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扯掉岳内裤 为什么一到晚上就忍不住哭

2022-07-25 14:30:08情感专区
这个不太可能,所以罗兰:“这个没有危险,真的。以前我也把家里屋子轰坏过。你看是不是。” 罗宾这个当爹的说话一点力度没有,什么叫做能不能,直接就该下

        这个不太可能,所以罗兰:“这个没有危险,真的。以前我也把家里屋子轰坏过。你看是不是。”

        罗宾这个当爹的说话一点力度没有,什么叫做能不能,直接就该下命令,以后不许在玩,可真是个指不上的。

        申屠瞪一眼罗宾,嫌弃不顶用,直接开口:“以前你轰到过自己吗?”

        罗兰斜一眼申屠,嫌弃他多事:“别捣乱,这次我也没有轰到自己。”

        没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申屠:“那是因为我及时赶到。那是因为有我把你护在了结界里面。”

        说到这个,罗兰就生气:“还说,没有你也爆不了。你突然出现,才吓到我手抖了一下。”

        申屠气的鼻子差点喷火:“你在怪我。”好心被狗吃了。这个倒霉催的厨娘,竟然还怪他。

        罗兰脑子在线,哪敢:“我感谢申屠先生的及时出现。”真不敢把这个人给惹火了,不想高台跳水。

        金芳:“好了,先去吃饭吧,申屠先生可不光是及时出现了,申屠先生还把你屋子给恢复了,比罗宾盖的都快。”

        罗宾在边上郁闷,不能给闺女修房子就算了,他们竟然还拿这事踩自己一脚。

        罗兰不得不承认,申屠先生今天很仗义,最重要的是申屠先生的低气压,需要奉承一下:“确实挺好的。”

        罗宾只能找点自己能做的,想要在闺女面前表现一下:“回头我在弄点矮人们送的黏土,抹一抹。”

        申屠:“我弄出来的屋子还用矮人的黏土做什么,哼。”

        罗兰对于亲爹,那绝对是宠着的,申屠这厮,怎么能挤兑自己亲爹呢:“光滑,好看。”

        申屠讽刺的开口:“你要带金光的更好看。要不要?”

        有金光就好看,那是什么审美,罗兰都不稀土说。不过赶紧把申屠给拦住了,怕自己被金光给闪瞎眼。

        顺便对着屋子就是一番奉承,不奉承不行,这位眼看就要翻脸的节奏。

        申屠终于满意罗兰的态度了,看似随意的来了一句:“这屋子你这点玩意轰不坏。”


 

        罗宾这次不失落了。若是这样,以后都不担心闺女被伤害了:“那真的要感谢申屠先生,我们家罗兰不怕被伤害到了。以后怕是我都没有机会盖屋子了。”后面这个开玩笑一样说出来的。

        罗兰都听出来罗宾竟然有点失落:“以后有的是机会盖房子,咱们这边可是要发展成大城池呢。”

        罗宾心说,有想要表现会魔法的申屠先生,再大的城池,也轮不到自己搬石头了。不过没开口,笑呵呵的:“对。”

        金芳:“吃饭去吧,都该饿了。尤其是小屠,忙活半天了。”

        做实验做一半走人,罗兰从来没有那样过,脑子里面的东西必须继续:“我这还没有完成你们先去。”

        申屠眯起来眼睛,罗兰脊背上的汗毛立刻就竖起来了,危险,很大的危险。

        罗兰立刻改口:“也不是多着急,走吃饭去。申屠先生肯定饿了。”

        申屠先生迈着四方的步子跟着罗兰出来的,不过没有去餐厅,而是站在厨房的门口不动了。

        意思非常的明显,厨房里面应该在忙活一阵。罗兰懂了。

        罗兰真的不想管这肢体语言的含义,不过金芳给叫住了,让罗兰看看申屠先生的方向。

        罗兰抽抽嘴角,垂死挣扎,这个死男人,怎么那么矫情:“不吃饭了。”

        申屠黑脸,死男人,这厨娘可真敢想,怕是又想去水渠里面泡着了:“我被你吓到了。”

        然后呢,罗兰等着下一句。就听申屠先生看着没有悟性的罗兰:“然后你去做点我喜欢吃的压惊。”

        所以这哪是叫自己吃饭,这是在招呼自己做饭。罗兰不情愿,不过也得动。这位才帮自己恢复了屋子,尽管没有开口求。这份人情需要领。

        别管罗兰,怎么想的对于申屠先生来说,厨娘的想法不重要,重要的是厨娘动手了,自己能吃到美味的食物。

        心情就很好。感觉空气都没有那么紧绷了,处处透着一股子甜香的气息。

        金芳都能感受到:“好像突然之间,空气那么舒爽,味道都不一样了。似乎没有那么紧绷了。”

        罗宾看看外面的天空,什么都么有说。

        罗兰在厨房里面,有什么就做了点什么,最方便的还是嘎达汤,里面撒几个蛋花。

        因为申屠先生的胃口大,一个蛋花的理想状态根本就不够吃。

        罗兰心里叹气,装什么呀,这也就是个吃大锅饭的,想要做点精致的,这人都吃不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