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风流官路李国忠篇 暴露女友小雪在长途车

2022-07-28 13:58:51情感专区
他知道医生没骗他,能感觉到伤势已好了大半,在医院里也只是躺着休养,而且病房人来人往,加上自家人这么乱糟糟的,让别人鄙夷看笑话,那真不如他另外找个安静地方调养,还能慢慢整理

    他知道医生没骗他,能感觉到伤势已好了大半,在医院里也只是躺着休养,而且病房人来人往,加上自家人这么乱糟糟的,让别人鄙夷看笑话,那真不如他另外找个安静地方调养,还能慢慢整理出脑子里一些东西。

    于是精打细算一番,拿出一百五十块钱,让王水凤和田志远买个院屋住下。

  这个院子破败不堪,围墙都塌了,房间少不够住,一家子人挤挤挨挨,但买都买了,田志高还能说什么,也只有隐忍住着。

    他辞职、离婚得到的一千二百块钱,到目前为止已经花掉一半,而他的医药费只用了百多块钱,其余的……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个花用法,反正钱就是去得这么快。

    初时把钱分别放在王水凤和田志远手里,田志高天天躺病床上行动不便,由亲妈和亲弟保管钱财,亲妈王水凤向来是会过日子的,有大的开支肯定要跟他商量,田志高很放心。

    后来家里人一个接一个地跑到城里来,就算是长期住旅社、吃吃喝喝也花不了几个钱,田志高都不说什么,但他们开始学着城里人打扮,带补丁的衣服不见了,每个人都穿上整洁合身的新衣服,老六老七小小年纪,竟然也学着田志远往头发上打点发腊,搞得不伦不类不土不洋。

    而田雅兰和那个弟媳杜美秋,新衣裳不止两三套,每天换着穿,脚上新皮鞋,背的挎包是时兴样式,走到近前一股浓郁的雪花膏香味儿,真是比城里姑娘还时髦……别问田志高为什么会注意到这些,他可是跟冼芳芳谈过恋爱、结过婚,对女人的观察力还是有的。

    田志高感觉不妙了:王水凤疼爱、纵容田雅兰和老六老七,田志远也会宠着新婚妻子,他们手里管着钱……可经不起这样花!

    于是田志高果断把钱收回,发现只剩下七百五十块,他能说什么?

    然后再拿出一百五十买个院子,就只有六百了。

    生活还在继续,身边人越来越多,除了王水凤、田志远等人,田香兰和四个外甥女来了,田保山和赵六莲带着两个侄女每个星期也要来一次。

    这么多张嘴要吃喝,没有粮本只能吃黑市高价粮,即便买的三合面、五合面,吃粗粮窝头、咸菜,开支也不小,六百块钱能撑到几时?

    田志高伤势未痊愈,心情本就不好,面对乱糟糟的一大家子,他内心非常烦躁,但又无可奈何:这是他的家人,血缘至亲,他根本无法拒绝,也摆脱不掉。

    他深深明白,不想被吃光老本、被拖垮,就只有尽快找钱!

    有了钱才能改善生活和环境。

    最重要的,以后要干大事,现在不开始积累资金可不行。

    活了两辈子的田志高,脑子里有太多赚钱的办法,但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真正可以放开手脚去赚钱,得等到恢复高考,78年底那个重要会议之后,确定改革开放了,才可以。

    目前眼下也不是没有一点儿门路,就是比较艰难,看你够不够胆量,安全系数也要考虑,不能傻大胆,一不小心被人举报,被抓起来,以“投机倒把”论处,那是要劳改的。

    这几天,田志高脑子一直没闲着,苦苦思索辩证,意图筛选寻找出比较简单、稳妥的赚钱办法,这也是因为他自己无法走动,如果能行动自由,就不用这么费神了。

    他要让弟弟田志远去实施计划,目前能支使的只有田志远,老六老七还小,社会经验不足,而田志远智商也不如自己,那不得思虑周全些?一步一步都给设计好,才能放心。

    刚才冥思苦想,是好不容易选定了个门路,并把整套计划步骤捋顺,几个地名原本有些模糊,也让他想清楚了,还在脑中绘制出一个简易地图,却被屋外突然吵起来的田雅兰和杜美秋吓一大跳,田志高差点没给憋回去,气得他七窍生烟。

    但田志高没有去管屋外院子里的吵闹,这操蛋的混乱日子不是他能掌控的,也懒得管,他现在只是暂时跟他们混住,很快他就会改变现状,有自己单独的、高级的住所。

    心中默念着,尽力让自己平静,继续想事情。


 

    王水凤端着碗开水进来,田志高就着水吃了几片药,皱眉问道:“妈,怎么吵一整天没够?她们现在又吵什么?”

