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用把柄威胁调教少妇小说 要做吗 现在 在这里

2022-07-27 14:25:32情感专区
侠客拍的不太顺利,资本与市场的裹挟压得他无法喘息,他明明只是想拍出一部好看的电影而已,就这么简单的要求竟然就卡在了一个花瓶的身上。 电话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他看了

    侠客拍的不太顺利,资本与市场的裹挟压得他无法喘息,他明明只是想拍出一部好看的电影而已,就这么简单的要求竟然就卡在了一个花瓶的身上。

    电话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皱起了眉头,烦躁的将烟掐灭。

    “喂!”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一些颗粒感,不知是因为一夜未睡,还是因为抽烟抽成的烟嗓。

    “景山,席雪云饰演的角色左右不过是一个女三号,非要这么较真吗?”电话里,传来了侠客制片人尹曼略显无奈的声音,她就想不明白了,童景山为什么要跟这个角色死磕,还因此拖沓了侠客的拍摄进度。

    童景山的眉头周得更深了,他压低着嗓音,说道:“你明明看过剧本,知道女三号的重要性……”

    “是,我是知道,可相比于男女主之间的对手戏,谁又会在乎一个女三号?”尹曼不客气的打断了童景山的话,声音中多了一抹生硬:“景山,老童,你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多少年了?如今好不容易熬到了这一步,你非要因为这些枝叶末节的事情而得罪了公司,得罪投资商?”

    “这圈子里的事,你看到的,经历过的还少吗?你怎么到了节骨眼上就犯傻呢?”

    “我已经去找过肖浩了,他已经同意修改剧本了,老童,一天,我只给你一天时间调整心情,明天你亲自给廖总打电话,把席雪云叫回来。”

    “老童,低个头掉不了二两肉,更何况也不是让你给席雪云打电话,而是给廖总,投资商那边也没想把事情做得太难堪,是不会让席雪云那个小明星骑在你头上的,你也给个面子,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尹曼苦口佛心的劝着,好的坏的,软的硬的,都说了个遍。

    “改剧本?尹曼,你明知道这……”

    “童景山,沔阳国际的投资占了拍摄资金的多少你是知道的,需要我再提醒你一遍吗?如果沔阳国际撤了资,那电影的资金就出现了一个大窟窿,这个窟窿怎么补?你砸锅卖铁都补不上!”

    “老童!”

    强调完利弊之后,尹曼强势的声音又软了下来:“你要是还想让电影顺利拍摄,就别抓着女三不放了,想想男一女一,再这么耗下去,人家就没有意见?毕竟签约的时候人家只为电影预留出了三个月的档期,如今时间已经过半了,可拍摄才进行了多久?你就非得让整个电影泡汤才肯低头退步吗?”

    童景山抓着电话的手微微颤了颤,他眼底的光慢慢的熄灭了:“我知道了。”说出这句话之后,他整个就像是沧桑了十几岁,就连声音都没有气力。

    听到童景山的声音,尹曼有些不忍,但现实的问题却让她没法说出安慰的话,她叹了一口气:“老童,今天就不要拍夜戏了,好好休息一晚吧。”

    说完,尹曼挂断了电话。

    童景山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牵扯着嘴角笑了笑,却发现,笑比哭难。

    他起身,抓起挂在门边的外套出了门,在楼下的超市里买了一打啤酒,打车前往了肖浩的住处。

    肖浩,是侠客电影的编剧,也是童景山的好友。

    听见门响的那一刻,肖浩就知道,门外敲门的人绝对是童景山。他打开门,看着一脸憔悴的童景山,微微的叹了口气:“进来吧!”

    他侧身让出了道,童景山提着啤酒走了进来,瞧见童景山手里的啤酒,肖浩的胃口就隐隐发苦。

    自顾自的坐在了餐桌上,童景山将啤酒放在了一边,转头对肖浩道:“整点下酒菜。”

    肖浩当着童景山的面打开了冰箱,硕大的冰箱,空空如也,只有几颗小番茄,以及一些零七八碎的调味品罐,肖浩转过头,与童景山大眼瞪小眼:“要不,我把这几颗小番茄……”

    肖浩说着,伸手去拿冰箱里的番茄,手指刚刚碰到小番茄,就如触电般的猛地缩了回来,他“砰”的一声关上了冰箱门,干笑着往厨房走:“内什么,我出去买点吧,怎么能让你干吃小番茄呢?”

    说着,打开了水龙头。

    听着厨房传出的水声,童景山抽了抽嘴角,朝冰箱看了一眼,什么不能让我吃小番茄啊,绝对是那不知何时买的小番茄已经烂掉了!

