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你说过不会对我用强的 翁熄性放苏小颖全章

2022-07-13 15:55:29情感专区
杨昆喝了一口啤酒继续说道:“而我们只需筛选一些有用的消息就行,比如企业最近一年的实际订单量,拜访他们出货订单的收验方,询问产品质量在市场上的等级如何,调查企

        杨昆喝了一口啤酒继续说道:“而我们只需筛选一些有用的消息就行,比如企业最近一年的实际订单量,拜访他们出货订单的收验方,询问产品质量在市场上的等级如何,调查企业的税收情况,要知道企业一旦涉及出售,有可能和当地政府部门肯定会摩擦一些东西出来,说不定我们还得找人游说。你说的实地勘察不是我们做商调的去,是收购方自己去调查的。我们只看企业‘实’的部分就行,毕竟我们也不清楚到底收购方看重的是他们的专利技术,或者多年积攒下来的品牌效应?”

        杨昆说了一堆涉及到专业里面东西,当然这些都是杨昆在网络上查的。既然自己吹了牛,那么就得有本事把这个牛给吹上天。

        毕竟现在的女人都不傻了,而且杨昆又不是‘校长’那样的名人,他的背后可没有超级企业为他站台,所以他就算是吹牛皮也得叫人信服才行。那么就算是装的,那也要装到位。

        杨昆的简单解释,她们二人听了之后也是笑了笑,没有继续的下文,毕竟现在女人们的心思更难猜了。当然杨昆也用不着去猜想她们什么,虽然她们两个都挺漂亮的,但刘馨柔的外貌比起她们二人更加优秀,没有道理丢了西瓜捡芝麻,除非西瓜吃了多了拉肚子导致想换口了。

        而她们二人可能是误以为刘馨柔叫她们出来是一起考察考察这个男人也说不定。毕竟在上海这个区域里真正的有钱人,甚至装自己是有钱的人都太多了。她们做女人的啊,也需要练就一副火眼金睛才行。不然上当受骗,心里总会觉得憋屈嘛!

        刘馨柔说道:“前面我和昆哥一起去吃晚餐,这些是打包回来的,你们也可以尝尝味道。唐阁是分餐的,不要嫌弃。”

        陈小喵嘟着嘴说道:“去唐阁了呀,以前去吃过一次,味道还行。你真是的,吃饭的时候不叫我们,这个时候打包回来给我们?看不起我们吗?”

        当然这些话是说给杨昆听的吧?而杨昆笑着说道:“我是不知道馨柔身边还有着两位大美女朋友啊,不然我肯定会让她叫上你们了。也有可能是我和馨柔认识不久,她可能想着如果我在邀请她的时候,她说什么再叫两个人出来..会给我增添心理负担。”

        折耳鱼故作可爱的歪了一下脑袋,笑着朝杨昆说道:“这下我们也算是认识了吧?下次你和我们柔柔去吃什么好吃的,记得叫上我们啊。”

        杨昆笑着点头说道:“行呀,下次就叫上你们一起。而且美食这个东西,本身就需要分享的。”

        刘馨柔笑着给自己的姐妹们说道:“告诉你们,昆哥,可是一位美食家哦!”

        杨昆罢手说着:“别别别,可千万别这样说,我是一个以自己口味为准的人!我可不是什么美食家。因为华夏地域实在是太大了,地方的口味差异也很大。如果东北方向的人,他们口味的需求上就比较大,浓酱重豉的,如果让她们去品尝粤菜就觉得过分清淡了点。而重庆人因为地域潮湿,平日饮食就是麻辣重口的,让他们品尝江浙菜系时就感觉怎么所有东西怎么全都偏甜?”

        杨昆继续的说道:“八大菜系之间都没有谁敢称老大呢,又有谁能有那个资格去称自己是美食家?就比如江浙菜系出来的美食家去品鉴川菜?是以你的江浙口味的标准去评判,还是以四川的口味评判呢?要我说啊,我们国内只有真正的美食,没有所谓的美食家。而且美食是要东西南北的人,大家都说好吃,那才是真的美食!”


