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bl肉yin荡受np各种play落落 writeas寒故孕

2022-07-16 14:33:10情感专区
牛大宝朝着那两个保镖示意一下,带着他们便离开了明悦东方酒吧! 看到老板放走了牛大宝,邓亮当时便有点想不明白地说道:“老板,这小子自愿送上门来,你干嘛放他

        牛大宝朝着那两个保镖示意一下,带着他们便离开了明悦东方酒吧!

        看到老板放走了牛大宝,邓亮当时便有点想不明白地说道:“老板,这小子自愿送上门来,你干嘛放他走呢?”

        牛大宝瞟了瞟他,冷声道:“要想在道上混,就得按道上的规矩解决,我们又不是解决个人私怨那么简单,你脑子好好想想”

        “把他们两个给我关起来,但一定要给我好生看着,不要让他们逃了”

        叶子霞和牛小耿被关进了洒吧地下室,但按江湖上的规矩,他们并没有被虐待,相反,好酒好肉伺候着。

        牛大宝回到李玉荣那里,坐在沙发上一直在想着问题,而李玉荣却觉得老板成立了他们这个小组,那肯定就可以帮忙解决的。

        “老板,就酒吧里那些人,我这兄弟两完全可以解决掉的”

        牛大宝笑了笑,摆手说道:“有些事情并不是靠打架能解决的,要是靠打架能解决,那岂不是国家不太平安了呀!得动脑筋,这样才不会吃太多的亏”

        最终牛大宝决定亲自一个人去营救牛小耿。

        “老板,这样太危险了,我们还是暗中派人协助你吧!要是你有什么危险,我们的黑猫也能及时赶去营救呀!”

        “你放心,我死不了,最多就是皮肉伤,这次是我必须要面对的”牛大宝站起身来,叮嘱着李玉荣,叫他不要像牛小耿一样不听话惹是生非。

        叶子霞坐在酒吧的地下室的墙角,看着自己那身上伤痕累累,而且还衣衫不整顿时就抱着双膝在那里委屈的哭泣不已,牛小耿实在看不下去了,脱了自己的衣服从侧面扔给了她,让她赶紧穿起来。

        面对着牛小耿,叶子霞此时却是有点愧疚,不禁说道:“小耿,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大宝”

        牛小耿却是安慰道:“嫂子,你也是,这么大的人了,好坏不分,你当时为何要背叛我哥呢?我哥最恨的就是背叛,就算背叛了他,你怎么就变成这样子呢,你知不知道当初在吴广镇,你和吴成功那样侮辱他,让他自尊受了多大的罪呀!”

        叶子霞一个劲地哭泣说道:“小耿,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哥,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这一辈子最后悔的就是跟了吴成功,上了他的当,是他勾引的我”

        牛小耿叹了口气,觉得这一切都晚了,而且他自己都愧对牛大宝,要不是今天硬出头,他也不会明天要一个人过来营救他。

        牛大宝没有回去,直接来到了陈爽在县城的光明一号别墅处,钟小花爷俩住在这里。


 

        “小花,这几天情况怎么样?老爷子睡了吧!”

        钟小花倒了杯水给牛大宝,然后抱着他的胳膊说道:“大宝,老爷子早就睡了,我现在好多了,每天发作也一直在减少着,你这样的方法还真是管用,我没有那么痛苦了”

        钟小花给牛大宝做了几个菜,吃完饭后,她伺候牛大宝洗澡,躺在浴缸里,牛大宝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一切,突然间,他想到了自己衣服口袋里面的东西,顿时便赶紧说道:“小花,把上衣给我拿来”

        钟小花将衣服拿给他,只见他赶紧寻找口袋,从里面拿出一包小小的粉末,还有一张纸条。

        果然是有东西,牛大宝此刻皱了皱眉头,只见纸条上写着一行字:“性情解药,分两次加水口服即可解除,陈伏锦的目的就是要让你退出水镜湖,自己心里要有数”

        他皱着眉头想了想后,立刻将纸条撕碎扔到下水道了,然后将那药末塞到钟小花的手里,开心地说道:“赶紧去把这药给喝了,分两次喝完,你体内的药就解除了”

        钟小花开心不已,赶紧便去服了一半的药,回来后便认真地给牛大宝擦着身体。

        在洗澡的时候,牛大宝终于想清楚了,看来阿飞就是那个发短信的人,是他一直在通风报信。

        只是他觉得阿飞这样做,看来是因为上次放了他一马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确实不想再做坏事了。

        不过他没有再想其它的,而是看着钟小花那汗流浃背的样子,不禁轻轻一拉,就将她拉进了浴缸。

        “大宝,别闹了,好晚了,洗完休息了”

        “难道你不想我吗?那我们就来一个鸳鸯浴呀!”牛大宝轻轻地搂着她,面对面地看着这个农村女人。

        钟小花看着牛大宝眼神里的热流,顿时就明白了一切,心口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加上药性还未完全解除,他立刻就疯狂地亲了上去,紧紧地搂着牛大宝。

        第二天一大早,牛大宝便醒了,等到钟小花起来做早餐时,他已经换好衣服,准备出门了。

        开着奥迪车子,牛大宝并没有跟陈爽她们几个女人打一声招呼,而是直接开着车朝着明悦东方酒吧而去。

        “我们老板说了,你按这个地址找过去,他们在那里等你”

        牛大宝在明悦东方酒吧碰了壁,只好按照那个小子交的地址朝着南面而去,出了郊区,直接朝着水镜湖的南面深山老林而去。

        此时,陈伏锦坐在车子里面,叶子霞被捆在一根树上,而牛小耿却吊在一口老井上面,绑着他的绳子一直延伸到侧面的一处石头落解处,在绳子的下面正点着一根蜡烛,火苗正慢慢地烧着那根看起来挺粗壮的绳子。

        “亮子,这里是不是上次绑架李娟的时候交易的地点,你还记得有一个兄弟失踪了吗?好像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你处理好了没有?”

        邓亮顿时就有些慌张,但咬着牙却说道:“老板请您放心,那两个接头人是分批离开的,并不是有人看到的只有一个人,另外一个失踪”

        “嗯,那就好,如果没有失踪那就更好,就算失踪了,也不一定在这附近吧!”陈伏锦也还算是挺有侦察细胞的人。

        此时,一辆崭新的奥迪车子驶来,陈伏锦取下了太阳镜侧身看了一眼,又躺到了太阳椅上,继续眯着眼睛,喝着他的热饮。

        牛大宝从车上下来后,邓亮便示意下面的人过去看了看,然后对讲机也传来了无人跟踪的情况通报。

        “牛大宝,你还挺有种的,居然真的一个人来了?”

        看到牛小耿被吊在那口老井上面,他皱了皱眉头,紧接着便说道:“你们到底想怎么解决,说吧!别浪费时间”

   牛大宝一个人单刀赴会,居然没有一点害怕慌张,这让陈伏锦突间意识到,眼前这小子并不是自己的人说的那么不堪。

        “好,有魄力,既然你讲道上的规矩,那我也不会为难你,这里面你只能救一个人,你先看看救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