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公与瑶841章 长腿校花被啪娇喘

2022-07-21 14:41:59情感专区
曾经好几次,裴铭之不小心碰到他那条腿,手都差点被裴修白无情的给割下来。 而且,他那还只是碰了一条,现在梨梨两条腿一起碰…… 裴铭之:“!!!!!!”

    曾经好几次,裴铭之不小心碰到他那条腿,手都差点被裴修白无情的给割下来。

    而且,他那还只是碰了一条,现在梨梨两条腿一起碰……

    裴铭之:“!!!!!!”

    完了。

    要是梨梨出了什么事,陆狗恐怕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裴铭之才刚往前走一步。

    果然,就见一道凌厉骇人的刀光剑影突然出现在眼前。

    裴铭之瞳眸紧缩,就想冷冷的出声,喊裴修白住手。

    但下一秒,却见那道刀光剑影并未朝着小姑娘的方向,而是倏然朝着他的方向袭来,硬生生的将裴铭之往前的脚步给逼退了一步。

    裴铭之:“????”

    摸你腿的人是梨梨,你反过来杀我干什么?

    小姑娘并没有察觉到发生了什么,她软乎乎的白嫩小手靠在裴修白的腿上,抬起乌黑澄澈的水汪汪大眼,仰着小脑袋,小奶音奶声奶气的问裴修白:

    “修白哥哥,你知道做人的道理吗?”

    裴修白收起寒光湛湛的小匕首,微微垂眸,嗓音平静无波:“不知道。”

    小萝莉表情像是有些失落,她低低的“哦”了一声,转过头,看向还微微错愕的裴铭之,可怜兮兮的说:

    “美人叔叔,那你知道做人的道理吗?”

    裴铭之正古怪的看着裴修白,心想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蓦地听到这话,他先是一愣,而后,他看了看裴修白,又看了看小陆梨,眸光微微动了动,嘴角含笑道:

    “做人的道理么……我当然知道。”

这话砸下来,小萝莉圆溜溜的大眼瞬间就亮了起来。

    她收回不经意的放在裴修白膝盖上的软乎乎小手,忽略了身前少年骤然暗沉下去的深黑眼眸,小小的身子一溜烟儿的跑到了裴铭之的面前,乌黑的眸光晶亮,充满了期待:

    “美人叔叔,那做人的道理是什么啊?你可以告诉梨梨吗?”

    裴铭之看着她漂亮软乎的小脸,嘴角微微弯起,却没立马回答,而是高深莫测的微笑了下:

    “当然可以,不过,你得先告诉叔叔,你喜欢你修白哥哥吗?”

    裴修白冷冰冰的刺了裴铭之一眼,裴铭之权当没看见,依旧笑吟吟的,看不出到底在想什么。

    “喜欢哒!”

    小姑娘压根没多想,很快就脆生生的回答了。

    裴铭之明显看见,裴修白刚才还紧紧抿着的嘴角,在小陆梨的话落后,微微松了几分,连眸光都轻轻的颤了一下。

    他略微戏谑的扬了扬优雅好看的眉梢,侧了侧身,以一种蛊惑引诱宛若恶魔般的语调,低笑着对裴修白道:

    “儿子,被梨梨承认了喜欢,很开心对吧?”

    裴修白没搭理他,但他就算没说话,裴铭之也知道他的想法。

    要是说,之前还隐隐有些怀疑,那么现在,大概完全确认了。

    裴铭之其实早就发现了。

    他这儿子,别看平时阴森冰冷,完全不近人情的样子,但最喜欢可爱的东西了,像是他之前一只抱着的那只叫kk的高冷社会猫,裴修白天天抱着,压根不让人碰,还有眼前这个,更可爱的……梨梨。

    也不知道这小兔崽子有没有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变态的上手摸别人家的小姑娘。

    毕竟,之前kk被抱来裴家的时候,kk那张猫脸可是被裴修白给掐了好几下。

    裴铭之不知道的是,早在裴修白和小姑娘第一次见面时,他儿子就摸了人家小姑娘软乎乎的脸好几下,之后更是好几次,都将幽暗隐晦的目光落在人家小姑娘白白净净的可爱小脸上,显然目的不纯。

    要不是陆君寒在,小萝莉那张肉嘟嘟的小肥脸恐怕早就被揉坏掉了。

    “可以了,”裴铭之所有的想法不过都在一瞬之间,下一秒,目的达到的他揉了揉小姑娘的小脑袋,没有任何欺骗小孩的愧疚,反而面不改色的,笑吟吟的说:

    “宝贝,你现在已经是个人了。”

    小萝莉惊呆了,怔怔道:“喜欢修白哥哥就可以做人了吗?”

