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师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妈妈以后就是你一个人的

2022-07-30 14:04:43情感专区
他申屠的法力强大,那是自身带的,那是他们龙族得天独厚的本事。 魔法师能做到的他申屠都能做到,可两个途径。作为罗兰魔法的引导师,这事他能说清楚吗,说清楚了,自己

        他申屠的法力强大,那是自身带的,那是他们龙族得天独厚的本事。

        魔法师能做到的他申屠都能做到,可两个途径。作为罗兰魔法的引导师,这事他能说清楚吗,说清楚了,自己就是骗吃骗喝的。这点申屠还是明白的。大家对于这个话题忌讳的点不一样。

        罗兰早晚能知道这事。所以承认不承认的问题上,申屠想明白了,自己只要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用的是魔法,将来罗兰就是把这事拿出来说,他也占着道理的。所以这就是个不能碰的话题。

        罗兰自然是想不明白的,不过就觉得申屠对这么简单的问题,都避而不答,肯定有事。

        家里金芳看到自己喜欢的盘子,欢天喜地的:“没想到你真的就给我做了这样的盘子,罗兰你怎么那么好。我太喜欢了,竟然是金色的花朵,我很喜欢。这要比全都是金光闪闪的好看,雅致的多。”

        跟着终于想到了点什么,立刻说道:“全都是金色的看久了觉得很俗气的。”

        申屠在边上就这么被内涵到了。突然就觉得自己收着的那些东西,有点拿不出手。

        可他们龙族向来喜欢金色。真不觉得俗气,瞬间人家申屠就把这个问题定义了,肯定是嫉妒。

        这位金芳女士自己不也是喜欢金色,不过是嫉妒而已。想到这里,人家申屠先生的脖子再次昂了起来。

        罗兰:“其实也还好,这个要看个人喜欢。富贵一些,雅致一些的选择而已。我就觉得您肯定更喜欢雅致一些的。还好您看了竟然这么高兴。”总不能说,申屠先生这个恶霸,把金色的都给霸占了。

        金芳:“自然是高兴的,你都不知道,这可是只有我们家才能用的盘子,就如同申屠先生用的金盘子一样。可不是谁都能那么富有的。”

        好吧,申屠先生又被内涵了一次。

        罗兰觉得这问题可以告一段落了,金芳喜欢,家里也有得用的家伙事就不错:“还是吃饭吧。”

        不然能怎么办。再说下去,申屠先生的盘子以后用起来肯定有心里阴影的。


 

        再说了,自家因为别人的盘子好看,就收藏了一个,尤其是金盘子,也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情。

        说得清楚那是因为喜欢好看,说不清楚那就是因为贪财,毕竟那盘子是金的。

        金芳这个实在人:“小屠呀,你喜欢吃什么,今天咱们就用新盘子。”

        申屠先生半点都不觉得尴尬,人家还就这个问题挑了一个自己得意的花色:“那就用那些有金色花朵的。”

        罗兰突然就发现,这个其实自己有点想多了,或许申屠先生根本就没有被内涵到的意思。不然怎么就还能说出来这样的要求。

        金芳眉开眼笑的:“对,对,我也喜欢金色的盘子,就用那些。小屠呀,你真的是太有眼光了。”

        申屠大言不惭的开口,炫耀的嘚瑟:“因为我也喜欢金色的。”

        金芳一点都不恼,看着申屠就同看自家人一样,挡都挡不住的缘分:“你看咱们就像一家人,喜好都一样。”

        申屠扫一眼罗兰,意思不言而喻,俗气那也是大家一起俗。看罗兰这个厨娘还会不会嫌弃自己喜欢的颜色。

        罗兰叹口气,这些人都缺根线,这时候还想什么俗气。那不是应该想想,一家人的问题。

        在这么蠢下去,她会认为申屠喜欢自己的。同他们在一起,罗兰觉得很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不是他们想得少。

        金芳听到申屠这么说,特别的高兴,申屠都觉得自家的盘子很漂亮,对于今天饭食,金芳都充满了期待,头一次考虑,要吃什么东西,好搭配家里的盘子问题。

        而且人家还问出来了:“罗兰,你说,吃什么好,才能显得咱们的盘子漂亮。让小屠看上去更喜欢。”

        罗兰客观的实事求是的说道:“吃什么都好,申屠先生看到吃的,就不会看到任何东西的。”

        金芳不得不点头,申屠先生的胃口一直都不错,吃东西的时候还是很少注意其他的。

        不过看看罗兰,闺女这话说的怎么听着味道不对,还是替申屠说道:“胃口好才能长得高大,胃口好,证明小屠本事大。罗兰呀,小屠真的挺好的。”你说闺女怎么就看不到申屠先生的优点,愁人?

        罗兰看着金芳一副媒婆的口吻,把那个花瓶拿出来:“您看看这个,也是给您的,拿回屋,插上两朵漂亮的花。”

        金芳抱着花瓶,竟然还有这样的瓷器,可真是漂亮,非常的喜欢:“这个东西好,我喜欢。”

        直接就把申屠很不错的话题给忽略过去,至于说申屠先生到底什么样,金芳女士可顾不上了,这花瓶看着可真是剔透,尤其是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的漂亮,爱不释手。

        罗兰这才不紧不慢的去厨房。心说下次金芳同志若是在提这个申屠什么的,就把烧出来的小瓷人送出去,也能让金芳同志忘记上一个话题的。要做长远的多手准备。

感受着允儿嘴里温热,还有嘴唇的柔软,安生呆住了,呼吸也慢慢的快要停止了。

        唇分。

        安生和允儿俩人大口喘着气,看着对方。

        “那个,唔,唔,唔,……”允儿刚想开口,安生就在一次的吻了上去。

        现在他脑子里什么也不想,去他的什么不合适。

        ……

        安生走在昨天晚上回酒店的路上,此时的心情跟昨天完全不一样,摸了摸嘴巴,感觉还有允儿的味道,一个在大马路上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而躺在病房里的允儿,也把头蒙在了被里,脸色有点红,轻咬着嘴唇,也笑了起来。

        安生此时已经不知道该干嘛了,在马路上跑了起来,边跑边叫,还好这里不是住宅区,不然以他这样的叫法,肯定会被警察抓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