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男高潮H双龙 动漫人物桶机免费下载

2022-07-22 15:19:35情感专区
众人纷纷送上了自己的祝福,恭喜了丁凡,丁凡也没有托大,一个个,都客气地给予了回应。 在这些送上祝福的人之中,黄子谦的心情还是比较复杂的,在送上祝福的时候,他还特

        众人纷纷送上了自己的祝福,恭喜了丁凡,丁凡也没有托大,一个个,都客气地给予了回应。

        在这些送上祝福的人之中,黄子谦的心情还是比较复杂的,在送上祝福的时候,他还特地多看了丁凡一眼。

        就是眼前这个年轻的唱作人,上一期,直接选择了他,虽然最后失败了,不过也给他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

        这是一个敢打敢拼、冲劲十足的年轻人。而这期录制到现在,他的心情已经变成了庆幸。因为就刚刚他演唱的那首《不爱就别听》如果对上的是自己的《惊雷》,胜负之数还真的很难说。

        所以他是比较庆幸的,庆幸对方最后选择的是常磊,而不是自己,至于常磊死不死,那关自己什么事情。

        众人入座,没过多久,常磊也走了进来,他的脸上带着微笑,不过谁都看得出,他的微笑十分勉强,更像是硬挤出来的。

        进入试音间,常磊神色颇为复杂地看了丁凡一眼,又看了何言风和阿依慕一眼,最后只能默默坐回自己的位子。

        在这期间,众人一直没有开口,场面一时显得比较尴尬。倒不是众人不想开口,而是这个时候,开口的话,如果说的不好,不仅没能给予安慰,反而可能会让场面更难堪。

        最后,还是老持沉稳,且经历过诸多事情的葛铮率先开口了,他声音温和地安慰道:“石头,你的歌,很好听,对决很精彩,观众的投票只代表喜好,不代表歌曲本身的优劣,反正我就很喜欢你的这首《暖风》。”

        葛铮的这番话说的就十分高情商,既肯定了常磊,给予了安慰,又没有去踩丁凡,而最后的那句表明自己态度的话,更是用了“喜欢”这个主观意味很强的词。

        这样,既能真的给到常磊安慰,又不至于得罪丁凡,说的实在太巧妙了。何言风听了都忍不住在心里点了点头,自己要是有这高情商,肯定能在娱乐圈里面混得风生水起,也难怪这几年,听说,葛铮在圈里面的人缘越来越好,就这情商,人缘能不好吗。

        常磊听了这话,知道对方是在安慰自己,不过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能回以一个感激的微笑。


 

        “是啊,歌曲风格不同,其实也没有高下之分,就是大众评审的审美喜好问题了,这种事情没人可以琢磨得准。”黄子谦亦是附和地安慰道,不过他的话没有什么新意,和葛铮的话意思差不多,难免有拾人牙慧的嫌疑。

        常磊听了这话,心里更是凄苦,黄子谦和葛铮越是如此安慰他,他的心里就越难受,因为他很清楚,这一次,即使抛开风格问题不谈,自己的歌曲也是明显不如丁凡的。

        这一切,只能怪自己马虎大意了,以为丁凡不可能会选择自己,选择了憋大招,并没有把自己最优秀的歌曲拿出来。

        就在黄子谦和葛铮的安慰刚刚结束的时候,另外一边,大屏幕上面,随着吱啦啦的音效响起,喜宝蓦地出现。

        “很遗憾,最后一轮竞演落败的唱作人是常磊。”嘴上虽然说着遗憾,不过喜宝的声音却是仍旧不含任何情绪变化,只见它平铺直叙地往下说道:“请常磊进入录音棚之中,留下你在唱作人舞台上面最后的一段话。”

        “哇,这个,太残忍了,直接就是留下最后一段话。”陈淑仪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不忍之色。

        其他人的心情看起来也是极为沉重。因为第一期没有淘汰,所以他们的意识还不是很强烈,直到这一刻,他们方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是一个竞技类节目,感受到这个节目的残酷性。

        这一期,淘汰的人是常磊,那下下一期呢,淘汰的人是谁,会不会是自己,这点,即使是何言风也无法保证。

        所以看到常磊淘汰,并且需要进入录音棚,留下自己在这个节目里的最后一段话,众人难免心生兔死狐悲之感。

        恍恍惚惚之中,常磊进入了录音棚,面对平时唱歌时视若珍宝的麦克风,这一刻,只感觉,它是怎么看怎么碍眼。

        所幸,常磊还知道,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是个公众人物,都需要保持最基本的体面。所以他并没有失态,只是沉默着,就当是在组织语言。

        片刻之后他努力挤出一丝微笑,然后声音尽量装作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地说道:“说实话,确实有点没有想到,我会在第二期被淘汰。当然我不是不服,因为我觉得,丁凡发挥得很好,他配得上这个胜利。我只是有些遗憾,因为我还准备了很多歌,很多我很喜欢,一直没有发表的歌。”

        顿了顿,扫视了一眼隔着玻璃的试音间里面的众人的反应,他继续往下说道:“当然我还是要感谢,感谢唱作人这个节目,让我有了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对于我们来说,这个机会还是比较难得的,就像大家所知道的那样,作曲人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生活在聚光灯照耀不到的地方的。”

        心有戚戚,常磊长长叹了口气,方才接着说道:“其实他们之中很多人都是很有实力的歌手,他们不只是会写歌,也会唱歌,擅长唱歌,但是给他们施展自己歌喉的机会却很少,所以我希望,这个节目能一直办下去,同时也希望更多作曲人能走出幕后,走上这个舞台,既展示自己的歌曲,也展示自己的歌喉。”

        “最后,谢谢这个节目。”说完这句之后,常磊有些恋恋不舍地拉开了和麦克风之间的距离,而后转身,而后离开了录音棚。

        就在常磊转身离开录音棚,回到试音间的时候,场内,众人尽皆自发地鼓起了掌。就连和常磊有些龃龉的何言风和阿依慕也不例外。

        听了常磊的一席话,何言风的心中还是比较感慨的。以前他一直以为,在音乐这个生态圈子里面,作曲人肯定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直到这一刻,他方才发现,兴许站在顶端的作曲人确实有,但也只是拔尖的那一小戳,更多的天赋一般,知名度也一般的作曲人,其生存环境应该还是挺窘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