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性过程动态动态图邪我粉 嬷嬷的羞辱调教含玉势h

2022-07-14 15:41:04情感专区
轩不智倒是很不爽锈剑山庄的诸多规矩,没好气的说道。 吴敌也微微皱眉。 按理来说,锈剑山庄作为一个身处绝地绝峰之上,易守难攻的宝地,只要在外部布置好阵

        轩不智倒是很不爽锈剑山庄的诸多规矩,没好气的说道。

        吴敌也微微皱眉。

        按理来说,锈剑山庄作为一个身处绝地绝峰之上,易守难攻的宝地,只要在外部布置好阵法,就足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而一般的门派、家族,也不会在宗门内设下那些危险的阵法与禁制,除非是某些极度危险或者极度秘密的存在。

        否则一旦门内弟子不小心触发,恐怕就是一场灾难。

        而锈剑山庄作为拥有如此优越地理位置的存在,竟在山庄内部,也有许多的禁制,这让人怎能不多想?

        “这倒不是,这些机关和禁制,大多是锈剑山庄历代锻家传人实验所制。

        有一些机关和禁制,并未有传承下来,随着主人的身死,甚至成了无解之阵,别说是我们,就算是师父也颇为忌惮。”

        岳为轻摇头,他并没有因轩不智的态度而露出半点恼怒和不耐的神色,而是认真且耐心的解释道。

        “有一次,二师弟不小心触发了一个两万年前所留下的机关,差点让魔世封印松动,如果不是师父力挽狂澜,恐怕早已开启第二次魔世大战了。”

        众人见他面露认真之色,不似玩笑,这才知晓,原来锈剑山庄之中,也是充满了危险。

        “原来如此。”

        “小师妹。”

        一连串脚步,传到了院子里,岳为轻看向门外,点头喊了一句。

        明月江秋踩着小碎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回到锈剑山庄,她已换下了之前一身飘飘如仙的行头,摘了斗笠,戴上了一张遮住了半边容颜的银白色面具。

        岳为轻也早已见怪不怪,想来她平日在山庄之中,便是这幅打扮。

        青色的罗裙,衬托出她纤细的腰身与曼妙姿态,就如画卷中走出的采莲少女一般,灵动而又充满了仙气。

        就连轩不智也一下子看呆,他之前倒是没怎么注意到明月江秋的颜值,此时一见,顿时惊为天人,半晌说不出话来。

        吴敌也徐徐点头,若非是因魔世之力的侵扰,明月江秋的另一边脸没有因魔世之力而腐烂,恐怕以此女容貌,迷尽天下男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和白若溪相比,明月江秋的身上,更多了一种自然与古灵精怪的活泼,她就仿佛一只游离在天地之间的精灵一般,那么的让人难忘。

        “醒一醒,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蜂后在轩不智后脑上来了一下,嘲笑道。

        轩不智先是下意识的擦了擦嘴,发现自己被骗了,顿时怒目圆睁的看着蜂后:“不要胡说!”

        蜂后咯咯直笑:“你那模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在女人面前失态。”

        轩不智脸色一暖,不敢应话,只因他的确是被明月江秋的容貌所吸引,一时失态,自是无言。

        “大师兄。”

        明月江秋稍稍点头,见吴敌和轩不智都盯着她看,不由脸色微微一暖,嗔怪的眼神看了二人一眼,旋即细语对吴敌道:“吴敌公子,师父请你过去一下。”

        吴敌倒不是被她美色所[八一中文网  fo]迷住,只是惊叹眼前女子,此时闻言,点了点头:“知道了,还请带路。”

        他顿了顿,又笑道:“之前已听大师兄说过,锈剑山庄之中处处都是危险,不敢随意走动。”

        明月江秋噗嗤一笑:“大师兄吓唬人呢,山庄之中的确是有一些危险,不过常去的几个地点,却并无这种风险。”

        岳为轻挠了挠头道:“只是提醒罢了。”

        蜂后趁机问道:“哪几处地方算是常去的地点?”

        明月江秋并不隐瞒,只道:“一般在山庄之中,常去的地点有大殿、饭堂、厨房、练功房、铸房和后山,其余的偏殿与偏院,就连我们都是极少踏足的。”

        “甚至有一些危险的偏院,连师父也不敢贸然进入,其中有许多前辈留下来的机关和禁制,十分危险。”

        她鼓着小脸,又说道:“不过,风险与收获并存,这些偏院虽然风险,但也有那些前辈们留下来的一些功法、经验和宝贝。”

        听到这里,岳为轻不由轻轻咳嗽了一声。

        这些本该是锈剑山庄的秘辛,明月江秋对几人没有防备,竟连珠炮似的把这些说出来了。

        明月江秋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的似乎有些多了,连忙吐了吐舌头,催促道:“就是这些了,吴公子,我们快走吧,师傅在铸房等我们呢。”

        “晚了可是要挨骂的。”

楚枫也没有必要留在此地。

          故而。

          准备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