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撞击她的娇嫩高H 强迫电击铃口失禁榨精

2022-07-13 16:01:30情感专区
大好的月色,彻底失眠了。罗兰从来不知道,她会有一天需要琢磨怎么发神经。 回想两次飘起来石头的经历,怎么都那么不真实。魔法就等于神经病,病的越重,魔力越高。

        大好的月色,彻底失眠了。罗兰从来不知道,她会有一天需要琢磨怎么发神经。

        回想两次飘起来石头的经历,怎么都那么不真实。魔法就等于神经病,病的越重,魔力越高。

        等自己有一天病入膏肓,是不是就大有所成。话说那时候自己还有救吗?

        罗兰叹口气,不知道那些持证被关在院里的精神病患者,是不是都是身怀魔法的隐士高人,人家持证住院不过是为了遗世而独立。感觉脑子有点乱。

        这样下去,真的要神经掉。闭着眼睛感受身边的动静,什么元素都没有,静悄悄的。看来是神经发的不好。

        罗兰索性起来出去走走,夜色下面或许能有所感悟。听说青丘大仙都是对着月亮才能修炼。

        老家的时候听奶奶说过狐狸炼丹都是对着月亮的。西方不灵,只能借鉴东方的话本了。

        话说若是真的对着月亮才有魔力,自己是不是美少女战士。罗兰自娱自乐的那边想,自己要代表月亮消灭谁呀?

        还没走到院子,自己就被自己给逗的噗嗤笑开了。

        日子好过了,家里走上正轨了,她的魔法好像碰到坎了。也不能仗着二大爷横行一辈子。

        虽说是一招鲜吃遍天。可老祖宗也说了,技多不压身。

        罗兰走到水池边上,难得静静的坐下来想想。头顶上有月亮,身边有泉水,脚底下是绿草地,景色美,意境美,自己也长得也好。而且大好年华呀,青春漫长,随便糟践的那种。

        想到这里,简直就没有什么不顺心的,不就剩下魔法那点事。在这么好的环境下,那真是不算什么。

        不会就不会,算了,何况自己也不是不会,那不是还能飞起来一半石头。

        那么大,那么沉的石头,搬起来都费劲,自己都能让他们飞起来了,多大的能耐,该知足就得知足。

        换句话说,真要是赶上个危险,好歹自己还能飘石头自救呢。虽然飘起来的石头砸向哪里不一定。好歹也是本事。

        这样一想,自己的心境就配得上眼下的风景还有意境了。

        就看到身边嗖的多了一个人,罗兰就眨一下眼睛,竟然没有大惊小怪。

        毕竟这个地方,人都能飞了,天上掉下来一个半个的什么玩意,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

        申屠皱着眉头,显然对于罗兰的心境相当不满意:“你竟然还觉得知足,挺满意。”


 

        这人怎么还有窥探别人心思的毛病,罗兰的好心情瞬间就没了,对着申屠再次重申:“你这是病,得治。”

        申屠黑脸,半点没有被身边的好景色所影响,身边的厨娘太过气人:“这叫天赋。”

        一个厨娘屁事不懂就算了,竟然还敢编排他。多少人想要都没有的技能。

        罗兰看向申屠,满脸的嫌弃:“有没有人同你说过,这个天赋不招人待见。”

        那真是没有,因为别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申屠的神通。再说了,配同他申屠站在一起的人类,还没有过呢。

        申屠:“只有你这种狭隘的女子才会这样记恨我申屠的本领。我申屠想知道的事情,就没有能瞒过我的。”

        罗兰凉飕飕的就甩过来一句:“那我为什么魔法学的这么慢。你知道为什么?”

        申屠被问到了,他对于这个厨娘如此好奇,就是因为,厨娘身上有他看不懂的事情,申屠先生自然是不能承认的,打脸的事情,这位可不干。然后:“笨,蠢,你挑一个原因。”

        大半夜的出门就是互相伤害的。明明挺好的月色,不说月下幽会什么的,好歹也是月色下的有缘人吧。能让我稍微陶醉一下吗?躲不开了是不是?

        让自己忽略申屠的讨厌,尽量自己欣赏月色,罗兰:“你不想知道的事情也会烦着你吗?”挺好奇这个问题的。

        申屠这个猪,那是半点没有讨人厌的自觉,继续那边不讨人喜欢:“我干嘛让别的东西烦我。只有我申屠想知道的。”

        罗兰沉默了,所以几个意思,你想知道我的想法,所以才不怕烦的不成?虽然说这个胖子说的嚣张,不过这个意思真的经不住琢磨的。

        不知道对面的胖子,知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在看看申屠,这个肚子看习惯了,好像也不是多碍眼。模样还能看。性子虽然糟点多一些,真的有点不招人待见。

        可好歹人家土豪这一个大特点,能把那点不喜欢,不招人待见给压一压。瑕不掩瑜吗。

        罗兰耳边回荡着申屠刚才的嚣张宣言,眼里尽量想这位是土豪。不然下不去眼。

        申屠被罗兰的眼神给惊悚到了:“你在想什么,我可不是你能肖想的。”

        关键是厨娘的想法偏了,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再让这个厨娘想下去,自己成什么龙了。

        罗兰慢条斯理的说道:“我是不是肖想你我不知道,不过,我想,您是不是对我有想法?”

        申屠吸口冷气,对着罗兰就喷出来一句:“你这也是病。得治。”

        罗兰比申屠说的还要直白:“那你为什么想要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申屠黑脸,我没想要知道,不过愣是没说出来,因为其他的人,龙,兽人,其他的生物,都是他申屠想要知道才知道的,只有这个厨娘,有点特别,思想叫嚣一点,他都能知道。

        这点是申屠没有办法否认的。不然也不会在这么一个破庄子上,因为这点好吃的,呆这么久。被罗兰这么问出来之后,申屠都后悔出来了,闭眼睛歇着不好吗?

        都怪这个厨娘,半夜不睡觉瞎想什么。讨厌死了。

  申屠没好气的对着罗兰:“谁让你脑子总是想那么多。”

        罗兰同样气急:“我脑子活跃你也管?”没做坏事,我这就是想想,碍着谁了?

        申屠:“若是魔法这么用功,勤于琢磨,何至于石头就能飞起来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