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强行挺进花 夹震蛋上课bl惩罚走绳乳夹

2022-07-30 14:01:19情感专区
罗兰把肉咽下去,看看远处干活的罗宾,再次手欠的过去掰了一块肉下来:“我这胃口确实有点特殊。” 然后看向金芳,这么美味的东西,他爸好歹能吃一口,亲妈就

        罗兰把肉咽下去,看看远处干活的罗宾,再次手欠的过去掰了一块肉下来:“我这胃口确实有点特殊。”

        然后看向金芳,这么美味的东西,他爸好歹能吃一口,亲妈就光闻味道了,好东西不能同家人分享,对于罗兰来说很不是滋味:“就没有办法让我家母亲也随便吃吗?”

        申屠:“每个人或者半兽人的身体,这就像一个袋子,能装什么,装多少都是固定的。金芳女士不能修习术法,武技,也只能就这样。”

        罗兰:“那是我母亲,没道理我胃口这么好,我母亲的胃就不成,肯定是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

        申屠看看罗兰,抿嘴,挤出来几个欠抽的字:“是你的不正常。”

        罗兰瞪眼,你一个长期嘴巴不闲着的人,竟然说我一个正常三餐的人不正常,谁给你的这个自信。

        申屠:“你为什么总是吃那么多,不管什么食物。似乎都一样。”


 

        罗兰:“胃就那么大,胃口就那样,还能吃多少。才没有你说的那些破原因。”

        申屠瞪眼:“所以你不正常。”因为其他的人都不是这样的。

        算了这个问题,他们从跟上的认识不同。可也不能因为闻闻味道就饱了,这要是味道一直有,是不是还有吃撑的可能。罗兰觉得这问题得搞清楚,不然以后家里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间接地害了金芳可怎么办。

        申屠就觉得罗兰脑子有病,乱想什么,金芳女士那不是没问题。

        说过了,不会有事情的。显然这个厨娘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金芳那边喝光了青草汤终于发现了点不一样的事情:“咦。”

        罗兰笑眯眯的瞧着金芳,就等着金芳来发现这点新奇之处呢。

        金芳:“这个碗同盘子,不太一样。这是什么材质的,这不是小屠的用具吧,怪好看的。”

        罗兰:“怎么样还算是喜欢吗?”

        金芳同志对于申屠先生的咱们永远都是最高规格的:“申屠先生拿出来东西,都是这么的漂亮。”

        罗兰:“这个可不是申屠拿出来的东西,这个是我给你做的。”

        金芳一脸的惊讶,摸摸盘子:“你做的,还是给我的。”

        罗兰笑眯眯的点头,他们家老妈想要个独特的盘子,有多难:“比金盘子怎么样”

        金芳摸着盘子:“摸起来更舒服,看上去也漂亮。我好喜欢。除了不是金的。”

        罗兰被噎了一下,那真的是除了不是金的。目前来说,瓷器上面鎏金,她真的做不到,也有点欣赏不了,所以就那么张着嘴巴看着金芳。母亲大人原来对金子那么执着的吗?

        金芳赶紧说道:“不是金的我也喜欢,咱们不是申屠先生,用那么重的金盘子做什么。罗兰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这个盘子,还有这个碗。”

        申屠从来不知道,这盘子除了是自己烧出来的之外,竟然还能有其他的关系。不过自己拿出来的东西从来不是凡品,这些贪婪的人类喜欢也是正常的。

        就听罗兰那边说道:“虽然不是金的,可用了您就会知道,这个比那些金子做的盘碗好用。”

        金芳完全是捧闺女的场:“哦。我看着也比金子的好看。”

        罗兰摇头:“我说真的,不用您哄着我,首先这东西作为器具,他保温性能比金属的好。其次这个东西用起来方便,酸,盐,碱对它都造不成伤害,而且这个东西制作虽然需要工艺,不过这个可以排除,因为工艺是咱们家的。您先用一用就知道了,这东西真的不错。”

  金芳:“不用我也知道,肯定错不了,关键是这个花色,比那个金盘子上的凶兽好看多了。”

        罗兰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家母亲,对金色如此的情有独钟:“您若是喜欢金色,这盘子上色的时候,我也可以帮你弄成金色的。不是多难。”

        金芳一拍手,眉眼都高兴地:“那可真的太完美了。”

        所以您还是喜欢金色的,确定过了。

        罗兰的眼神看过去,金芳就不好意思了:“我就是喜欢那个颜色,最要紧的还是,以后这盘子用来招待客人,又好看,又有牌面,又不用担心,盘子丢失。”

        对,最主要的还是这个问题。金芳不是用不起金盘子,人家现在也是有金币的人了,问题就是用金盘子招待客人,心里不踏实,怕丢了。

        罗兰也想到了这个问题,这不是因为这个自己才想出来弄瓷盘。话说您就不怕别人说您,用不起金子才用这种金色的盘子吗,那样的话不是更让人笑话。罗兰觉得那才是真的尴尬。

        不过谁在乎呢,这地方想要有个客人其实也不容易,罗兰:“那就帮您弄成金色的。”

        金芳喜滋滋的看着盘子,竟然还能弄成金色的:“这东西可真好。”

        罗兰点头,本来还有一个易碎的缺点,不过到了这里之后,这个缺点已经不存在了。

        金芳这个大方的女主人:“还有没有了,我送给武邑大伯他们一套。省的他们还用木碗。”

        罗兰有点舍不得,这玩意要是靠自己的话,烧出来也不太容易,谁知道下次申屠先生什么时候愿意出手在帮着烧一次。不过金芳女士高兴,罗兰还是愿意大方一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