        “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辛成马上抬起头。

        见是之前找他的人,心放下了许多。

        可还是忍不住抱怨,“有人想杀我,是不是因为我表妹?你们找我去威胁她,惹怒了忽家,忽家想灭我,是不是?你们也太过分了……”

        “再多说一个字,我就不管你了。等下,那帮人过来,要杀你还是折磨你,都和我无关了。”

        江以宁冷笑着说。

        辛成赶紧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