    王水凤叹口气:“早上因为几个孩子吃了美秋的鸡蛋,美秋就和你大姐香兰吵,雅兰帮着香兰,三个女人拉拉扯扯,美秋怀着孕,志远怕美秋吃亏,上去推搡一把,那不就打成一团……刚才是雅兰要烧水洗头,美秋找碴——也不知道老四看上这女人啥了,就是个不省心的!”

    “现在香兰大姐呢?”

    “我给她五块钱,让她带着孩子回去了,五块钱能过一段日子,在村里挣点工分也好。那杀千刀的梁铁柱,带着不要脸的姘头不知跑哪去了,找也找不到,香兰拖着几个孩子,一会儿好一会儿疯疯颠颠,婆家不给房子住,我不在家,你大哥大嫂老嫌弃她赶她走,母女几个就跟那丧家狗似的……唉,可怜哪。”

    “以前大姐嫁到梁家,不是有自己的屋子吗?”

    “有是有,可她那婆婆是后妈,偏着底下的小姑小叔,心肠又狠毒,合不得来,你大姐就把自己的两间屋作价都卖给小叔了,正好桃花家院子空着,你大姐带着梁铁柱和几个孩子就进去住,后来……”

    后来桃花跟田家闹翻,回了孟家,田香兰当然就住不成,被赶出来了。

    田志高垂眼沉默,这件事,具体的他不太清楚,但听到那个孟桃花说过,控诉田家欺负一个孤女,男的骗婚骗钱,女的霸占她家院子……

    或许,他确实对不起桃花,但也是他和桃花之间的事,桃花深爱他,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这跟那个冒牌孟桃花有什么关系?她有什么资格指责他?简直可笑!

    田志高吐出一口浊气,说道:“过段时间,给大姐一笔钱,叫她在村里起个自己的院屋,带着孩子安安稳稳住着,再不要到处瞎跑。”

    王水凤惊喜地看着儿子:“真的?你,愿意出钱给你姐起院屋啊?可你大姐说,她也不想呆在村里,想跟着我们来县城住。”

    田志高皱眉:“那不行。现在就我一个人有粮本,但没工作,是普通的城镇人,每个月只能领二十几斤粮食,哪够养这么多的人?黑市粮食动不动二、三块钱一斤,我们吃不起!以后会慢慢好起来,我能让你们都进城,可眼下这两三年,最好还是回村里去。”

    王水凤:“……”

    她在县城住了一个多月,知道城里比村里好太多,别的不说,光是那亮堂堂的电灯,就让她爱得不行,还回去跟村里人夸过口说已经落户县城了,现在又让回村,她可不乐意。

    田志高不知她想什么,说道:“妈,你去把志远叫来,我有事跟他商量。”

    “啥事?妈也能做的。”

    “这事你做不了,要出远门的,叫他来吧。”

    王水凤听说要出远门,忙走去找田志远。

 田志远走进屋,他住在县城以后,平时衣装挺讲究,今天却穿着旧衣服旧鞋子,头上身上还带着尘土,田志高问他干什么去了?

    田志远答:“那不是咱家没钱请人修院墙嘛,我只好带老六老七,先挖坑立几个桩,用木头横着拦起来,到时再找些废砖和石头围着砌砌呗,不然让街坊邻居成天看笑话,更要紧的是,到时那巷路走着走着,就占进我们院里来了。”

    田志高说道:“用木头围着多难看,这里又不是农村,放着别弄了。你去找个本子、铅笔来,坐下仔细听我说——等你把这趟事情办好,别说围墙,就是想把整个院屋翻修一新,或是索性另买个新的大院子,都没问题。”

    田志远闻言大喜,忙走出去,到他和他媳妇住的房间里找到纸笔回来,坐下认真听田志高说话,一边做记录,最后还协助田志高,兄弟俩合作绘制出一副“地图”。

    在田志高一遍又一遍耐心讲解下,田志远总算是看懂并熟记下这张只有他们兄弟俩看得懂的“地图”。

    田志远摸摸那张“地图”上标识的地名,有些发愣:“三哥,你也说是三年前去过,隔这么久了,没记错位置吧?可别让我白跑一趟,那么远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又是边境,谁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

    田志高看着他:“怎么?还没去就害怕了,没听说过一句话:富贵险中求?何况那地方非常隐蔽,以前曾经是矿区,道路通畅并没有什么危险。你如果没有胆量,那就算了,等我完全好了,我自己去,到时候如果那些东西还在,那我吃肉,也能带着你们一起,就怕错过了时机,被别人捷足先登,比我这个伤残人去得快,那就没指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