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嗯…啊 摸 湿 内裤自慰黄 文爱小说

2022-07-30 14:09:55情感专区
脸上还有刚才明砚手指划过的感觉,权俞利看见已经坐下吃面的明砚,总觉得这个人不是因为自己头发乱了,而是想占自己的便宜。 她缓了缓,也坐了下来,不过两个人都没有

        脸上还有刚才明砚手指划过的感觉,权俞利看见已经坐下吃面的明砚,总觉得这个人不是因为自己头发乱了,而是想占自己的便宜。

        她缓了缓,也坐了下来,不过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开始沉默了起来,权俞利在想刚才自己说的太过了吗?所以导致他这样,这也不应该啊,按理来说明砚也不是那样的人啊。

        嘴巴里嚼着面条的明砚抬头,看着权俞利,“不是念念不忘。”

        权俞利看着突然说这个话的明砚,“那是什么?”

        明砚喝了一口汤放下了筷子,“她今天告诉我,她现在的男朋友跟她在一起三年了,他们要结婚了。”

        权俞利点头:“我听朱大爷说了。”

        “那你知道我跟她在一起多长时间吗?”

        权俞利摇头。

        “五年。”明砚说完笑了:“其实我不是对她念念不忘,我就是觉得对不起她。”

        权俞利懂了,跟她在一起五年明都没有给她一个婚礼,别人跟她在一起三年,已经都给了她全部了,如果自己是明砚的话,应该也会愧疚死吧。

        权俞利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了,看着他难过的对着泡面发呆。

        权俞利脑抽了一下开口。

        “你那个,泡面好吃吗?”

        说完这句话权俞利反应过来了,真的想给自己一巴掌,这说的是什么玩意话啊。

        “啊?”本来正在发呆的明砚,也明显愣了一下:“那个,你要吃吗?我在给你做一碗吧,这我都快吃完了。”

        “不用不用。”权俞利摆手:“我刚才开玩笑的。”

        明砚点了一下头:“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你今天为什么突然这么关心我啊。”

        权俞利抿嘴,“我没有关心你啊。”

        “没有?”明砚皱了皱头:“那你为什么之前老是追问我呢?”

        “我只是像平常一样,反倒是你有些反应过头。”权俞利淡淡的开口。

        “真是这样吗?”明砚有些怀疑,“我觉得我今天没有怎么样啊,很正常啊。”

        “正常?”权俞利看着他碗里的泡面,“那你不觉得你今天的泡面有点红吗?”

        “红?”明砚低头看着自己碗里的泡面,真的很红,但是好像也不是辣椒放多了,好像是,自己放了番茄酱。

        他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嘴里的酸味让人很难接受,赶忙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起来。

        权俞利看着他拼命的喝水:“我从刚才看你吃面,如果我不提醒你,你应该会把这一碗装满番茄酱的泡面吃完吧。”

        把水杯放到桌子上,明砚看着权俞利。

        ……

        “你要去她的婚礼吗?”权俞利趴在自己家的阳台上问着旁边阳台上抱着吉他的明砚。

        明砚看着天空,星星闪烁着,月亮今天晚上很圆。

        “没想好。”

        权俞利撇撇嘴:“什么叫没想好啊,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做事怎么这么磨磨唧唧的呢。”

        明砚笑着看着她:“我怎么觉得你比我想去啊。”

        “我去干嘛,你脑子是有问题吗?那是你前女友,我又不认识她。”

        “可是我感觉你比我急啊。”

        “急?急什么?”


 

        明砚摇摇头:“没什么。”

        权俞利看着明砚突然又不说话了,抱着个吉他跟一个文艺青年一样,但是权俞利太了解他了,他就是在装。

        拿起一个核桃朝他丢去,核桃不偏不倚,砸在了他的头上,明砚转头看着她:“怎么了?”

        “有人说过,一个平常满嘴都是话的人,等到有一天突然不说话了,不是在装就是真的难过了,所以不是哪种?”权俞利这样问他。

        “老权啊。”明砚放下了吉他:“你还是不了解我,我这个人平常真的都是不怎么说话的,其实我这个人,有一点点小内向。”

        “内向?”权俞利从他嘴里听到这样的话,满脸的嫌弃:“明砚啊,真的,你要是内向,那我就不会说话。”

        “哈哈哈。”明砚大笑了起来:“真的,老权,你这个嘴啊我发现怼我怼的是真的习惯啊。”

        “呵,跟你待久了,这点事我还是了解你的。”权俞利啪的一声,用手砸烂了一个核桃。

        明砚瞪大眼睛看着那个被她用手砸烂的核桃,牙一抽,又看了一眼正在云淡风轻的捡着核头仁吃的权俞利。

        “啧啧啧,真是man啊。”

        ……

        “其实,我真的是一个内向的人吧。”明砚捡起刚才权俞利扔来的核桃。

        “哦。”权俞利敷衍的回到。

        明砚也不恼:“我应该跟你说过我上大学时候的是吧。”

        权俞利仔细回想了一下,点头,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

        “那个时候我很自卑,因为长的也不帅,当时有的时候遇见同班女生都是绕着走的。”明砚开始说了起来。

        “我记得,上大学去食堂吃饭,不论多饿,我都是最后去的,因为那个时候,食堂人会少很多。”

        刚刚撕开一袋薯片的权俞利,嘴里嚼着薯片,听着明砚说这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薯片变得好香啊。

        “就是因为长得不怎么样,才会这样?”

        明砚点头:“有点这个关系吧,但是最多的还是,我对自己一点也没有自信。”

        “没有自信?那你现在就有自信了?”

        明砚仔细想了想:“也不是有自信了,就是脸皮变厚了吧。”

        权俞利点头,“我觉得你今天说的最对的就是这句话了。”

        “哈哈哈。”

    笑了一会,明砚又接着之前的话说。

        “我那种不自信持续了一个学期。”

        权俞利这个时候插嘴,“是不是遇到了你的前女友,才变得自信了起来?”

        明砚点头:“差不多吧。”

        “什么叫差不多啊,到底是不是啊。”权俞利嚼着薯片不耐烦的问道。

        明砚看到权俞利着急的样子,不急不慢的说道:“她当时跟我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影响到我现在。”

        “你是属牙膏的吗,怎么问一句你说一句啊。”权俞利这个急性子,快被急死了。

        明砚没有理权俞利的急躁,他还是不急不躁的说着:“她当时说,自信与不自信什么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懂得伪装,把自己不自信的一面收起来,每天出门装作一副自信的样子,这样,及时你的自信被揭穿,那也是被揭穿的自信。”

        “被揭穿的自信?”权俞利重复了一遍,她试着想要去理解这句话。

        “你前女友叫什么名字啊?”权俞利突然问道。

        “戚筠庭。”

        “戚筠庭。”权俞利又重复了一下:“名字很难读啊。”

        “韩语是挺难读的,中文还好。”

        权俞利点点头:“我觉得她是个不错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