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女同放荡系列 sm调教羞辱露出道具play

2022-07-13 16:05:15情感专区
说完还对着罗宾肯定的点点头。字里行间都是语重心长。 所以这位疾风狼族长什么意思,在教罗宾怎么空手套白狼。罗宾脑子确实不太够用,听到这话没高兴不说,还心事

        说完还对着罗宾肯定的点点头。字里行间都是语重心长。

        所以这位疾风狼族长什么意思,在教罗宾怎么空手套白狼。罗宾脑子确实不太够用,听到这话没高兴不说,还心事重重的。尤其是面对疾风狼的眼神特别的深沉。

        疾风狼头领一点都不着急,相信到了罗兰小姐面前,这些都不是事。所以追随对一个主家很重要。追随对一个对的主更重要。

        而罗宾若是真的有本事,有这种高瞻远瞩的见识,显然不会等到现在才折腾出点头来。

        疾风狼头领,自认这点见识还是有的,如今的庄子同街道,都是罗兰小姐的远见,之所以同罗宾说这些,重点还是投石问路。而且罗兰小姐尊敬这个父亲,所以疾风狼愿意让罗兰小姐知道,自己尊重罗兰小姐认可的一切。

        别看他们都是半兽人,脑子一点都不笨,至少比罗宾这个直线思考的,脑子管用,好使的多。

        而且心里明白,不然人家也不至于都被罗宾父女两个给打成这样了,还能做出这么理智的选择。

        半点不冲动,换成一个心思浅点的,还能这么理智的给自己找这么一条出路出来?要知道疾风狼族群被罗兰父女两个折腾的,换一个没有点韧性的怕是要举族迁徙了。

        疾风狼头领把自己的心思同罗宾说了,半点不带着急上火,淡定的告辞走兽。

        剩下罗宾一个人那边闹心,这才有一条街就要一个护卫队,那可不是保安级别的。闺女这是要做大。

        不对,是疾风狼要攒对闺女搞事情。这个疾风狼可真是个闹腾的。

        还有就是怎么就觉得疾风狼说的有道理,他们这条街以后肯定比现在繁荣,发展起来早晚的事情,遭人惦记罗宾自己也能想明白的道理。提前防卫这事其实没错。

        那边在思考能量转换的罗兰,为了先给小马驹弄出来一个栅栏,已经开始手动钉马桩子。

        申屠边上看的嘴角抽抽了,不是说要用魔法,怎么还事必躬亲:“魔法是拿来用的。不是让你藏着的。”明显在讽刺罗兰,你这可不是再用魔法。

        罗兰不以为然:“你觉得我用出来的魔法,是方便生活的,还是制造混乱的。”

        我管你方便还是混乱,申屠随便那么一下子,一个还算是精致的马圈就出来:“就这么简单的事情。”瞪着罗兰的眼睛里面全是,这样简单你都办不得到。

        罗兰黑着脸,不能说不高兴,可这样的本事自己就是复制不来,明明能力也是有的。这种心情叫憋屈,叫郁闷。

        望着申屠:“你说,我要不要找东巫给我开点疏肝理气的药。或许真的有用。”

        申屠:“你还是想想自己怎么压制狂躁的魔法,指着一个还不如你的东巫,亏你想的出来。”所以说这个厨娘脑子有问题。

        罗兰觉得自己现在真的需要一个中医。或许真的能够解决自己的问题。


 

        招呼过来小马驹,认识自己的新家,顺便感谢申屠先生的大方。挥手之间小马驹的马圈就出来了。

        小马驹看到申屠都是哆嗦的,罗兰:“它怎么那么喜欢你,看到你的时候总是依依不舍的。”

        申屠扫一眼罗兰,对于这个厨娘的评价,还是一如既往的瞎。

        申屠先生终于把眼神从小马驹身上挪开,小马驹才站的直溜点。

        罗兰看着小马驹的新家,都是羡慕:“我要是什么时候能把魔法用的申屠先生这么好,我每天都会把我的屋子换个模样,天天在新家里面。”

        一天一个样的肯定不是家,申屠:“吃饱了撑得。”

        罗兰瞪一眼申屠,这人太破坏气氛了,跟着发愁自己的魔法:“不是说了我这属于能量爆棚,需要梳理。话说同吃饱了撑得也没有什么区别。”

        申屠就没见过这样的,当我夸你呢不成:“你还敢犟嘴。”

        面对一个比自己看着就年龄小的胖子,竟然敢用‘犟嘴’这个词,对待自己,罗兰手痒,特别想要捏一把对方的双下嗑,犟嘴这词是这么用的吗?

        申屠危险的眯着眼睛,这女人原来就是思想龌蹉,各种惦记自己就算了,这次竟然想要直接染指自己。

        申屠这一刻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自己算是被羞辱了还是被威胁了。

        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把罗兰给扔到水渠里面。

        等到在回神的时候,基本上扔人的冲动也就没有了。罗兰这也算是逃过了一劫。

        申屠阴沉着脸:“你还是换个地方练习你这暴躁的魔法。”

        罗兰感觉自己练习的话危险性太大了,毕竟不受控制的石头木板满天飞,对她来说挺危险的:“我是不是还要给自己弄个盖子,省的有个万一,把我自己给砸了。”

        申屠抽抽嘴角,讽刺的说道:“你也不怕万一给你自己埋里,盖子都打不开了。”

        罗兰考虑一下觉得有道理,挖坑埋自己,这也算是专业了。

        这个话题还是算了,回头记得拉着申屠先生一起练习,至少为了口腹之欲,这位也不会看着自己折腾死自己。

        罗兰:“这小马驹特别的乖,我看过了,撒了它一夜,家里竟的草地上竟然没有随地的大下便。”

        这算是什么惊喜?这小马驹就是个不懂人事的畜生,他申屠哼一声,这点灵性也得有。敢随地大小便,立刻飞灰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