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性奴被捆绑调教的影视 白秀秀×蓝轩宇车

2022-07-18 15:29:31情感专区
小未落座,往后一靠,长腿张开,特别狂痞。 他这样,多少咖啡馆里的女性已经看过来。本来刚儿为了迎接英茧不惹大注意,特别选了这个角落位置,他这一来,还是惹了重视。子牛扒拉他腿叫

小未落座,往后一靠,长腿张开,特别狂痞。

    他这样,多少咖啡馆里的女性已经看过来。本来刚儿为了迎接英茧不惹大注意,特别选了这个角落位置,他这一来,还是惹了重视。子牛扒拉他腿叫他坐好,“你再这样,我走了。”小未倾身凑近盯着她“走哪儿,我怎么了?我想变成小不点窝你怀里,你不要呀。”子牛听了要起身,小未一把捉着她手腕,“不想听景神明的屁事儿了?”

    翀心敲敲他跟前的桌子,“还撒不完的娇了,说正事!”

    小未睨她一眼,这才坐好,慢条斯理拿过来子牛的红茶杯子抿了一口,垂着眸“他可能死了。”

    这一说,翀心恨不能又要动手,赶紧握住惊伤坏了的子牛手,又连敲他跟前桌子,咬牙“你说清楚!”

    小未扭头,就盯着她“他说是出国参加学术活动遇见车祸生死不明,你信么,我反正不信。”又垂下眸子搅动红茶,“景神明可不简单,你看他那样儿,像个会认不清他老婆真面目的人吗,没根据的话我也不瞎猜测,我当然想他死!”小未突然丢了小汤匙,看都没看就握住了子牛伤怒举起要捶他的手,再慢慢移眼看她,眼底一片冷血,“跟你鬼搞过的男的我都想他们死,你矫情个啥。”子牛羞愤臊得啊,一丢开他手趴桌子上哭。翀心就咬唇一手直拍子牛安慰,一手凶狠指着小未,无声口型“你还爬不上她床呢!”

    小未才懒得理她,他就是一抱子牛,也趴她身上脸挨着她头,也轻轻拍,貌似又安慰,语气也软和好多“可惜他估计死不了,我刚才说了景神明不简单,他真这么容易挂了,你现在住着的苏芈园那位也找不着他当了唯一的妹夫……”一拍一拍,又亲亲子牛头,“你呀,怎么尽往狼窝里钻,这个苏肃可比章凉城凶险多了,不过我也晓得你身不由己,你舅舅如今成了苏肃的幕僚……”又抹着她鬓边,让她露出湿漉漉的眼睛,挨着她耳边儿,“但咱不怕,你还有我和翀心,三个臭皮匠还顶不住一个诸葛亮?”说完,又呸一声,“诸葛亮算个屁!”

    又逗笑了子牛和翀心,子牛再抬手捶他,被他握住放在唇边,“看看你就爱挂着泪笑,像甩着两条大鼻涕的猪!”翀心不屑瞪他,“你还亲不上这头小富贵猪呢。”顾未作势就要强吻,子牛两手捧住他胡闹嬉笑的脸,正色“你爸爸也调中都来了吧,你有什么打算,”

    小未任她捧着脸像小乖乖不动,笑得可乖软可乖软,“我考这边的景差大学有问题吗,”口气又还是那样那样自大狂妄。

    子牛微笑着垂眸挨了他唇锋一下,“真好。”小未额头挨着她额头,“还要……”啫。


 

    翀心谑笑喝了口茶看向窗户外。小子牛“御人”才有术,在男女之事上,翀心从来就不担心她会有闪失,看看顾未这王八羔子,他的心先一步沦陷,就注定是个输家……

    ……

    所以说子牛外表“孤寂”,骗了多少人,她才是个最需要安抚豁哄的主儿。虽说神明生死未卜,依旧叫人揪心,但是经顾未这么一安慰,她再细想想,也是,在她眼里,神明是个厉害不输苏肃的,怎么可能这么遇难?肯定有内情,不过以她现下处境,哪里有心力更没能力去深入了解,也就暗自祈祷,他平安顺遂……

    倒是跟英茧真正越走越近!

    虽说没搬来建禄宫,可英茧还真在自己内殿的东暖阁给她收拾出住处,子牛只要当值晚了,宫里落了锁,就住这头了。

    苏肃总说你是个有福气的,就是再有福气还是得防小人,别学着英茧“目中无人”。小子牛就反驳“我怎么会,我还敢目中无人?你们哪个指头尖儿一指我不得死……”苏肃笑着揪她脸蛋儿,“我指指试试,你死个我看看。”

    他们就这么经常斗嘴,小子牛成了他日理万机里心累身疲下最大的欢喜来源了……

    这天宫里快落锁了,子牛也才下值儿走入建禄,英茧门口迎着高兴挽着她胳膊边走边手直招呼,“先吃饭,再泡个热澡,牌桌儿都支起来了,路嬷嬷她们候着呢,上回这几个老货还赢了咱几百块,今天全赢回来!”小子牛一点头“嗯!”

    难怪英茧喜欢她住进来,这二人联手通宵“斩”了多少老嬷嬷的牌技!

    还没走到饭桌跟前呢,后头听见,“肃小公!您慢着……”几个内侍都拦不住,苏肃大步而来,

    英茧气得,“你越来越没规矩了!哪个外臣敢这么闯我的宫!”

    苏肃微笑,手朝小子牛招,嘴巴却答“您马上都要嫁给我了,咱也不是外臣了。”

    子牛还是那么乖,他一招就往他那边走,英茧一拉她胳膊,也噘嘴“今天不杀几盘了,”英茧三十多了,但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公主呀,老姑娘保养得恁好,大公主还是少女模样。

    子牛留步,为难看向苏肃,“杀几盘?”这是求他,

    苏肃手指齐弯一招,“快点,快落锁了。”

    子牛只有走过来,苏肃又牵起,边走稍低头,“忘了,明天是老许姑娘出嫁的日子,你在这边杀几盘,明天挂个黑眼圈去给你师父送礼啊……”

    英茧跟着后头,“你多操些心,我不会让她早点睡,明天我送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