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她的白丝脚踹在我脸上碾踩着 多人群p全肉小说

2022-07-14 15:37:14情感专区
其中源源不断的涌出灵力,单纯是坐在这张丝绸之上,便让人感觉到有天地灵力不断的汇聚而来。 坐在这张丝绸上修炼的速度,比外界要快上五倍不止,仅此一项,便足以看出

        其中源源不断的涌出灵力,单纯是坐在这张丝绸之上,便让人感觉到有天地灵力不断的汇聚而来。

        坐在这张丝绸上修炼的速度,比外界要快上五倍不止,仅此一项,便足以看出此物不凡。

        “大师兄,你离开锈剑山庄十二年,竟真的让你找到了天下最罕见的七种金蚕的蚕丝,锻造出了这一匹金丝织!”

        明月江秋的话,也让众人心中无不感到震惊。

        尤其是蜂后,她急切的问道:“你说的这七种金蚕的蚕丝,莫非是炼制绝神蛊的那七色金蚕?”

        绝神蛊乃是天下第一蛊,相传,就算是渡过了天劫的修士,一旦被这绝神蛊咬上一口,也要立刻毙命!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绝神蛊这样霸道的名字!明月江秋眨了眨眼,点了点头,显然江秋也明白蜂后口中的绝神蛊是什么东西。

        而身为妖族蜂后,她更明白这七种金蚕有多难得。

        这七色金蚕,本就是毒中剧毒之物,寻常修士沾之即死,一般的毒物碰到它们,也要被毒死,相当之强横。

        其中甚至有两种金蚕,还是江湖上两个大名鼎鼎的用毒门派的镇派之宝,想要获取的难度,可想而知。

        能找齐这七种金蚕,已是无比难得。

        更不用说,得到金蚕也未必能得到金蚕丝,金蚕丝之珍贵,比金蚕更甚十倍!只因金蚕不同于寻常的蚕虫,这种灵物,只有在感到愉悦时才会分泌体内的力量,吐出坚不可摧的金蚕丝!甚至,单独的一根金蚕丝,就足以称为杀人的利器,寻常刀剑法宝碰着一根金蚕丝,只有折断的下场。

        要得到金蚕丝必须得到金蚕的认可,让其感到愉悦。

        这也就意味着,岳为轻身上,恐怕还有豢养七色金蚕!这怎能不让蜂后感到震惊?

        其他人或许不能明白,可蜂后怎会不懂!明月江秋盗走天心玲珑果的事情,和大师兄采集到足够的金蚕丝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是蚂蚁对上天龙了!“想不到,这小小的一匹丝绸,竟是无上的法宝,大师兄果然厉害。”

        吴敌也惊讶于这金丝织的精巧与岳为轻的巧夺天工,赞不绝口,同时他的心里也隐隐有了期待。

        锻千山的大弟子都有如此能耐,这位锻造宗师又该有何等的手段?

        也是,能炼出火神令这样的造化神器,能深入地火原几乎降服异火,锻千山怎可能没有实力!甚至……吴敌心中一动,他手腕一抖,取出了折断的霜冷九州。

        “咦?”

        还没等吴敌开口,岳为轻倒是先起了兴趣,他看向吴敌手中的灵剑,啧啧有声:“这宝剑倒是神妙,本质算不得顶尖,却仿佛有一股灵蕴,似乎还诞生过强大的器灵?”

        吴敌点了点头道:“大师兄,这便是我想要请求锻老前辈为我修复的东西。”

        岳为轻接过吴敌手中的断剑,细细的拂过断裂之处,每一片断裂的碎片,他都要观察许久才会放下。

        他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时而惊叹,时而扼腕。


 

        吴敌的心,也一下子被他的反应撩拨得七上八下了。

        吴敌惴惴不安问道:“不知大师兄可有把握,修复这断剑?”

        大师兄并未立刻回答,而是沉吟片刻,这才摇头道:“此剑非凡,要修复其实不难,可难的是如何不破坏其中的剑灵而修复剑身。”

        “我有三法,你可愿听?”

        吴敌点头:“还请大师兄详细说明。”

        岳为轻道:“第一法为下品,我有十二成的把握,可以将你的宝剑修复,但也会破坏其中的剑灵与灵蕴,此剑修复后,或许此生不会诞生剑灵。”

        吴敌瞳孔轻轻一缩,蜂后也紧张的看向他,众人都没有说话。

        大师兄继续说道:“第二法为中品,我有七成的把握,保留剑中灵蕴,此剑修复后,剑灵抹去一切记忆与修为,回到最初的模样,从零开始。”

        吴敌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眉心皱得更紧了。

        一旁的轩不智此时竟也好奇起来,忙问道:“那第三种方法呢?”

        大师兄回答:“第三种为上品,完全修复这宝剑,并且保留灵蕴,唤醒沉睡的剑灵。”

        他顿了顿,叹了一口气道:“但这种方法,我只有三成的把握。”

        明月江秋急忙道:“二师兄最擅长铸剑,或许他会有好主意。”

        大师兄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笑道:“话虽不假,但以我对二师弟的了解,就算他愿意帮吴兄,恐怕也只有不到五成的把握。”

        明月江秋抿了抿嘴,只因她很清楚,二师兄虽是铸剑高手,但这世上,还有人会比大师兄更了解二师兄的实力吗?

        连大师兄都这样说了,那么二师兄能成功的几率,肯定不会超过五成。

        更不用说,以二师兄孤傲冷漠的性格,想让他帮助吴敌这个外人,恐怕比修复吴敌的灵剑还要难上数倍。

        明月江秋不由撇了撇嘴。

        岳为轻笑了笑,又道:“还有一个极品的法子。”

        “哦?”

        明月江秋眼前一亮,吴敌眼中也爆发出希望的光芒,忙追问道:“是何方法?”

        岳为轻哈哈笑了起来,摇头道:“如果师傅出马,便能确保万无一失了。”

        明月江秋白了自己的大师兄一眼,这大师兄哪都好,就是有时候开的这些玩笑,冷笑话,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吴敌嘴角扯了扯,心中暗道:这还要你说!蜂后也是一脸无奈,只有轩不智似乎被岳为轻这一本正经的冷笑话给逗乐了,憋了一脸通红。

   一路无话,金丝织载着众人,扶摇直上。

        众人都醉心于四周的风景,这化外之地,倒也的确是一处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