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的大还是你前夫的大 奶水肉欲

2022-07-23 14:33:26情感专区
思来想去,反而是“夏郁像个女孩”这一点更能说服他。 因为夏郁太漂亮了,比女孩子还漂亮,而他从见到夏郁的第一眼起,就下意识地在心里把夏郁和其他男性

        思来想去,反而是“夏郁像个女孩”这一点更能说服他。

        因为夏郁太漂亮了,比女孩子还漂亮,而他从见到夏郁的第一眼起,就下意识地在心里把夏郁和其他男性划分了开来,觉得他和硬邦邦的男生不一样。

        也许就是这“潜意识的划分”和他认知里的“不一样”,让他在梦境里把夏郁直接当成了女性。

        毕竟梦境是潜意识的投射。

        思及此,周鼎吊着的心放下了许多。

        他想,自己也许是时候找个女朋友了,梦境不光投射出了他把夏郁当女孩的想法,还投射出了他对**的渴求——虽然他觉得自己并没有想要跟人上床的想法,但也有可能是身体器官发育成熟,本能地对异性、对另一种荷尔蒙产生了需求。

        他长长地深呼吸了一下,把梦里有的没的都抛到一边,抬眼打量起了班里的女孩子。

        然而理工科处处僧多肉少,他们班一共三十个人,其中就三个女生,三个女生还都已经有了对象,所以周鼎只扫了一眼,就又低下了头。

        晚上去奶茶店转转好了,他想。

        -

        夏郁今天心情不太好。

        本来是挺不错的,因为摸到了想摸的腹肌,并且腹肌和想象中一样好摸,他非常满意,所以好心情从昨天一直持续到了今天上午。

        但在接到父亲的电话后,他的心情就不那么美妙了。

        他父亲昨天就到了龙城,原本是要跟夏郁一起吃晚饭的,但他一下飞机就有了饭局,所以只好跟夏郁改到了日子,也就是今天。

        夏郁以为父亲说的吃饭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一起,然而不是。

        ——中午的时候父亲打了个电话过来,特意让他晚上换一身正式点的衣服。

        这话一听,夏郁就明白了。

        父亲一定又动了给他牵桃花的念头。

        果不其然,晚上他来到父亲说的酒店,一进包厢就看到了三张陌生的面孔。

        这三张面孔一看就知道是一家子,是一对夫妻和他们的女儿。女生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样子,面孔白净清秀,头发笔直乌黑,穿了身白色羊绒衫,看起来很文静。

        一顿饭吃得不尴不尬,全程都是双方家长在聊,除非名字被点,否则夏郁和女生都不会主动出声。

        最后吃完,父亲还乐呵呵地让他们两个“年纪差不多肯定会有话说只是在大人面前不好意思开口”的小年轻互相加了微信,让他们以后有空多交流交流。

        盯着他们互相加完微信,一顿饭才终于算是“圆满”。

        他们在门口分别。

        夏郁坐父亲的车回学校。

        一坐上车,父亲的脸就立刻挂了起来。

        他瞪了夏郁一眼:“你刚刚在那边什么态度?就不能热情点?人家小姑娘也在上学的,抽空过来一趟就为了看你这张臭脸?”

        夏郁垂着眼,没有吭声。

        “说话啊,怎么了?我让你出来跟人吃顿饭要你命了?”

        “你是看不上人家女生还是怎么说?人家女孩子家条件好的不得了,她肯过来见见你都很不错了!”

        “你要是嫌我找的看不上你倒是自己带一个给我看看啊!”


 

        夏郁继续闷不吭声。

        他早就习惯父亲的神经质了,是的,神经质,自从他学到了这个词之后,他就知道这个词非常适合用来形容自己的父亲。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哪家父亲会像他的父亲一样神经质。

        ——看到他和女生一块玩就开心,看到他和男生站在一起就皱起眉头。

        从他有记忆开始,父亲就不允许他和男生玩得太好。

        小时候,只要看见他和其他男孩子笑哈哈的,父亲就会亲自过来把他拎回家,让他练临摹书画。

        也不允许他和男生做同桌,所以他从幼儿园到高中,要么坐在老师的讲台旁边,要么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

        甚至还会打电话问老师他在学校和谁玩得好,如果老师说了男生的名字,那么回到家,一顿批是绝对少不了的。

        ……

        他的父亲大概希望他最好能和所有的男性绝缘。

        不过事实证明他父亲的策略还是挺成功的,至少在夏郁大学之前是挺成功的。

        夏郁确实如他所希望的那样,在大学前一个关系好的男性朋友都没有。

        当然,关系好的女性朋友也同样一个都没有。

        因为父亲直接消灭了他跟人做朋友的**。

        这让父亲对他非常很满意,所以在得知他考取的大学宿舍是混宿制、到了大二可以独立住宿后,更是对他放了心,不再像以往那样极端地管束他的交友。

        但神经质了十几年的人怎么可能就那么轻易地放下。

        他不再妨碍夏郁交友,但却焦虑起了夏郁一直没有女朋友这件事,所以一有机会就想给夏郁牵线搭桥,一有机会就要给他做思想工作。

        眼下的情形已经出现过许多次,夏郁都记不太清了。

        所以他早就习惯了,习惯了被父亲责怪,也习惯了沉默,反正他都这么大了,父亲也不可能再打他。骂就骂吧。

        然而夏郁不吭声,父亲反而更生气。

        他越说声音越大,前排的司机都悄悄往后视镜看了好几下。

        一直到车停在了校门口,他才终于偃旗息鼓,闭上了嘴巴,但胸口仍起起伏伏的,看起来还没教训过瘾。

        沉默了一路的夏郁在这时也终于有了动作,不是下车,而是伸出手,在父亲的胸口顺了几下。

        他语气有些无奈道:“好啦,都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了,肝本来就不好,就别再生气了,生气伤肝。”

        他一说话,父亲眼睛又瞪了起来:“那你倒是去找个女朋友啊!你找个女朋友我就开心了!”

        “缘分的事情强求不来,我还这么年轻,总会找到对象的。好啦,我回学校了,你回去早点休息早点睡,记得吃保肝片。我走了。”说完,夏郁开门下车,朝车里挥了挥手后头也不回地进了学校大门。

        听到汽车驶离的声音,夏郁的步伐慢了下来。

        他低着头,任由夜晚的冷风往脸上吹,眼帘微阖,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夏、夏郁?”

        前方传来熟悉的声音,夏郁从思绪中抬起头,看见人后他觉得自己降到谷底的情绪有了点上扬的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