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婚纱 吞吐 胯下 绑架女孩子的作文800字

2022-07-13 15:47:17情感专区
于沈羲和而言,能够理解沈璎婼无辜不迁怒已然是极限,若非沈岳山从小到大明确对他们兄妹表明沈璎婼是不应该存在之人。 只怕沈羲和与沈云安都做不到忽视。 到底

        于沈羲和而言,能够理解沈璎婼无辜不迁怒已然是极限,若非沈岳山从小到大明确对他们兄妹表明沈璎婼是不应该存在之人。

        只怕沈羲和与沈云安都做不到忽视。

  到底是因她之母一个幼年丧母,一个生而未见到母亲,且体弱随时可能一命呜呼。

        沈云安那时便知事,沈岳山若是对沈璎婼稍有半分怜惜,只怕沈云安就无法释怀。

        “血脉上阿爹有三个孩子,亲缘上阿爹有两个孩子。”沈岳山厚实粗糙的大掌抚上沈羲和的头顶,“阿爹不想最后一个孩子都没有。”

        只有呦呦一个女儿这话是出自真心,亦不止对沈羲和说过,也对沈云安说过。少时丧母的沈云安,已经连他都憎恨,若非那时候呦呦分走沈云安大部分精力,让沈云安知晓她不能没有自己这个哥哥的庇护,沈云安只怕要不顾性命,潜入京都杀了萧氏和沈璎婼。

        他一再的担保,用了十多年的行动,才打消了沈云安的隔阂。

        自打丧母后,朝廷的召见便全是沈云安来,只有一次点名了他,才让他来过,待他赶回去,就发现儿子熬红了眼,并且随时准备抛弃他这个生父。

        儿子严防死守不准自己来京都,防着的自然是自己对沈璎婼有了怜惜之情,儿子坚定的心思,在这一次有所松动。

        定然是沈羲和对沈云安说了些什么,才能让沈云安放下这份芥蒂,或许也有萧氏已死的缘故,否则这次女儿的及笄礼,儿子也绝不会允他来。

        “我和阿兄,幼时让阿爹受累了。”沈羲和轻轻派头靠在沈岳山宽阔的肩膀上。

        年幼不知事,亦不动何为大局,更不知沈岳山的苦,这些年他又当爹又当娘,将他们兄妹抚养成人,身边也再没有女人陪伴,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西北和他们兄妹身上。

        沈羲和偏头,看着他依然乌亮的黑发,想着他青年丧妻,人到中年依然形单影只:“阿爹,阿兄也到了成婚的年纪,呦呦也要嫁人了。阿爹何不寻个知冷暖之人相伴?”

        低头对上女儿清灵又心疼他的目光,沈岳山笑了:“女人娇弱又事儿多……”

        发觉女儿的目光逐渐变凉,沈岳山忙改口:“旁的女人娇弱又事儿多,阿爹做不好夫君,莫要去祸害好人家的女郎。”

        提及这事儿,沈岳山又想到儿子的事儿:“往年催你阿兄成婚,他犟如牛,从未松口。他此次由京都归去,我再提及这事儿他似有松动,是否在京都看上哪家女娇娥?”

        沈羲和微微一愣,脑子里闪过的就是薛瑾乔的模样,有些好笑:“做不得数。”

        “嗯?”沈岳山立刻听出了门道,“有何缘故?道来与阿爹听听。”


 

        沈羲和遂将薛瑾乔的事儿细致说与沈岳山,末了道:“阿兄到了京都与乔乔都未曾说上几句话,乔乔就是想粘着我,见了阿兄才起了心思,如此结为儿女亲家,岂不儿戏?”

        沈岳山听完,第一反应是:“这位薛七娘莫不是儿郎假扮?”

        沈羲和:……

        “阿爹你可真会想,乔乔她有嫡出的兄弟,哪里需要把好好的世家贵女扮作男儿?”

        沈岳山:“她又为何缠着你?”

        “她好像是喜欢女儿身上的香气。”沈羲和也探究过,她素来不信有人会一面之缘就对另一个毫无目的的死缠烂打,“她寻常时候大约就是娇俏些,与常人无异,但她受不得刺激,一旦受了刺激,就会难以自制,我身上调制的香让她能清醒些。

        为了证实我的猜测,我还特意为她调了一种香料,用了与我香料相同的醒神凝心的药材,只是换了旁的花引,香之气截然不同,不过功效相差无几,她用了之后果然能自制。”

        就好比上次长陵公主暗害她,薛瑾乔就在旁边,若非能自控,薛瑾乔就不是一鞭子抽在长陵公主马儿上,而是一鞭子抽在长陵公主的身上。看她对付袁女郎就知道她的狠劲儿,

        沈岳山若有所思:“改日将薛七娘请入府中,阿爹见见。”

        沈羲和无言地看着沈岳山,阿兄胡闹,阿爹也跟着凑热闹。

        “你阿兄几岁大的时候,就把你这个小肉团捧在手心,每日起身必要看到你安好,才能静下心来习武。”沈岳山温声道,“他迟迟不娶妻,便是怕妻子待你不好,或是不允他待你一如既往,事事上心。这过错在他,他改变了,也无权要求旁人家捧在手心的女郎嫁入我们家,就得委屈迁就你,这才一直拖着。

        这薛七娘能让他动心思,固然是她喜你,日后只会待你更好;更有他确然觉着薛七娘让他另眼相待,他虽娶妻会思量你,却不会为你而娶妻。”

        沈羲和听了才恍然大悟,是她一叶障目了,原来阿兄是有些小心思的,遂一笑:“不用我去请,她自个儿就会来。”

        薛瑾乔会来么?当然会来,她就喜欢与沈羲和在一块儿,虽然听闻沈岳山来了,她有点怯意,忍了两日还是忍不住悄悄来了郡主府。

        “阿姐,叔祖父说你要嫁入东宫,是真的么?”薛瑾乔小声问。

        “嗯。”沈羲和点头。

        薛瑾乔噘嘴,有些不乐意:“我去宫里做女官!”

        沈羲和:……

        宫中女官也是为奴啊,这是要把薛家人气死么?

        “不成,你是薛家女郎,怎能去做女官?”沈羲和肃容叮嘱,“不可胡来。”

        “他们说你进了东宫,我就不能每日来寻你。我想每日与你一块儿,我又不能也嫁到东宫,我才不要抢你夫君呢。”薛瑾乔虽然某些方面极其执着,可她并不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