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众多奴跪伺候男主人胯下 高H肉宠文御书屋

2022-07-15 14:55:48情感专区
林羽顿时神色一变,怒声问道,“莫非你想食言不成?!” “只要你留下来与我一较高下,我便放他走!” 宫泽淡淡的说道,“这脚镣手镣并

        林羽顿时神色一变,怒声问道,“莫非你想食言不成?!”

        “只要你留下来与我一较高下,我便放他走!”

        宫泽淡淡的说道,“这脚镣手镣并不影响他移动,只不过是走起来慢一些罢了!倘若与我交手的时候,你耍滑头逃走,那我立马就派人追上去,宰了他!”

 显然,宫泽想要凭借云舟手脚上的镣铐钳制林羽,让林羽不敢贸然逃走。

        带着手镣脚镣的云舟,不管怎么走,都不可能走快,也就意味着,虽然离开了这里,但是云舟的性命仍旧握在宫泽的手里,他随时可以自己追上去,或者派人去击杀云舟。

        林羽闻言脸色一沉,厉声道,“如此一来,你跟没放他走有什么区别?!就算我跟你交手的时候没有逃走,你仍旧可以暗中派人追杀他!”

        “你太高看他了!”

        宫泽冷哼一声,昂着头,满脸桀骜的说道,“不是谁都配死在我宫泽手上的!这种无名小辈的生死我根本那就不放在心上,他最大的作用,就是引你出来罢了!只要你跟我交手的时候不逃走,那我自然懒得耗费精力去追他!”

        “宗主,俺不走,俺跟你同生共死!”

        云舟听到宫泽和林羽的对话,脸色一变,刹那间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得知林羽竟是为了救他特地单身前来赴约,一时间不由眼眶湿润,更咽道,“宗主,您何必为了俺以身犯险!大不了让他们杀了俺就是,俺不怕死!”

        此时的他心里难过不已,早知道林羽为了救他来冒这么大的风险,他宁可一头撞死!

        “是我将你们带出来的,我自然有责任保护你们!”

        林羽转头望了云舟一眼,颇有些自责,如果不是他,云舟又怎么会被抓。

        “让他走!”

        宫泽冲自己的手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放了云舟。

        云舟身旁的两人立马往旁边一撤,将云舟松开。

        “宗主!”

        云舟急忙喊了林羽一声,接着扛着手脚上的镣铐“哗啦啦”的朝着林羽走了过来。

        林羽扫了眼云舟手脚上的镣铐,只见这两副镣铐十分粗重,紧紧的扣在云舟的手脚上,已然都勒出了血痕,极大的限制了云舟的行动,倘若想戴着这么一副脚镣找到有人烟的地方,起码要走到凌晨。

        “云舟,你快走吧,记得往北走,那边大路多,拦车的机会多!”


 

        说着林羽随身携带的一些现金塞到了云舟的口袋里,继续道,“你直接回家,亢金龙和角木蛟大哥他们都在等你呢!”

        “俺不走!”

        云舟用力的摇了摇头,眼中噙着泪,坚毅道,“俺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俺留下来掩护,您走!”

        “走?!”

        对面的宫泽听到这话顿时冷笑一声,扫了林羽一眼,淡淡道,“他既然来了,想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他话音一落,他身后的几人立马往前冲了几步,“噌”的拔出随身携带的倭刀,死死盯着林羽,随时准备出手。

        “小兔崽子,你赶紧滚,别妨碍我们的正事,你若不想走,我就立马先解决了你!”

        宫泽冷声冲云舟呵骂道。

        “云舟,你也看到了,事到如今,我们两人想同时全身而退根本不可能!”

        林羽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沉声道,“现在你手脚被缚,留在这里,不过是给我徒添累赘罢了,所以你若真想帮我,就赶紧走吧!”

        说着他压低声音,对云舟附耳道,“你放心,等你走远之后,我便会找机会逃走,所以,你要尽可能走的远一些,确保自己的安全!”

        云舟咬了咬嘴唇,眼中的泪水更盛,满脸不舍的望着林羽,接着用力的点了点头,更咽道,“宗主,您一定要保重!”

        他并不知道今上午林羽受伤的事,所以也就没有亢金龙和角木蛟那般焦虑,只认为以林羽的实力全身而退,确实也不是什么难事!

        “好了,快走吧!”

        林羽轻轻拍了拍云舟的肩膀,眼神柔和道。

        云舟点了点头,这才转身朝着大坝下面走去,一步三回头,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走下了大坝。

        林羽目送着云舟走远,心里这才踏实下来。

        “何先生,现在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到了!”

        宫泽望着林羽悠悠的说道,“接下来,该处理处理我们之间的账了吧?!”

        “我们之间有什么账?!”

        林羽扫了宫泽一眼,故作不解的问道。

        “何先生,何必揣着明白当糊涂!”

        宫泽双眼一寒,冷冷的盯着林羽,怒声道,“既然是不死不休的仇敌,又何必装腔作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