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大叔,不要了好不好 硕大粗长撑裂了np鲤鱼乡

2022-07-13 16:00:07情感专区
罗兰扭头看着原来自己房间的方向,除了申屠先生应该也不会有其他的更加强大的存在,在这边舍不得走。 刚才难道是申屠先生,为什么毁了他们家的木板,这个难道不要赔

        罗兰扭头看着原来自己房间的方向,除了申屠先生应该也不会有其他的更加强大的存在,在这边舍不得走。

        刚才难道是申屠先生,为什么毁了他们家的木板,这个难道不要赔偿的?还是申屠先生的金币太多了。

        罗兰郁闷得很,除了申屠这个神经病,应该是没别人了。难怪那么厉害,果然神经的也厉害。

        这次可是好了,地上连个碎掉的木片都没有,碎的多彻底:“算了,还是练习摊煎饼吧,我也舍不得让小马驹住我的魔法弄出来的栅栏。万一不结实,把小马驹给伤了就不好了。”

        罗宾看到闺女这个模样,对小马驹突然就没有那么排斥了,从小到大也没有给闺女找个玩伴,也难怪看到个小马驹,闺女喜欢成这样:“既然喜欢就留下,回头我给你修建马棚,不会委屈了你得小马驹。”

        这就是纵容闺女到没有底线的父亲,刚才明明就不是这样的态度。转眼这人态度就变了。

        所以指着罗宾先生教育罗兰小姐那是不可能的。

        罗兰拿着一块金属铁板,边上放着鸡蛋,还有罗宾帮忙准备的各种摊煎饼的调料。

        罗兰安慰自己:“这个操作过程我熟悉的很,用魔力的话,我觉得回比做马圈成功率高。”

        这算是心理建设还是心里暗示,罗兰自己也说不好。不过闭着眼睛,开始发神经,首先要有火铁板要热。

        好吧,那边罗宾先生已经手动帮着闺女把铁板给烧上了。这个步骤可以省略,然后就是让鸡蛋飘起来,鸡蛋自己碎掉在飞到铁板上去。

        结果就亮了,罗兰就看到他们家的绝世好父亲罗宾先生,被鸡蛋给包围了。太危险了,万一砸到怎么办。

        ‘啊’了一声,鸡蛋飘错地方了。然后就看到鸡蛋一个个先后砸向了罗宾先生。这次真的砸到了。

        这边的鸡蛋比地球上正常的鸡蛋大。其实鸡蛋皮也厚实的很,想要砸碎也不太容易的。

        可罗宾先生的肌肉也够硬气,但凡掉身上的鸡蛋,就没有一个幸免的,都碎了。

        罗兰慌忙的过去,拿出来一条布巾,手都不知道要先擦哪里好了。这绝对是一场事故。

        哆嗦着嘴唇:“这个,真的是意外,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我给您擦擦。”

        罗宾一身的鸡蛋液,还有碎蛋壳,狼狈的没法看,瞧着他们家罗兰干净的样子,满脸的欣慰:“亏的是砸我,幸亏没有砸到你。别慌,至少成功了一半,你看鸡蛋飞起来还成功的碎掉了。不过就是碎掉的地方不太对。”

        罗兰鼻子都酸了,都这样了,干嘛还安慰自己:“别说了,咱们还是先洗洗。”


 

        罗宾看着还有几个鸡蛋放在那边的盆子里面,刚才幸免于难没有飘起来。也就没有砸过来。

        对着罗兰用英勇就义的精神:“还有几个呢,在练习一次。”

        罗兰瞪眼,还练习什么呀,以后还是好好地手工摊煎饼吧,没有这样遭禁自己亲爹的:“您都这样了。”

        罗宾咧着嘴笑了,鸡蛋黄都从头上留下来了,那张脸堪称恐怖,可说出来的话,温柔的罗兰心里都暖了:“反正也这样了,不是吗。”这绝都是亲爹,不用验dna的那种。

        罗兰使劲的摇头,拽着罗宾去水池边上:“不学了,不学了,以后都不学这个了。”

        罗宾:“孩子话,这算什么,罗兰你要知道,从来没有一帆风顺的人生,你这已经是很顺利的。不要遇到困难就退缩。这点鸡蛋算什么,听话。”

        这些道理罗兰真的懂,问题,真的不能看着罗宾在被自己坑:“我以后练习,您先洗洗。”

        罗宾坚定的站在那里,罗兰怎么拽都拽不动,对着罗兰都要下命令了:“火都生好了,还有几个鸡蛋,在练习一次,省的我在洗一次。”

        罗兰绷着一张脸,愣是没能坚持过罗宾,所以鸡蛋再次飘起来了。为什么这个破魔法就这么折腾人。

        幸免遇难的罗宾,也没能吃到煎饼,因为鸡蛋都掉到地上了。

        罗兰:“下次还是用掉地上坏不了的石头练习好了,这也太遭禁东西了,我带着您去洗漱。”

        罗宾:“鸡蛋咱们家多得是。没关系。你最后这次没成功,那是因为心思根本就不在这里。不是你魔法的问题。有点自信,别想那么多。”

        然后快速的跑掉了,还回头对着罗兰:“再不洗掉,我就要被鸡蛋给凝固住了,这东西让我脸颊僵硬。”

        罗兰一张脸哭笑不得。亲爹,实在是太可爱,可敬了。都这样了还不忘记安慰自己。

        收拾好被自己遭禁的乱七八糟的地方,还打水冲洗了地皮。

        罗兰才重新拿起铁板,去厨房取来鸡蛋。准备给大伙做煎饼。这玩意还是传统手艺好吃一点。

        申屠先生不早不晚就在煎饼熟的时候出来的。你说人家时间掌握的这个有技巧。

        罗兰对着申屠先生微微一笑:“刚好吃,您来的真巧。”

        申屠:“哼,遭禁了那么多的东西,一个煎饼都没有出来,你还好意思笑,也就是罗宾舍得让你这么折腾。”

        吃就吃吧,哪来的这么多话,你不说没人把你当哑巴。太不招人待见了。

        罗兰看向罗宾洗漱的方向:“我父亲对我向来大方,那是一个了不起的父亲。”

        申屠:“我说的不是几个鸡蛋,我说的是,你把罗宾折腾的不轻。”

        罗兰能不知道吗,这人太讨厌了,专门扎心的:“过分了呀。”

        申屠扫一眼罗兰,这么喜欢小马驹,怎么不喂一个煎饼,牲口就是牲口,同人那是比不了的。申屠这时候终于找到一点优越感:“你的小马驹不吃煎饼。”

 罗兰:“马驹还小,吃什么,我得去问问马六,不然吃错了,对小马驹肚子不好。”

        人家罗兰养的精心着呢,可不是随便塞东西的。字里行间都是对待养马的慎重。

        申屠心情非常不好,一个马驹而已。也值当的的如此慎重。还要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