 

        陈小喵听完杨昆的讲述,她灿烂的笑了起来:“听你这么一说,就算不是美食家,但也绝对是老饕了,你一定吃过很多好吃的店了吧?”

        杨昆笑着回应道:“还行吧。只能说有些餐厅真的很符合我自己口味,但不代表符合你们的口味。但我知道有一样,绝对符合所有人的口味,海底捞!”

        当杨昆说出‘海底捞’时,在场的她们全都笑了起来:“哈哈哈~~!!”

        都说众口难调,但海底捞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

        香槟打开了,打包的美食叫服务员拿去微波炉加了热,香槟和这打包的食物到也行。而米其林餐厅的分餐制她们都是知道的,这些打包回来的东西,不是杨昆和刘馨柔在菜里用筷子搅拌之后剩下的。如果是那样的大盘菜,刘馨柔也不会打包了吧?

        简单的吃了两口美食之后,折耳鱼点唱了一首歌,而杨昆坐在旁边喝着啤酒听着她的演唱,只能说会唱,但不是很好听的程度。

        这时刘馨柔拿着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口红想稍微的补点妆,这样不至于让杨昆只盯着自己的朋友看。

        她露出来的包,让身边的小姐妹陈小喵看到了:“哦,爱马仕手枪包?什么时候入的?”

        因为此时折耳鱼在唱歌,包间里的音响声音很大,二人的聊天并没有被杨昆听到,当然听到他也不会说什么。

        刘馨柔笑了笑说道:“前段时间入的,这衣服,凉拖鞋都是配的。”

        陈小喵说着:“哦,我就说你这衣服眼熟啊,原来是爱马仕的呀。”而她的目光稍微的扫视了一下,坐在旁边认真听着唱歌的杨昆的脚底。因为二人的凉拖鞋,颜色,造型,一模一样,其它的还用说吗?

        陈小喵继续说着:“这位,到底什么来头?”

        刘馨柔小声的说道:“十多年前的海外留学派,可能家里有点钱。不过,他和朋友读书时就在外国创业了,据说成绩做得还不错。”

        陈小喵怀疑的说道:“真的假的?你听他说的吗?别是自我包装的吧?”

        刘馨柔说道:“包装倒不是,这点我还是分得清的。从谈吐各方面就可以分析出来了,而且今天午餐和晚餐,我们两个人一共花了多少?一万块!而且他一个人住宝格丽的套房。你觉得是真的假的?如果是包装,那这包装成本也太高了点。”

        刘馨柔还没说,今天二人一起去逛街杨昆连就花了接近二十万了,而且他放在角落的那个丝毫不起眼的包就六万八!如果真的是包装,那她也认了,毕竟这份投资的包装..

        小喵在她的耳边说道:“不是吧?就一顿饭,一个套房而已?才花两万多而已,你就觉得他不错了?他也穿得不怎么样吧?姐妹,我说啊,你可是我们里面最漂亮的,可别轻易被拿下了。自己多看着点,别他说什么就信什么。”

        刘馨柔一下就笑了起来:“我说你呀,平日去品牌店时别只看新款包,多关心一下男装部分吧。他这件t恤,我去爱马仕买包的时候见过的,八千多。而且衣服上没有任何logo标志,你知道吗?中午,我去找他的时候,在他房间里坐了会儿。客厅沙发上摆着一件纯白的t恤,就像是淘宝‘打底衫’一样。什么logo和暗花都没有,就纯素的打底衫。我准备丢开的时候,看了衣领才发现是‘葆蝶家’。”

        小喵听着刘馨柔的形容,她都有些惊讶了:“不会是假货吧?现在买a货的那么多?”

        “a货都出爆款,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刘馨柔说着,翻了一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