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限制午夜福利老子影视 老太爷圆房h

2022-07-28 14:05:40情感专区
精致的闺阁内,烛火被风吹得忽明忽灭,林美依放下手中这厚厚一沓信纸,起身来到窗前,将敞开的窗户关上,把冷风隔离在窗外。 没有风吹,烛火不再闪烁,室内瞬间变得明亮。 林美依重

精致的闺阁内,烛火被风吹得忽明忽灭,林美依放下手中这厚厚一沓信纸,起身来到窗前,将敞开的窗户关上,把冷风隔离在窗外。

    没有风吹,烛火不再闪烁,室内瞬间变得明亮。

    林美依重新回到桌前,神识一扫,信纸中的内容瞬间映入脑海,红唇微弯,露出一抹玩味的笑。

    百晓阁来报,大皇子私自背着武皇后,在暗阁下了一个单子,要在明日大婚之日,取走前来观礼的陈贵妃母子二人性命。

    就算拿不下二人性命,也要令二人重伤。

    而最近三皇子和陈贵妃手下的人频繁活动,从各方江湖势力中,重金聘请了上百名高手,似乎在暗暗筹备什么。

    这是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精彩好戏,可惜不能亲临现场观摩一番,林美依深表遗憾。

    如果按照原书剧情,三皇子最终登上皇位,那么明日两位皇子谁赢谁输,答案已经提前给了出来。

    就是不知道宁安远和宁仲曦这对塑料兄弟,在这场大戏里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还有陈湘,她是不是也知道什么?亦或者,她其实也在默默策划着什么。

    林美依觉得,陈湘这个小姑娘可不是个简单人物,突然被陈贵妃摆了这么一道,以她对陈湘的了解,她肯定会做些什么。

    一个天生缺少共情的女孩,可不会为了家族利益牺牲自己的自由。

    她或许还有一丝对亲情的顾念,但宁仲曦这个外人......危矣!

    “呵呵~”林美依忽然自嘲般笑出声,她没想到自己居然也有看走眼的一天。

    就冲着陈湘没给二丫送请帖、没将二丫拉到这趟浑水里的事,日后陈湘要是做了过分的事,她也不介意放她一条生路。

    夜深了,林美依将信纸都处理掉,吹灭蜡烛,上床歇息。

    她没睡,一般不是太累的情况下,夜晚都要修炼。

    林美依盘膝坐在床上,先听了一下隔壁小院里的动静,确定二丫已经歇息,没有再自己跟自己怄气,她这才放下心来,凝神静气,运转功法。

    夜色渐渐转白,却没有太阳升起,天空雾蒙蒙的,风很大,吹来的空气扫过面颊,带着一股湿冷。

    这种阴天最让人不舒服,二丫在生物钟的催促下,早早就醒了。

    但她今天心情不好,一点都不想起来练武。

    院子里,狗蛋已经起来,正在“嘿嘿哈哈”的耍着热身拳法。

    弟弟比自己认真多了。二丫羞愧的想着,但还是不想起来。

    诡异的是,今日大姐并没有冲进来,一把将她从温暖的被窝里抓起来,摁着她习武。

    可能是大姐看她可怜,所以才没叫她?

    二丫胡思乱想着,趴在床上,透过微敞的窗户看着外面阴沉沉的天空,想象着毅勇候府今日的热闹。

    小师姐很喜欢红色,还有金色,以及铃铛,她的婚礼上会不会挂满了红色的绸缎,铺满金色的地毯,以及“叮铃铃”响的铃铛呢?

    隔壁院子里传来织布机运动的声音,“嘎吱嘎吱”,极富有规律,二丫很爱听这个声音,因为一听到这个声音,她就知道大姐在专心织布,没空管她。

    看来今天大姐真的给她放假了。二丫惊喜的想道。

    她决定去做点什么让自己不要总想起小师姐的婚礼,于是,穿好衣裳从屋里走了出来,在弟弟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蹦蹦跳跳来到厨房,美美吃了一顿早饭。

    吃饱了,便搬了一根小板凳,像是儿时在村里一样,坐在大门前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


 

    远处传来鞭炮声,大街上的人们纷纷朝发声处涌去,有人嘴里喊着:“齐国公府二小姐出阁了!”

    二丫腾的站了起来,身体根本不受控制,她这才知道,她心里还记挂着这事,一直没忘掉。

    小姑娘伸长了脖子往发声处望去,可惜,除了一个个黝黑的人头之外,别的什么也没看见。

    只听见乐队吹吹打打从前方大街走过,热闹非凡。

    人群中挤出一个身穿碧衣的女子,她快步朝大将军府这边走来,见到站在门口的二丫,只以为她是府中丫鬟,上前来道:

    “这位妹妹,劳烦替我将这份请柬递给林二小姐。”

    说着,掏出一张红色印有喜字的请帖递给二丫,再次郑重叮嘱:“请一定要交到林二小姐手上,拜托了!”

    说完,不等二丫询问一句,转身就小跑着离开了。

    二丫奇怪的看着她走远,手上握着请帖,其实心里十分激动。

    她打开请帖,竟然是陈湘大婚的请帖,二丫有点意外,有点惊喜,情绪激动,以至于她没有注意到这份请帖里的墨迹其实并未完全干透,就好像是刚刚才匆匆写上去的。

    二丫不敢置信的将请帖又看了一遍,终于没忍住笑了起来。

    她郑重将请帖放入怀中,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大门,只有一个老伯在看门,院子里下人们正在打扫卫生,并没有人注意到她。

    二丫同看门的老伯说了一声,将小板凳放回门内,抬步就往毅勇候府方向奔去。

    她太高兴了,原来小师姐并没有落下她,肯定是发放请帖的丫鬟昨日偷懒了,这才没有及时把请帖给她送来。

    二丫欢喜的想着,心里的郁气一下子全散了。

    她追赶着人流,来到毅勇候府大门前。

    红色的绸布挂满了大门,客人已经入场,里面传来热烈的喝彩声,二丫深吸一口气,笑着将请帖打开给门房看,欢喜的跨入院子。

    却没注意,门房森冷的撇了她一眼,便将两扇厚重的朱红大门合上了。

    “嘭”的一声关门响动,在大厅喧闹的声音掩盖下,根本没有人注意。

    礼堂上,宁家族老站在大大的囍字面前,高声喊道:

    “三鞠躬,夫妻对拜,恩恩爱爱到永久!”

    身着红色喜服的宁仲曦气宇轩昂,一身绿色婚服的陈湘容颜俏丽,梳着高发髻,满头金饰,少了少女的稚气,多了几分成熟,贵气逼人。

    高堂之上,毅勇候夫妇坐在左边,宁安远和王菀立在二人身后。陈贵妇坐在右边,三皇子站在她身侧。

 接下来分列两旁的,还有宁家的族老们,以及朝中比较亲近三皇子和毅勇候的官员极其家眷。

    如袁家监天司长、温家礼部尚书、卢家大爷、卢家二爷卢禹等。

    客人们压下热情,留下空间给两位新人行礼。

    二丫踏入大厅时,热闹的大厅已经恢复安静,她的突然闯入,引起了众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