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娇艳的美丽人妻txt下载 粗大捣弄紧致湿润h

2022-07-13 15:42:52情感专区
西北王蓦然急躁了,他哪里不好看?他和儿子才是真男人,帝都这些面如冠玉的瘦弱儿郎,涂脂抹粉和女郎有何区别? “你……你……你竟然

        西北王蓦然急躁了,他哪里不好看?他和儿子才是真男人,帝都这些面如冠玉的瘦弱儿郎,涂脂抹粉和女郎有何区别?

        “你……你……你竟然说我……我丑?”沈岳山气得舌头都打结。

        “阿爹,你觉着你俊美么?”沈羲和反问。

        “呼,呼!”插着腰大吐两口浊气,沈岳山才缓过气,“阿爹这是俊朗,男子汉大丈夫,要美作甚?我真是昏了头我才送你上京,这帝都儿郎一个个油头粉面,风一吹就倒,皇太子更是弱不禁风,细胳膊细腿,我都怕我一掌下去,犯下弑君之罪!”

        “阿爹,你孔武有力,他亦是武艺高强。”沈羲和说句公道话。

        这下不得了,点燃了沈岳山脑中的火药:“你……你现在……便袒护他!”

        现在就袒护,日后嫁了她,哪里还记得他这个阿爹?

        沈岳山气得话都说不清,仿佛下一刻就要晕厥过去,沈羲和真是啼笑皆非,拉着他坐下,给他顺了顺气:“好好好,是我失言,我没有看中他的皮囊,各种缘由也已经与阿兄说清楚,阿兄也定然转达阿爹。”

        “呦呦,你可知你选择了一条怎样的路?”说道正事儿,沈岳山也正色起来。

        “阿爹,我选择了一条我不悔之路。”沈羲和眸色坚定。

        也许不是最好,也许不是最顺,但是坚信无悔。

        沈岳山所有的话都被堵上,他有点理解儿子对他转述之时那种莫可奈何又焦急万分的心情,他不喜欢以年轻不知事儿来妨碍儿女的抉择,她此刻能够如此说出无悔,沈岳山就什么劝说之词都吐不出口。

        “呦呦,阿爹相信你。”沈岳山只能如此安抚她的内心。

        若是他执意反对,是能改变她的主意,但他亦不能保证他所选便是最好,日后她过得不欢乐,他会一生自责。

        此刻她如此抉择,日后她过的不欢乐,还有父兄随时展开怀抱呵护她,让她不至于觉着自己一无所有。

        “阿爹最好。”沈羲和眉眼一弯。

        沈岳山哼哼两声:“阿爹信你,但不信他,这几日阿爹好生替你掌掌眼。”

        沈羲和憋着笑不语,就她阿爹那挑剔的目光,萧华雍再好他也能挑出一身毛病。

        不过没关系,她又不指着萧华雍过日子,萧华雍好于她而言只是锦上添花,不好她也无甚意见。

        暮色四合,沈岳山也不好在沈羲和的闺房久留:“你早些休息,明儿我们一道去见见你外祖父。”

        女婿来了,哪有不登门的道理,沈岳山是粗人,却也知晓基本的礼数。

        陶专宪似乎知晓沈岳山今日要带沈羲和来,竟然亲自来开门,只不过笑脸在看到沈岳山一瞬间就没了,待到被沈岳山挡住的沈羲和走出来,他才又扬起了和蔼的笑容。

        沈岳山早就习惯了被岳父嫌弃,有什么可神气的,过不了多久,他也能端岳父的架子!

        “妹夫日理万机,不用来一遭,让呦呦来替你传个话便是。”陶元直接开呛。

        “呦呦劳累不得,我捧在手里十五年,自然要小心翼翼守着。”沈岳山对大舅子可不怵。


 

        陶元牙齿一酸:“呦呦为何劳累不得,还不是有些人保护不力。”

        “你在京都筹谋这么多年,最后还不是要靠呦呦为她阿娘手刃仇人?”沈岳山回怼。

        “说得好像是你报的仇,这话你也有脸说出口。”陶元露出鄙夷的目光。

        “我是呦呦的阿爹,呦呦是我养大,呦呦这份聪慧,都赖我。”沈岳山露出一口皓齿。

        沈羲和目瞪口呆看着自己阿爹和自己大舅唇枪舌剑,她的阿爹到了陶家,竟然这么能言善辩,她真是开了眼界!

        “两个加起来比老头子我都大的人,还和童子一般吵嘴,我都替你们两臊得慌。”陶专宪张口,各打五十大板。

        不论是陶元还是沈岳山,都不敢呛声。

        沈羲和忍着笑:“外祖父,近来可好?”

        “好。”陶专宪立刻没有了半分肃容,笑得面上起褶子,“呦呦给我配的香汤,我每日泡着,膝盖都不疼了。”

        陶专宪年纪大了,膝盖风湿严重,一到冬日就疼得厉害,沈羲和让谢韫怀配了香汤。

        “呦呦送来的香煤可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舅母张氏也开口道,“以往烧得木炭,不耐烧还烟重,放远了不暖和,放进了呛人,香煤气息芬芳,又耐烧,你表弟往年冬日都不读书,今年也愿意跑书房了。”

        “呦呦给我做的香囊醒神,我拿着每日都精神头极好,理事也清明麻利了许多。”陶元不甘示弱地补上一句。

        沈岳山极力维持住自己的风度和笑容。

        几个表哥表弟也开口补上一刀,若是他们都不用这么炫耀的语气,沈羲和会觉得他们只是单纯的感谢自己和赞美自己。

        瞄了眼快维持不住笑容的沈岳山,沈羲和忙道:“外祖父准备了什么好吃的招待呦呦,呦呦今日想下厨,给外祖父和阿爹做一道下酒菜。”

        “不成!”沈岳山、陶专宪、陶元异口同声。

        三个男人互看了一眼,眼底都彷如能飞出刀。

        沈岳山:呦呦是他的女儿,只能给他做,凭什么便宜这对外姓人?

        陶专宪和陶元:沈岳山就是个碍眼的,大冬天的不值得呦呦辛苦,等开春暖喝了,沈岳山也滚远了,就只有他们父子可以享受呦呦亲手做的吃食!

        至于日后谁多谁少,他们父子在各凭本事。

        “哪儿能让呦呦干粗活。”张氏上前拉了沈羲和的走,“他们男人有事儿谈,我们去说些体己话。”

        三个男人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心肝宝贝被人拉走了。

在陶家的氛围欢乐得让沈羲和倍感舒适,来前沈羲和有些担忧陶专宪和陶元对沈岳山会不会没有好脸色,到了发现他们斗嘴斗得厉害,越是如此,越证明他们心中并无芥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