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生在宿舍被扒裤摸j的故事 老头婬乱H文

2022-07-14 15:39:03情感专区
他腰间悬着一只酒葫芦,身上也散发着一种挥之不去的沁人酒香,一踏出,立刻让人感觉到一阵窒息的压力。 “嗯,回来了就进去吧。” 锻千山看了二人

        他腰间悬着一只酒葫芦,身上也散发着一种挥之不去的沁人酒香,一踏出,立刻让人感觉到一阵窒息的压力。

        “嗯,回来了就进去吧。”

        锻千山看了二人一眼,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旋即用眼神瞥了其余众人一眼,拂袖转过身去:“锈剑山庄不欢迎外人,请回吧。”

        他竟不肯多看众人一眼,便下了逐客令,要求吴敌众人离去。

        “主人……”明月江秋心中一急,连忙开口想要求情。

        但她的话才出口,立刻就被锻千山打断:“锈剑山庄从不接见外客,这规矩,你们应当知道。”

        明月江秋不敢忤逆,只能用漂亮的大眼睛,深深地看了吴敌众人一眼,旋即咬了咬嘴唇,低下头去。

        她敢求情,已是鼓起了最大的勇气。

        岳为轻则是轻轻叹了一口气,看了小师妹一眼,又看了看吴敌,眼中的意思已十分明白。

        他早已告诫过吴敌众人,想要得到锻千山的帮忙,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他虽能帮助吴敌众人飞渡飞绝峰,来到这飞绝峰之巅,但也仅此而已。

        没有人敢忤逆锻千山的意思,无论是明月江秋还是岳为轻。

        “传闻锻千山此人脾气古怪,极不好相处,果然是真的。”

        轩不智微微蹙眉,他自知自己的性格已经极其孤傲了,但见到锻千山如此强硬的逐客令,饶是他心中也生出一丝不满与愤怒。

        蜂后则是紧张的看向吴敌,可她看到吴敌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失意,不由一惊。

        难道吴敌已有法子,说服锻千山?

        她正惊疑着,另一边,吴敌已开口:“锈剑山庄从不接见外客?

        恐怕锻前辈却忘了一人。”

        原本已转身离去,就要踏入锈剑山庄的锻千山,听到吴敌这句话,也不由停下了脚步。

        吴敌淡淡一笑,取出一物,道:“莫非锻前辈忘记了此物?”

        他取出的东西,不是其他,正是神火令!神火令乃是锻千山亲手所铸,他怎会不识?

        见吴敌祭出神火令,饶是一向不动如山的锻千山,深邃的眼眸里,也绽出惊讶的神色。

        “咦?”


 

        明月江秋则露出惊疑的神色。

        她见过吴敌祭出此法宝,镇压地火原的地火,当时她还惊叹这宝物的强大。

        只是她也没想到,吴敌居然会当着锻千山的面祭出此法宝,而更让她震惊的是,自己的义父,飞绝峰的主人锻千山,竟也因吴敌祭出的此物而震惊。

        难道这宝物,与主人有什么关系?

        不是如此的话,主人又为何会有如此的变化?

        她与锻千山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也从未见过他曾几何时有如此惊讶的表情。

        “此物竟在你手里,这么说……你是他的传人?”

        锻千山终于开口,只是语气依旧冰冷,拒人千里。

        吴敌点了点头,却道:“此物的存在,却能证明锻前辈之前所言之事乃不实。”

        他所指之事,自然就是锻千山的那一句“锈剑山庄从不接见外客”。

        这火神令乃是锻千山亲手铸造,为公孙离的本命法宝,也是一件至尊法器,拥有强大的能量。

        这样一尊强大的法宝,断不可能是锻千山一己之力可以铸造而成,其中必然有公孙离的出力。

        因此这火神令的存在,便如戳破了一个泡沫一般,将锻千山的话彻底戳破。

        “嘶,难不成,这宝贝竟是出自主人之手?”

        明月江秋闻言,已是猜到了什么,她倒吸一口凉气,意外的看着吴敌。

        一旁的大师兄岳为轻则是紧紧地盯着吴敌手中的神火令,片刻之后,便已点头:他已确定,这神火令所使用的锻造工艺技巧,除了自己的师父,不可能出自第三个人之手!“哦?

        你倒是聪慧。”

        锻千山终于正眼瞧了吴敌一眼,他冷笑一句,毫不在意道,“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我锻造此物时,公孙离正如你这般,跪在门外请求我才出手?”

        吴敌当然知道锻千山此时所说的话并不是真的,只因如果公孙离没有出手,那这神火令的力量,断不可能达到如此高的层次。

        公孙离的神魂烙印,必须要在铸造过程之中,一遍一遍的烙印在神火令之上。

        否则的话,这宝贝怎可能有如此的强大?

        只是,此事乃是发生在千年以前,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如今公孙离已死,已是死无对证,唯一的见证者便只剩下锻千山,任由他如何说,别人也无可辩驳。

        所以,吴敌并不打算与他辩论,因为他还有其他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