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头把我的粉嫩扒开 总裁受高H腐

2022-07-20 14:39:35情感专区
湛廉时出声,嗓音低沉,是他熟悉的声线。 但这声音,仔细听,还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是,你突然间回国,什么意思?” “之前我问你可可上学的事,你说这边

    湛廉时出声,嗓音低沉,是他熟悉的声线。

    但这声音,仔细听,还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是,你突然间回国,什么意思?”

    “之前我问你可可上学的事,你说这边开一家研究院,我过来。”

    “那我过来肯定是可以工作,也可以照顾小丫头。”

    “可你现在突然说回国,那可可……”

    湛廉时转眸,看着他,张唇。

 “可可和我一起。”

    眼前的人不似刚刚了,他似一瞬变化,让托尼说不出话来。

    好久,托尼说:“你决定好了?”

    “嗯。”

    托尼笑,手落在湛廉时肩上,轻拍,“你安排吧,我相信你。”

    他是湛廉时,不论遇到什么事都能解决的湛廉时。

    “好了,你忙,我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小丫头,她听到了,一定很开心。”

    托尼抬手,对湛廉时挥了挥,离开书房。

    当书房门关上,托尼脸上的笑消失。

    回国,比在米兰更难。

    书房里,湛廉时看着远方,他眼眸夜色此时深得盖过外面的烈日,里面没有一点暖意。

    呜呜,手机振动,湛廉时垂眸,他眸里神色在这一刻被掩尽。

    湛廉时拿起手机,屏幕上跳动着许久没联系的人的名字。

    湛廉时看着这个名字,没有接。

    林钦儒听着手机里的嘟声,他心中想要问的问题逐渐没了意义。

    在第五声嘟的时候,林钦儒拿下手机,便要挂断电话。

    但这个时候,电话通了。

    林钦儒顿住,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显示通话中,脸上浮起笑。

    “还在想你应该在忙,就要挂了,没想到你接了。”

    林钦儒笑着说,语调一如既往的放松。

    湛廉时听着他的声音,“不忙?”

    林钦儒手撑住头,脸上的笑扩大,“忙肯定是忙的,但和你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

    手机里声音安静,湛廉时没再说话了。

    林钦儒脸上的笑清淡,如浮云,扶风,“最近听了不少消息。”

    “早就想问问,但觉得没有问的必要,也就没给你打电话。”

    “但刚刚看见刘妗说的话,就有些忍不住想给你打电话了。”

    他倒也直言不讳,把自己的想法,做法都说了。

    而他的声音,语调,和刚刚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湛廉时眼眸动了下,似乎外面的阳光过于烈,让他微眯了下眼。

    “没事。”

    林钦儒嘴角弯了起来,他的笑比之刚刚,浓郁了。


 

    没事,湛廉时口中的没事,一般都是有事。

    偏偏,他有那个本事让有事变成没事。

    “好。”

    “你做事,一向都是让人放心的。”

    “对了,你现在还在米兰吗?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聚聚,好好谈谈AK的下一步该怎么走了。”

    湛廉时转身,抬眸,“研发新品。”

    “新品……”

    林钦儒脸上的笑这一刻变得认真。

    海洋公园,蒂娜带着湛可可在海洋公园里逛着。

    小丫头一会儿跑到透明的玻璃前,小脸贴着玻璃,看里面游来游去的海洋生物,一会儿拉着蒂娜,让蒂娜给她拍照。

    她玩的很开心。

    昨天她和蒂娜约好了今天一起玩,何孝义把她带来后便离开了,留下蒂娜带着她玩。

    眼看着时间过去,小丫头也终于玩累了,瘫在椅子里,不动了。

    蒂娜给她买了她爱喝的草莓果汁,看她这玩的小脸通红,汗水满布的模样,她又拿过纸巾给湛可可擦汗。

    湛可可原本闭着眼睛的,蒂娜给她擦汗的动作让她抬起头来。

    小丫头看着蒂娜,大眼里有些恍惚,逐渐的,这恍惚变为失落。

    蒂娜清楚的看见小丫头的变化,收回手,说:“怎么了?”

    湛可可下巴搁在胳膊上,低落的说:“蒂娜老师,可可想妈咪了。”

    蒂娜没说话了。

    这样的时候,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这让人喜欢又心疼的小丫头。

    湛可可没有看蒂娜,她继续说:“可可每天都很想妈咪,”

“以前妈咪没醒过来的时候,可可天天和爸爸在一起,爸爸给可可梳头,给可可洗澡澡,做好吃的给可可吃。”

    “那个时候,妈咪躺在床上,可可每天去看妈咪,可可一点都不想念妈咪。”

    “可后面妈咪醒了,妈咪和爸爸跟可可在一起,妈咪给可可唱歌,讲故事,和可可说话,带可可去玩。”

    “妈咪好温柔,对可可很好。”

    “现在妈咪生病了,可可见不到妈咪了,可可很想念很想念妈咪。”

    小丫头说着,睫毛眨巴,眼泪在大眼里滚动。

    蒂娜心里柔软了,她把湛可可抱在怀里,平常清冷的声音,这一刻压低,有了以往没有的温度,“妈咪虽然生病了,但也想念可可。”

    湛可可立刻点头,她抬手把眼泪给抹了,开心的说:“可可爱妈咪,妈咪也爱可可。”

    “可可相信妈咪会好的。”

    “就像妈咪说的,分别是为了更好的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