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夹好了一滴都不许就出来 百合sm捆绑道具调教playh

2022-07-22 15:11:11情感专区
刚才她确实是失约了,但是刚才那个情况他也是看得出来,沈夫人分明就是有意要沈先生和骆音小姐跳舞,要是她从中插一脚,岂不是会…… 沈韫看着她的小动

        刚才她确实是失约了,但是刚才那个情况他也是看得出来,沈夫人分明就是有意要沈先生和骆音小姐跳舞,要是她从中插一脚,岂不是会……

        沈韫看着她的小动作,忍不住开口问,“你很怕大哥?”

        温涵摇摇头又点点头,她和他今天这才是第一次见面,怕倒不是怕,只不过是因为刚才自己的失约,沈先生这么看她,有些心虚不好意思罢了。

        “没有没有,只是觉得沈先生和骆音小姐很般配。”

        骆音跳完舞了,准备过去哄哄沈昭,就听到温涵这么一句话,对她略有些好感,笑了笑,自己还是多虑了。

        沈昭或许是真的嫌她烦,气气她罢了。

        沈韫没有说话了,温涵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时间了。

        开口问了句  ,“沈老师,现在什么时间了?”

        对于她突然转变了称呼,沈韫还没有缓过来了,“啊……你说什么?”

        “我说现在几点钟了?”

        沈韫看了看腕表,“九点半差一点。”

        温涵松了一口气,“呼,还好。”

        沈韫又回到刚才那个问题,“你刚才叫我什么?”

        温涵犹豫了下,答了句,“沈老师,你是不是不喜欢?”

        说完这话,温涵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沈韫会不会误会她是攀高枝啊。

        啊这……

        温涵好想解释。

        沈韫生的一双含情眼,一笑就让人忍不住陷入进去,笑笑吟吟看着她,“没有,只是第一次听到人这么叫我,有些新奇罢了。”

        从来他们都是叫他见不得光的私生子,现在突然有人叫他沈老师,他舒了一口气,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

        反正就是很好。

        温涵笑了笑,便没有说话了。

        她一直都小心谨慎,这里不比其他地方,一言一举都会让人猜疑,要是不小心惹上任何一个权贵,都是她承受不起的。

        终于熬到了十点了,沈昭已经应付完宾客了,准备送温涵回去。

        沈韫对这个女孩子也是有点好感,走时,他们还交换了联系方式。

        他们的这一幕被沈昭刚好看到了。

        不过他只当什么也没有看到。

        温涵被沈昭带走的时候,正好看到沈老先生冷着一张脸把沈韫叫了过去。

        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温涵正在胡思乱想着,沈昭突然靠近了过来,一张脸冷冰冰,疏远淡漠,“你喜欢沈韫?”

        温涵听到声音,赶紧回头,这一回头差点撞到了沈昭,不过唇刚好从他脸颊划过,她心不受控制跳了起来,“没有,我有男朋友。”

        不知这话是故意说给沈昭听还是欲盖弥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还是什么?

        沈昭只是看着她,突然嗤笑了一声,“你还知道你有男盆友啊,我现在倒是有些替你男朋友担心了,你这么三心二意,你男朋友……”

        温涵脸色冷了下来,“我是不会背叛我男朋友的。”

        沈昭眼眸重新回到了路面上,唇角一勾冷冷笑了笑,开车了。

        温涵告诉的地址有些偏,差不多快到了,温涵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身上的礼服没有换下来。

        她焦急万分,正好这时候温涵的男朋友已经到了这附近,她着更加着急了。

        她焦急看着沈昭,“我身上的礼服怎么办?”


 

        沈昭只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当然是送你了,难不成你还要还给我。”

        温涵想说的不是这个,她因为焦急紧张说不出话来,“我想说的是,我要拿我的衣服穿。”

        沈昭这才反应过来,然后懒懒开口,“这就不关我的事了,你自己解决。”

        然后他就真的把温涵丢在了路口,自己驱车离开了。

        温涵的男朋友是这么一带的小混混,叫段阳,长得不错,就是脑瓜子可能和常人有些不同,喜欢穿奇装异服,就是大家网络上说的那种叫什么来着……紧身小伙。

        段阳已经抽了一根烟了,还不见温涵的身影,有些许不耐烦了,怎么这么久了。

        突然一道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看了又看,怎么好像温涵。

        走过去看,还真是。

        只不过她身上怎么穿着一套晚礼服,他脸色一黑走了过去,不会时背着他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吧。

        他走过去,抓起温涵的手就质问,“你身上这套晚礼服怎么回事?”

        看到段阳,温涵一下子没忍住情绪上来就哭了,“段阳,他们又来找我了,你知不知道我好害怕。”

        段阳想到那群人是冲自己来的,温涵却遭了难,有些愧疚,安慰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乖,我在这里呢?”

        他所有的怒火因为这声哭彻底熄灭了。

        视线落在她露出的肩膀时,他目光些许复杂,现在夜晚风也是很大,他脱下自己的皮外套,给她穿上。

        然后把鬼火开过来,语气平缓开口,“先回家吧。”

        温涵温柔看着他,上车了,紧紧抱着他的腰,鬼火刺耳的声音一响起,瞬间消失无影无踪。

        不远处的沈昭看完了,脑子还没有缓过来,这就是她的男朋友……什么眼光。

        车子稳稳停在门口,是她们租的房子。

        一间五十平方不到的出租房。

        一铺床,中间一条很明显的分界线,收拾的干干净净。

        温涵把外套脱了下来,坐在床上。

        段阳倒了一杯水递给她,视线不着痕迹落在她肌肤上能看到的每个部位,“先喝点水吧。”

        温涵摇摇头,把水推开,然后解释了今天发生了一下午事。

        不长,但是温涵却费了差不多半小时时间才说清。

        听完后,段阳还有些没有缓过来。

        “你是说,你假装酒店的服务员,然后不小心闯进了沈先生的房间,然后还和他参加了他爷爷得寿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