    裴铭之笑眯眯的:“对啊。”

    小陆梨歪头想了想,奶声奶气的问:“那我喜欢爸爸呢?我喜欢爸爸可以做人吗?”

    “当然也可以,”裴铭之笑着给她解释:“因为只有人才会懂得怎么去爱,既然梨梨会喜欢别人了,那自然是个人了。”

    小姑娘听得懵懵懂懂,总的说来就是,虽然她听不太懂美人叔叔的话,但却觉得好有道理!

    所以,美人叔叔肯定没骗她!

    这肯定就是做人的道理!


 

    “不过,像你修白哥哥,他就做不了人了。”蓦地,裴铭之话锋一转,故作叹息的摊了摊手。

    果然,小萝莉顿时就急了:“为什么啊?”

    裴修白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幽暗的眸光冷了下来。

    裴铭之看了面无表情,眸光却暗含警告阴冷的裴修白,挑衅的挑了挑眉,开始跟小姑娘告状:“因为你修白哥哥,他一点都不喜欢他爸爸,喏,他刚才还想用刀杀我呢。”

    裴铭之指了指裴修白手上还没收回去的刀!

    果不其然,小姑娘顿时就急坏了:“修白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要是用刀杀了你爸爸的话,你就会没爸爸的!”

    裴铭之跟个狡猾的狐狸似的,笑吟吟的看着嘴角紧紧抿起,一声不吭的裴修白,挑眉戏谑的说:

    “儿子,听到了没,杀了我,你可就没爸爸了。”

    小兔崽子,老子治不了你,还不能找人来治你么。

    裴修白眼神冷的像是能杀人,要不是裴铭之站的距离远,裴修白恐怕一刀就给他捅过去了。

    但下一秒,裴铭之就笑不出来了,只见小萝莉白皙肥嫩的小肥脸板着,小小的身板,颇有年纪教导主任的严肃。

    她老神在在的认真的指点着:

    “修白哥哥,你别用刀杀你爸爸嘛,你完全可以打死你爸爸的,人家之前试过啦,我打死了我爸爸好多好多次呢,我爸爸也打死了我好多好多次,我们两个到现在都没有死呢!”

    “反正、反正你要是用刀的话”小萝莉奶声奶气的,“你爸爸一下就会没掉的,那下次,你还想杀你爸爸,你就没有爸爸可以杀了。但你要是打死你爸爸的话,你下次还想打死他的时候,可以打死他好多好多次呢!他还不会死!总之,可好可好了。”

    小姑娘这话翻译过来就是:别让一刀砍死你爸爸,这样不划算的,留下他,折磨他,让他生不如死比较划算。

    裴铭之:“……”

    裴修白嫣红的嘴角挑起一抹笑,他冷冰冰的看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会儿正嘴角直抽的裴铭之一眼,冷笑了下:

    “行,我回去研究下,看怎么打死我爸爸才好。”

    裴铭之:“……”

    “不用回去的,”小陆梨兴致勃勃的从裴铭之的跟前,又跑了回来,小手撑着他毫无知觉的膝盖,小奶音兴冲冲的说:

    “人家可以教你的,我之前打死了我爸爸好多次呢,人家可会打死爸爸了!”

    裴铭之:“……”

    裴修白也是个睚眦必报又心狠手辣的,他对着眸光澄澈的小姑娘,微微一笑,指了指旁边的裴铭之,淡淡道:

    “那正好,我爸爸现在就在这,你给我示范一下吧。”

    说完后,面容精致的少年不知道是感觉到了什么,微微皱了皱眉头。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他的腿好像有知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