    童景山叹了口气的,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他竟然忘了这货是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靠外卖续命的生活白痴懒癌患者了。

    真是失策。

    童景山拿出手机,点了个外卖。

    肖浩将手洗干净后,面部表情的从厨房走了出来,童景山刚好点完餐,放下手机抬头对他道:“先喝一个?”

    肖浩抿着嘴角,道:“我先去看看家里有没有下酒的东西吧。”

    说着就要走。

    童景山一把将他拽住:“不用了,我买好了,先喝点。”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开瓶器。

    肖浩不怎么爱喝酒,家里就连开瓶器都没有,童景山之前特意买过一个放在了厨房里,后来来喝酒的时候发现开瓶器不翼而飞,这么来回几次之后,童景山就买了一个自带吸铁石的开瓶器,挂在了冰箱上,后来这个开瓶器也不见了之后,童景山终于领悟了—合着开瓶器不是不翼而飞的,而是被肖浩给扔了。

    至于吗?

    童景山无语,但依旧爱找肖浩喝酒。

    肖浩任命的叹了口气,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两个透明酒杯。


 

    “少喝点,我还得改剧……”

    肖浩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只会让童景山喝得更多,连忙闭上了嘴,但大部分的话已经出了口,童景山看了肖浩一眼,突然拿起酒瓶,仰头喝了起来。

    肖浩的脸顿时就绿了:“哎哎,你少喝点,少喝点,我新换的地毯。”

    肖浩不是担心童景山,而是心头客厅的新地毯,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家的地毯跟童景山八字不合,每次童景山喝醉了,都会吐在他的地毯上。

    一瓶酒下去,童景山的脸上就染满了酒气,他瞪着那双充斥着红血色的眼睛,就像是想要肖浩吞进肚子里一样:“你TM的这个时候,想到的竟然是你的地毯?”

    肖浩有些气短,却还是梗着脖子说道:“谁让你每次喝多了都吐我地毯上?”

    “我赚个稿费我容易吗?天天坑次坑次的写,写完了之后还要被你们这些无良的甲方刁难,一遍又一遍的改,你看我,头发都要秃了!”肖浩说着,也是悲从中来,侠客剧本中的女三号,是他迄今为创造出的最有故事性、人物最饱满最鲜活的一个角色,结果现在竟然为了一花瓶而改剧本,他心里不太爽利,拿起开瓶器就开了一瓶瓶酒,顿顿顿~喝了三口。

    三口下去,眼睛就有些迷离了。

    喝完酒的肖浩,话明显变多了,从一个内敛话少的闷葫芦变成了一个激扬愤慨的话痨了。

    “要我说,我就不改,去他喵的资本,去他喵的投资商,老子的剧本,老子自己做主~~~”

    “呜呜呜,我要恰饭啊,兄弟,真不是我想改的,我跟尹曼那娘们说,不改,我坚决不改,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这不是钱的问题,结果那娘们儿问我,十万够不够……我真不是为了钱,真的,我是为了你的电影能顺利拍摄。”

    肖浩一会儿信誓旦旦的说不改,一会儿又哭哭唧唧说一切都是为了生活,童景山看着喝了一瓶就有些喝大了的肖浩,多少有些羡慕。

    “老童啊,要我说咱们要不就玩个大的,换人,咱直接换人……”

    童景山也想换人啊,但不是条件不允许吗?

    他叹气:“换谁?换谁能补上这么大的一个窟窿?”

    肖浩挥了挥手,突然大笑:“压制资本的当然是更大的资本,换谁?你说换谁?当然是换这个圈子里,背后资本最大的明星了。”

    童景山抽了抽嘴角,笑自己竟然还在认真听他说这些醉话,废话,他能不知道这个?但侠客这部电影本就是一个投资不大的小成本电影,而且需要更换演员的角色还是一个戏份不算太多的女三号,背后资本厉害的女明星哪一个看得上自己的这个电影?

    “呵,资本大的明星,能看得上咱这个电影?”童景山自嘲一笑,抬起手又灌下一杯酒。

    “哈哈,我一猜你就得这么说。”肖浩自得一笑,以为自己的样子贼帅,其实傻死了,童景山都没眼看。

    他突然神神秘秘的凑到了童景山的身边,小声的道:“姜梨,我说姜梨。”

    他顿了会儿,忍不住的抬高了语调:“你去找星辰娱乐,去告诉他们,只要他们愿意投资,就让姜梨饰演侠客的女三号,星辰娱乐一定会答应的。”

    童景山嫌弃的将他的脸推开,冷笑:“用一个花瓶换另外一个花瓶?”

    肖浩眼神迷离的看着童景山,跟看一个傻子一样:“你没看‘挑战’?”

    “哦对了,你光顾着拍戏了,你等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