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够了够了啊 狂c数学课代表

2022-07-30 13:48:33情感专区
见她无论如何都不愿在他面前柔弱一次,服软一次,他又气又急,差一点就真控制不自觉,强行让她顺从自己喝药,到底是理智占了上风,才未曾铸成大错。 她是那般坚韧刚强之

        见她无论如何都不愿在他面前柔弱一次,服软一次,他又气又急,差一点就真控制不自觉,强行让她顺从自己喝药,到底是理智占了上风,才未曾铸成大错。

        她是那般坚韧刚强之人,她的傲骨宁折不弯,让他舍不得下手,亦不敢下手。

        “回宫么?”天圆轻叹一声。

        殿下遇上了郡主,将卑微两个字刻入了骨子里。

        “去烈王府。”萧华雍眉眼一沉。

        他不准沈羲和欠旁人救命之恩。

  萧长赢是被人叫回王府,因着他带人及时赶至孤独园,祐宁帝觉着此事可疑,差役卫队的人去得太慢,或许还暗藏着收受杨府贿赂的毒瘤,故而让烈王彻查。

        萧华雍是皇太子,非旁的亲王。他亲自来了,萧长赢再忙,只要不是十万火急,人命攸关之事,都得赶回来。

        “给太子殿下请安,太子万福。”萧长赢是和萧长卿一道而来。

        烈王府的人担忧一时寻不到萧长赢,为了不怠慢萧华雍,才去了隔壁将萧长卿请来。

        “自家兄弟,五哥、九弟勿要多礼。”萧华雍永远是那副温和敦厚的谦和模样。

        “太子驾临,不知有何吩咐?”萧长赢对萧华雍本就不亲,又隔着沈羲和,就更不欲与萧华雍寒暄。

        “孤刚从郡主府归来,郡主托孤代为答谢九弟相救之情。”萧华雍淡笑道。

        萧长赢长袍之下的五指忍不住捏紧:“太子,这是弟弟与郡主之间之事。”

        “孤知晓。”萧华雍从容温声,“九弟虽对郡主有恩,可男女有别,郡主欲避嫌,这才托孤来代为答谢。”

        萧华雍抬手,天圆将几封信函递给萧长赢:“这是孤的谢意,九弟最好仔细阅览后,再定论是否要相拒。”

        本来想要直接拒绝的萧长赢听了他的话,狐疑地接过来倒出里面的信函。

        随着信函落出来的还有一枚细小的指环,萧长卿面色一沉。

        萧长赢却还未反应过来,萧长卿就按住了他的手,对萧华雍道:“太子运筹帷幄,这份谢意过重,阿弟受不起。”

        说着他轻轻从萧长赢手里拿过信封,信封尾角滑过萧长赢的指尖时他捏紧了,在萧长卿尚未反应过来之际一把将之抢回来,展开了信封。

        里面是萧长卿炸皇陵的证据!

        如果这份证据落到陛下手上,萧长卿必死无疑。

        萧长赢闭了闭眼,他颤着手将信折好,睁眼之际,眼底一片波澜不惊,对着萧华雍抱拳:“太子皇兄这份谢意,九郎感激不尽。”

        “小九!”萧长卿沉声道。

        萧华雍的目光在兄弟二人身上绕了一圈,意味不明一笑:“你们兄弟意欲何为,孤不愿掺合,不过孤之人,孤之物,任何人妄图染指,孤都要其死无葬身之地。”

        警告完他们,萧华雍大步离去。

        萧长卿与萧长赢转身对着萧华雍的背影躬身:“恭送太子。”

        等到人消失不见,萧长卿才道:“你不必受他所迫,这份证据不是铁证。”


 

        “不是铁证,可你也解释不清。”萧长赢反驳,“你是我阿兄,我们一荣俱荣。”

        陛下不需要铁证,炸皇陵这样的事情,陛下只要猜疑,就足够要命。这已经不止是萧长卿的生死,逼得陛下下了罪己诏,他和阿娘还有平陵都会被陛下厌弃。

        “你可知你接下此物,意味着什么?”萧长卿垂下眼。

        他防了所有人,自问滴水不漏,却还是被萧华雍抽丝剥茧寻到了一丝蛛丝马迹,哪怕不是铁证,落在祐宁帝手中,也是大忌。寻常事祐宁帝或许会顾及骨肉之情,可这件事是祐宁帝登基以来的奇耻大辱。

        “不重要。”萧长赢轻哼一笑,“我拒绝不了。”

        萧华雍给他的东西,他无法拒绝,不止是为了萧长卿,也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母亲和妹妹。

        太子殿下八岁离宫,他才六岁,才刚刚开蒙不久,之后与太子殿下再无交集,从未亲身领略过太子殿下的手段,今儿第一次,就让他深刻知晓,太子殿下只是不出手而已,他什么都知道,有的是法子,一出手就是致命招。

        “是阿兄连累了你。”萧长卿有些自责。

        萧长赢接下这份证据,就意味着他日后不能再对沈羲和有丝毫非分之想。

        “她原也对我无意。”萧长赢心里难过却不怨怪萧长卿,“这些年,若非阿兄相护,恐怕我也没有今日,你我本就是一母同胞。今日便是没有皇陵一事,我想太子也旁的把柄让我知难而退。

        他……不是来表谢意,是来摊牌和威慑我们。”

        清清楚楚将他皇太子的能耐与手段摊在他们的面前,让他们看明白,自觉审时度势。

        若非他们兄弟尚未与他为敌,只怕就没有今日这一招警告之举,而是直接到陛下面前揭露他们。

        “皇太子……”萧长卿低声呢喃。

        这三个字对于他们而言太过陌生,诸位兄弟,萧长卿都能够看透,都能猜准。因为他们一块长大,彼此了解,唯独萧华雍,他们对萧华雍一无所知。

        萧华雍对他们却了若指掌,这种感觉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若他是自八岁避开皇宫就开始筹谋,那么他该是一个多么可怕之人?这些年他置身风雨之外,看尽风雨飘摇,或许还是搅风搅雨推手,他连他们都盯得这般紧,可想而知他在朝堂之中布局多深,只怕陛下也不知他的深浅。

        不,没有人知晓他的深浅,哪怕他已经在他们面前不做掩饰,他能让他们看到的也只是他不在意他们看到的部分,他真正的势力深不可测。

        想到此,萧长卿不由低低笑出了声,他莫名有些愉悦,他迫不及待想看到他们英明睿智,自问把每个儿子都掌控在手心的陛下,有朝一日败在他从不设防的皇太子手里,该是何等精彩的面容?

        萧华雍离去不多时,沈庆就送了郡主府的贺礼,萧长赢看着这份贺礼,沉郁的脸色顿时多云转晴:“你回去告知郡主,小王已收了太子殿下谢礼。”

        沈庆只得带着礼物折回,萧长赢看向东宫的方位:“阿兄你说的没错,她只是看上了中宫嫡出罢了。”

        他早该知晓,那样的女人,怎会轻易动情?

        原来他没有得到她的心,高高在上的皇太子亦不过是单相思。

        否则她怎会让亲自来了一趟的萧华雍颜面扫地呢?

        “我们兄弟,都栽在同样的女人身上。”萧长赢莫名就与兄长同病相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