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自己怀上自己儿子的孩子 嗯好大好猛皇上好深用力

2022-07-14 15:24:40情感专区
可他更愿意相信。 当初,若不是自己轻易回国,赫连烈又怎么可能把他妹妹抓回来? 月牙儿走的太突然。 他都来不及道歉,来不及弥补……

        可他更愿意相信。

        当初,若不是自己轻易回国,赫连烈又怎么可能把他妹妹抓回来?

        月牙儿走的太突然。

        他都来不及道歉,来不及弥补……

        她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被长埋冰冷的泥土里。

        若雅真是月牙儿的转生。

        他可以把之前心底里的遗憾,全部都弥补了。

        但他很清楚,这事绝对是阴谋。

        因为连自己都欺骗不了,所以更加痛苦。

        忽颉利恨不得将雅杀死。

        这个阴谋实在是太恶毒,利用他们心底里最深的伤痛,来达到目的。

        陆执出声劝道,“您不如相信她说的话。”

        忽颉利再次把目光落在他身上,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倘若这事是阴谋,他们肯定想利用雅,达成一些目的。我们可以假装相信,然后在背地里调查,是谁指使的她,而他们又在图谋什么。等调查清楚所有的,再在阿日拉夫人跟前,揭穿这一切。到那时……夫人看清楚了雅的真面目,绝不会再信她。您也不用跟阿日拉夫人,再正面冲突。”

        如今,阿日拉对雅是月牙儿的转生一事,深信不疑。

        谁跟她说不是,就是她的敌人。

        哪怕忽颉利也不例外。

        陆执觉得,与其正面冲突,不如以退为进。

        先妥协,再找出破绽,一击即溃。

        忽颉利考虑了片刻,道:“可我担心,他们是想对我阿姆下手,把雅留在她身边,终究是个祸害。”

        “可以让我妹妹,跟着夫人。她为人机灵,肯定能保护好夫人的。”陆执提议。

        忽颉利挺相信江以宁的能力,但还是有点顾虑:“万一她们俩,都有危险呢?”

        “这不是有我们吗?倘若连两个女人都保护不了,我们也不配在北境了。”陆执颇有自信道。

        忽颉利听到这话,心头的重石卸下了一半,“嗯,那就按照你说的做。”

        “好。”

        陆执应下。

        忽颉利顿了顿,又问:“对了,翠花的脸好一些了吗?”

        他刚才冲进去,被气昏了头。

        只顾着盯雅了。

        压根没注意到江以宁。

        现在想起来,才开始关心。

        陆执回道,“今天一早,我看挺严重的,十有八9要毁容了。”

        “我会找医生,为她看病的。”忽颉利说。l

        “看的好就看,看不好就算了。反正,不管我妹妹变成什么模样,我都能接受。”陆执微微一笑,道:“顺便,还能考验下,追求她的人,到底是看中她的颜值,还是看重她的内涵。”

        忽颉利听到这话,顿时觉得挺有道理的。

        翠花变丑了,说不定,她的青梅竹马,就无法忍受,不愿意跟她结婚了呢?

        到那时……

        他再去追求翠花,说不定能打动她。

        陆执压根不知道忽颉利心中所想,见他沉默不语,还以为他不高兴了,对以宁的兴趣减少了呢。

        眼底闪过更深的笑意。

        “你说的也对。”忽颉利沉默了片刻,再次开口道,“好好考研下别人。”

        随即,他又出声道,“对了,你今天早上跟我说,那个江柔认识你?”


 

        “是的。我和她之前有过过节。那个女人曾经在m国,看上了我,想跟我一夜情,被我拒绝了,非常的恼怒,扬言要弄死我。不知道她是如何勾搭上赫连烈的,但让她看到我,怕是要搞幺蛾子。所以,我以后,出现在众人跟前时,会佩戴面具,省的节外生枝。”

        陆执解释的非常自然。

        忽颉利也没起疑心,“嗯,那你小心点。”

        赫连烈被抢走了公司,失去了最大的优势,但这不代表他彻底没落了。他的手底下心腹众多,且在北境盘踞那么多年,势力依旧很强大。

        他想对陆执耍阴招,陆执未必能防范的住。

        而忽颉利刚接管了芯片公司,正是忙的时候。

        不可能面面俱到。

        他只能给陆执人力、资源和充足的资金,其他的都要看陆执自己的本事了。

        倘若连赫连烈的暗招都招架不住……

        那陆执这二把手的座椅,怕是也稳不了。

        忽颉利有些担心,但能做的都做了,其他的……他真的管不了。

        陆执也明白。

        且他也没想完全靠着忽颉利。

        “放心吧,忽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做。”

        “嗯。”

        两人谈了很久的话。

        忽颉利几乎抽掉了半包烟,才平复了心情。

        ……

        最后,在陆执的劝解下,忽颉利回到了病房。

        阿日拉夫人刚休息了一个多小时。

        现在清醒了。

        佣人端来了饭菜和药,她动都没动。

        只是满是慈爱的望着雅。

        余光里注意到忽颉利回来了,也是看都没看一眼。

        忽颉利走上前,温声说:“阿姆,我错了。我刚才那样对她,也是无法接受,别人顶着我妹妹的名义,做一些对忽家不利的事。请您原谅我。”

        阿日拉见他低头认错了,总算缓和了语气道,“我跟你一样无法接受,别人打着月牙儿的名头,做一些坏事。但雅就是月牙儿,我非常的确信。你这个当哥哥的,不想着怎样护好自己的妹妹,反倒做对她不利的事……你对得起她吗?”

        “对不起。”

        忽颉利乖乖回道。

        “知道错了就好。”阿日拉夫人看向雅道,“牙儿,听到你哥哥跟你说对不起了吗?以后,不用怕他,只要他敢欺负你,我一定帮你,好好地教训他。”

        雅轻轻地点了点头。

        阿日拉夫人扭过头,又冷下了脸,对忽颉利说:“我要牙儿搬回忽家。你不许再赶她走。至于其他的,你都吩咐下去,叫他们给牙儿准备好住房,还有其他的。我要她过上正正经经的忽小姐的日子。”

        “阿姆说的是,我这就命人去办。”

        忽颉利再次答应。

        阿日拉夫人脸上总算浮现了一丝笑容,“这才是一个合格哥哥,应有的表现。”

        忽颉利听言,笑了笑。

        “牙儿,今晚跟哥哥一起回家吧。从今往后,哥哥都会好好照顾你,绝不会让你再受委屈。”

        他语气温柔至极。

        可偏偏雅听得毛骨悚然,总觉得他下一秒,要把自己活剥了。

  阿日拉夫人看出了雅的不安,握住了她的手,低声安慰道:“别怕,有阿姆在呢。”

        雅只得硬着头皮点头。

        再怎么害怕,也得跟着他回去。

        否则……

        自己又怎么完成任务?

        更不要谈以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