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脚下奴甜甜萱诗桂桂 我的美艳肉色丝袜麻麻

2022-07-23 14:23:13情感专区
许氏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声音却异常的坚定:月儿定然也在书上看到了这种救人的办法,不然不会这么有把握,她相信自己的女儿。 “老大媳妇……&rdqu

        许氏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声音却异常的坚定:月儿定然也在书上看到了这种救人的办法,不然不会这么有把握,她相信自己的女儿。

        “老大媳妇……”

        “娘忘了,月儿上午才救了人。”

        不但宋奶奶想起来了,宋老爷子也想起来了,当即下来决定,“就听月儿的,你们帮忙把人抬屋里去。”

        几个抬人过来的人对看了一眼,他们在山上打猎,并不知道上午宋宛月救人的事。

        心里都替宋林感到不值,平日里宠闺女宠的不成样子,现在她竟然任性到不顾及自己爹的死活。

        可这是人家决定的事,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几人心中叹着气把宋林抬去屋里。

        刘翠兰已经拿了剪刀过来,宋宛月接过,三两下把宋林的衣服剪开。

        看到还在往外不停流的鲜血,许氏几乎站不稳。

        “来了,大夫来了!”

        宋三小拽着大夫进了门。

        大夫是被他一路扯着跑过来的,满头的大汗,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气都没来得及喘一口,急忙看向宋林,看到他腿上插着的木棍和满身的血迹,倒抽一口气,“伤的太、太重了,我、我治不了……”

        “怎么治不了,你不是大夫吗?”

        宋三小朝他嚷。

        大夫脸上的汗珠滴滴答答往下落,“我是大夫不假,可他的伤太重了,我无能无力。”


 

        “您可有止血的药?”

        宋宛月问。

        “有是有,就是一些寻常的,比不了县里药堂的那些。”

        “麻烦全给我们拿出来。”

        大夫从宋三小背上拿过药箱,把里面止血的药都拿了出来,一共三包,“这是我家里所有的,我都拿来了。”

        “三叔和二叔还有大夫留下,二婶去奶奶屋里把剪一长条细棉布过来,我包扎伤口用,其余人都出去。”

        众人听话的退下去。

        宋宛月把止血的药打开看了看,诚如大夫所说,不是很好,治疗一般的伤口可以,自己爹腿上这么大的窟窿有些难,幸亏药量多。

        “你们三个一人拿一包,等我把木棍拔下来,你们三个先后把要倒在伤口上,大夫在前,二叔在后,小叔最后。”

        宋三小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呆呆的拿着药包。

        “月儿,这么长够不够?”

        刘翠兰拿着剪好的布条进来让她看。

        “够了。”

        宋宛月接过,放在炕上,让她出去后,两手扶在木棍上,再次嘱咐了一遍,“记住我给你们说的顺序,别浪费了止血药。”

        几人点头,拿好药包打开,紧张的盯着她扶在木棍上的手,额头上都冒出了汗。

        宋宛月抓紧木棍,用力往上一拔,“倒!”

        鲜血随着木棍的拔出飞溅起来,大夫将药包里的药全部倒下去,却迅速被鲜血染红。

        “二叔!”

        宋树也倒了下去,鲜血渗透的慢了。

        没等宋宛月喊,宋三小也跟着倒下去,鲜血被覆盖住,没有渗透过来的迹象,宋宛月迅速拿起放着的布条把伤口包扎住,“劳烦大夫给我爹把脉。”

        大夫长舒出一口气,这才觉得自己连头发丝都湿透了。他做大夫多年,还从来没有像刚才那样紧张过。

        宋树忙搬了凳子过来,大夫坐下,脉枕也没用,直接给宋林把脉,好大一会儿才松开手,“血虽然止住了,但病人流血过多,情况不是太好。”

        “什么不是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