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臣服于我的胯下的美妇 亲胸揉胸膜下刺激的视频在线

2022-07-16 14:34:46情感专区
“怎么了?生气了?”纪长慕用手指头撩她的下巴,轻轻摩挲,指腹蹭着她细腻的皮肤,心口泛起波澜,“我今天不该让沈方舟来浣花吃饭,他话多,一喝酒就没个谱。”

    “怎么了?生气了?”纪长慕用手指头撩她的下巴,轻轻摩挲,指腹蹭着她细腻的皮肤,心口泛起波澜,“我今天不该让沈方舟来浣花吃饭,他话多,一喝酒就没个谱。”

    “是他没谱还是你做过的事没谱?”

    “你当年确实缠人,我回宿舍跟他们说两句只是吐个槽,没有别的意思,当然,我以前脾气不好。”

    “可我这么多年没有变,当年缠人,现在还缠人,你要是嫌烦,那以后一辈子都挺心累的。纪长慕,你可想清楚了。”

    乔沐元丢下毛球,拍掉他的手,翻了个身面朝沙发里侧,丢给他一个冷冰冰的背影。

    纪长慕见她是真生气了,大手落在她的腰上,身子往前探过去,试图哄她:“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以前我们最多就是雇佣关系,但以后是夫妻关系,不管你是什么样,我都爱你。”

    “我没说要嫁给你。”

    乔沐元嫌他烦,推开他,干脆从沙发翻身下来,穿上拖鞋就往楼上跑了。

    “砰”——

    她关上卧室的门。

    纪长慕揉了揉太阳穴,小姑娘是真生气了。

    她当年那样喜欢他这个老师,可他却把她当做小恶魔,她肯定伤心。

    房间里。

    乔沐元趴在床上,扯过被子把自己蒙在里面。

    她原本没心没肺,对什么事都不上心,但对纪长慕那唯一一段初恋却挺介意。

    她和他拥抱、牵手、亲吻,但同样,多年前,他也曾经对另一个女孩子做过这些事。

    那是属于情侣之间最亲密无间的事,既然那是他的初恋,他一定会将一腔热情和心思都花在佟茜的身上,他们应该也早就上过床了。

    她倒也不是放不下,只是偶然想起,还是会难受。

    那个女孩子当初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二十出头的年纪,他们也像许多普普通通的情侣一样,做着诸多普通却很浪漫的事。

    乔沐元挺难受。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眼睛潮湿了。

    她打算哭一会睡一觉,醒来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如果再提佟茜,他必定会发脾气,因为他早就说过他在佟茜的事情上已经解释过很多遍。

    更何况,现在的佟家是他的仇家,他不可能再对佟茜心软。

    她要是提,他会觉得她矫情。


 

    那属于她的这些苦闷和酸涩,她只有自己一个人吞下。

    纪长慕没有睡午觉的习惯,正好于逸尘给他打电话,他去书房跟于逸尘沟通了几个项目,又亲自盯了最近的几个合同进展。

    “纪总,你能不能来公司一趟?下午两点我打算开个会。”于逸尘在手机那头道,“今天公司收到不少合作书,都说想要跟我们合作,我看有几个项目不错,希望您能拿捏一二。”

    “于逸尘,你应该尽快进入京城圈的工作状态。”

“我知道,但京圈人脉复杂,事务错综,我怕不留神会得罪京圈的大佬。”

    “这些事你总得自己慢慢去摸索,我等会儿过去,但你记住,没有下次。”

    “是,纪总。”于逸尘知道自己这次过于没有主见,但京圈盘根错节,不同于琼州权贵圈,他也怕自己刚接手京圈事务就出错。

    纪长慕整理了文件,小憩片刻,让司机开车送他去分公司。

    步入会议室,于逸尘已经整理好全部的合作事宜,给JY递橄榄枝的研究所、事务所、公司非常多。

    一整个下午,纪长慕都在跟于逸尘和几个下属商讨进一步的合作事项。

    办公室气氛严谨、肃冷,纪长慕端坐前方,脸色沉着。

    于逸尘洗耳恭听,他发现,纪长慕虽然不是京城人,且在国外居住多年,但对京圈很了解。

    “于逸尘,我说过,不管什么时候,知己知彼都是第一要义。只有当你彻底了解对方的底细并且深知他们的软肋和缺陷,你才能对症下药,攻其不备。”

    “比如鑫铸技术公司,他们的软肋很明显,资金短缺,但他们并不会将自己的软肋暴露在公众底下,这需要你专门去调研,甚至动用一些手段去了解。如果得知合作方软肋过分明显,你还会跟他们合作吗?”

    于逸尘明白:“纪总,我懂了,我在京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嗯,不怪你,毕竟你从琼州过来不久,京城本就是人情复杂的地方,你需要的是手段和魄力。”纪长慕低头翻看手里的文件,坐姿慵懒,微微转动黑色真皮座椅。

    “纪总,我看振辉研究所虽然不大,但研究员都是精英,JY京城分公司的芯片项目打算跟他们合作。”

    “等我看完振辉的报告答复你。”

    “好,纪总。”

    于逸尘又跟纪长慕聊了很多这两天的事。

    以前在琼州,他习惯性跟纪长慕商量着做事,现在到了京城,他需要独当一面。

    一聊起公司的事,纪长慕忘了时间。

    等他反应过来,天色已黑。

    他抬起手上的腕表,已经是下午五点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