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皇上用力…了,快点…好深 男男体内灌尿play

2022-07-13 15:48:02情感专区
去西北是帮阿姐照顾阿兄,这样阿姐就不用担忧阿兄,会更放心,去了西北她也不用整日对着那几个人,担忧自己那一日就控制不住自个儿,放点点将他们给撕碎! “好啊,

        去西北是帮阿姐照顾阿兄,这样阿姐就不用担忧阿兄,会更放心,去了西北她也不用整日对着那几个人,担忧自己那一日就控制不住自个儿,放点点将他们给撕碎!

        “好啊,阿姐,我嫁给阿兄!”薛瑾乔一口应下之后,晶亮的眼神又黯淡下来,“阿姐,乔乔有病……”

        “乔乔那不是病,人受激都会有反应,不过是有些人反应小些,乔乔的反应大一些。”知晓薛瑾乔受不得刺激,沈羲和就有去了解过,各种缘由无非是幼时受到的伤害,难以治愈。

        “乔乔没病?”薛瑾乔激动地抓住沈羲和,从未有人说她没病。

        她记得幼年时,她刚被送回家,她害怕她疯了一般砸东西,阴暗中的噩梦挥之不去,她只能尖叫着不让自己去想,可他们都说她有病,她知道自己没有病,她只是害怕,只是不想让自己害怕而已。

        她阿娘追着她灌药,为了让她安静些,他们将她捆绑起来,等到她声嘶力竭,他们认为她是学乖了就放了她……

        后来叔祖父接走她,叔祖母以长辈的身份压着他们不能打扰她,她才不那么害怕,可她不能再被人绑着不能再被人送走,所以她要凶恶起来,只有让这些人都怕她,他们才不会欺负她。

        只要有人欺负她,欺负对她好的人,她就会想……杀人。

        她将阿弟养的狗儿用棍棒活生生砸碎了脑袋,就是因为阿弟让狗儿咬她,她还让人押着阿弟亲眼看着她把狗儿打得头破血流,阿娘说她是恶鬼。

        阿爹也说她没有人性,阿兄他们看到她都忍不住露出厌恶与畏惧的目光。

        他们都说她有病,她不承认自己有病,明明是他们有病,是他们做了坏事。

        但面对她喜爱的疼爱她的人,她又不得不承认自己好似和寻常女郎不大一样。

        “乔乔没有病。”沈羲和笃定道。

        薛瑾乔扑上来,就抱紧了沈羲和,抱得很紧很紧,就像溺水之人抓到了浮木,她忍不住露出孩童一般纯真无暇的笑容。

        真好,真好,乔乔最喜欢的人,说乔乔没有病。

        “阿姐,乔乔一定会替阿姐照顾好不听话的阿兄。他要是让阿姐担忧,乔乔就揍他。”薛瑾乔信誓旦旦道。

        阿姐对她这样好,她一定要把阿姐吩咐的事情办好。

        沈羲和:……

        “哈哈哈哈哈……”沈羲和正要说点什么,偷听的沈岳山实在是忍不住笑出声,作为一个父亲,尤其是诸多地方看不顺眼儿子的父亲,对儿子即将娶这样一个妻子,他开怀不已。

        这可不是他做父亲的无良,是儿子自己点了头的人。

        想着日后有个人替他揍沈云安,他就心情大好。嗯,夕食能吃五碗饭。

        薛瑾乔似受惊的小鸟跳了起来,陌生人的声音和气息,会让她瞬间浑身紧绷。

        沈羲和顾不得去瞪自己偷听的爹,握住她的手,牵着她走向沈岳山:“乔乔,这是我阿爹。”

        放松下来的薛瑾乔下意识就喊了一声:“阿爹。”

        薛瑾乔的贴身侍女花花和草草:……

        “哈哈哈哈哈……”沈岳山笑得更开心了,他看人准,一下子就喜欢上这个小姑娘,配他儿子正好,日后定是乐趣无穷。

        薛瑾乔喊完也闹了个大红脸,有些羞窘地低下头。

        沈羲和轻笑:“阿爹,我与乔乔有话说。”

        再不把沈岳山支配走,薛瑾乔都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阿爹也想和乔乔说会儿话。”沈岳山赖着不肯走。


 

        薛瑾乔就更害怕了,她下意识往沈羲和身后躲了躲。

        陌生的气息和人只会让她变得全身紧绷,但她从来不惧怕,只有在不能伤害的陌生人面前她才不知如何应对,下意识选择躲避。

        “阿爹!”沈羲和挡在薛瑾乔的面前,暗暗警告地看着沈岳山。

        沈岳山只得讪讪离去:“乔乔若是不介怀,留下来一道用夕食。”

        薛瑾乔当然没有留下来,主要是因为下意识跟着沈羲和喊了声阿爹,让她不知如何面对沈岳山,等到沈岳山一走,她就立刻带着花花草草溜了,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毫不拖泥带水离开郡主府。

        沈羲和有些哭笑不得,还以为她至少要几日才敢登她的门,不曾想第二日她就来了,不是她一个人来,而是薛衡亲自陪着她来。

        “王爷。”薛衡对沈岳山行礼。

        “薛公。”沈岳山也还了礼,“里边请。”

        沈羲和给他们上了茶,然后就被薛瑾乔拽着离开,屋子里只留下薛衡与沈岳山。

        “阿姐,我若是去了西北,要多久才能回京都?”薛瑾乔眼巴巴地问。

        她的杏眼水润,这样看着人沈羲和,大有沈羲和说久了,就哭给沈羲和看。

        沈羲和只能道:“少则五年?”

        “多则呢?”薛瑾乔没有被糊弄。

        “十年,一定不会超过十年。”沈羲和坚定道。

        十年,她必然要让京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薛瑾乔其实不太满意,不过想到薛家那对爹娘对她的管控,拿她威胁叔祖父,她咬了咬牙:“我等阿姐接我回来!”

        “好。”嘴上答应着,但心里却想着,届时未必愿意回来,“乔乔,西北不如京都繁华,你要想清楚,事关你一生。”

        薛瑾乔低下头沉默了片刻才道:“阿姐,你阿兄他……自个儿愿意娶我么?”

        盲婚哑嫁是常态,薛瑾乔生在这个时代,她就没有想过要两情相悦再谈婚论嫁,她只要知道彼此是乐意结两姓之好,日后互相尊重忍让好好过日子便是。

        不过若非因为她喜欢沈羲和,她才不乐意这么轻易就答应呢。

        “自然,我阿爹不会硬逼我阿兄娶不愿娶的女子。”沈羲和没有想到自己阿兄的婚事竟然这么顺利定下。

   薛衡是薛家现在实权当家做主,亦是官位最高的人,他亲自来,还是作为女方的家长来,是表明薛家对这门婚事的看重。

        当然这次来只是通个气,把一些提前要说的事情说好,比如薛衡要交代薛瑾乔的“病”,而沈岳山也要交代沈云安的情况,身边有没有女人,身上是否有隐疾等等。

        这就是双方结亲的诚意,以免最后闹到结亲不成反而结仇的地步。

        “阿爹,会顺利么?”沈羲和有些担忧。

        别看沈家烈火烹油,高官厚禄,但都知道盛极必衰,也清楚陛下容不下沈家。薛衡能够亲自来,委实出乎沈羲和的意料,毕竟很多大家族是不愿意冒这个风险,但薛家是个盘根百年的世家。

        “薛公说过薛家交给他处理,他只盼你阿兄好生对薛七娘。”沈岳山对薛衡的态度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