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男憋尿调教play文 修仙高NP高黄

2022-07-29 14:03:12情感专区
他低下了头:“原来,前大长老真的做错了。大自然选择了他们,是有理由的……因为大自然知道,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 露易丝懵了。 大长老苦笑了

    他低下了头:“原来,前大长老真的做错了。大自然选择了他们,是有理由的……因为大自然知道,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

    露易丝懵了。

    大长老苦笑了一下:“我们和华夏关系最为紧张,就连尼古拉斯出面,向帅和薛夕也不松口来帮忙,薛夕点名了,只有你去请他们,他们才会出面。”

    大长老盯着露易丝,没想到兜兜转转,到头来,一切的源头竟然在这里。

    露易丝也心中一暖。

    当年虽然是被薛夕胁迫,可她的确是觉得大长老做的太过分了,所以站出来澄清了这一切。

    可没想到薛夕没有忘记她,现在,来为她解围了。

    她出面,让向淮和薛夕来救了M国的瘟疫,那么,M国的人民,将不会再恨她。甚至会感激她。

    她成了M国的英雄。

    原来,说真话,维护正义,她一直所坚持的,其实并没有错。

“我觉得,就不应该帮助他们!”

    特殊部门中,景飞絮絮叨叨,“让他们M国自生自灭去吧!谁让他们的大长老,哦,是前任大长老那么算计我们!害的夕姐差点成了全民公敌!”

    向淮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撑着下巴看佛经,压制体内的暴烈。

    陆超则摆手道:“你不懂。”

    景飞:“怎么?”

    陆超开了口:“老大身上的能力太多,不散发出去也不舒服,他这不仅仅是帮助M国,也是帮助自己呢!况且,M国如果真的疫情泛滥了,引发病变之类不可控的因素,就糟了,咱们毕竟一个地球嘛!”

    景飞撇嘴:“那也不能无偿帮助他们啊!”

    “也不是。”陆超笑了:“当初老大不是花了二千亿买了一座山矿吗?这次,他们付出了双倍的代价,才请得动夕姐和老大。”

    景飞:“……”

    他默默看向了向淮,竖起了手指:“老大不愧是财神集团的创始人!奸诈!”

    向淮没回答。

    陆超倒是叹了口气。

    景飞说:“你怎么了?”

    陆超:“……当初,他花二千亿买的时候,我还心疼来着,钱鑫说,老大什么时候做个赔本的买卖?现在看来,是我目光短浅了!”

    “……”

    两个人一唱一和,跟说相声似得。

    薛夕则看着手中的书,根本没把两个人的话听进去。

    向淮开了口:“你们两个说完了吧?”

    “说完了。”

    “那还不滚。”


 

    “……”

    “影响我们小朋友看书了!”

    “……”

    唉!

    老大自从有了屏蔽后,也每天躲在家里,说什么怕一个控制不住,伤到了别人,他不仅留在家里,还必须把薛夕留在家里。

    因为,如果他失控了,只有薛夕复制的屏蔽能帮助到他。

    ……就很不要脸!

    老大你自己的自控能力有多强,心里每个ac数吗?竟然有脸说出这种话来。两人好像要弥补之前没在一起的空缺似得,这一年来,几乎都成了连体婴儿。

    后来世界疫情爆发,两个人到处帮忙救援。

    最后帮助了m国回到国内,他们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老大了,可才说了几句话啊,就被赶走了!

    景飞看向薛夕,询问:“夕姐,你跟老大天天待在一起,不腻吗?”

    薛夕慢悠悠抬头:“不腻。”

    “为什么?”

    薛夕歪头:“因为每天学习的东西,都不一样啊!”

    她感叹道:“我以前觉得自己好像学到了精髓,现在才知道各行各业越是琢磨,越是有趣。”

    “……”

    景飞和陆超觉得这个回答,似乎有点不对劲?

    两人正打算再说点什么,向淮开了口:“滚。“

    两人只能灰溜溜离开。

    等他们走后,向淮来到薛夕身边,开了口:“小朋友,我们来继续学习新的姿势?”

    薛夕脸颊一红:“……所有姿势不是都试过了吗?”

    向淮:“地点不一样,刺激感也不一样嘛。咱们还没有在特殊部门里面试过……而且,咱们的气球还没用完。”

    “……”

“秦爽,请问成为最年轻的影后,是什么感觉?”

    “秦爽小姐,您在电影《沉浮》中,主演的角色最后那个流泪,真是绝了!您是怎么把戏演的那么深沉的!”

    “……”

    秦爽从剧组里走出来,外面一对记者扎在哪里,经纪人和保镖拥护着她往保姆车里走。

    两边的问题铺天盖地的向她砸过来,她却面色严肃,直接往前走,根本就不理会。

    直到——

    “秦爽影后,有人看到您和岑白在一起用餐,请问你还会和岑白复合吗?”

    秦爽脚步一顿。

    她蓦地看向说话的记者,旋即沉下眼睑,开了口:“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