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真人做爰视频18禁 AV番号动态图剧情分解图

2022-07-13 15:42:04情感专区
明明比她预想的要好很多,可为何她的心却痛得支离破碎。她不知该如何回话,只是泪如雨下,越哭越伤心,最后索性不管不顾,哭得肆无忌惮,似乎要将她一生的委屈都哭尽。

        明明比她预想的要好很多,可为何她的心却痛得支离破碎。她不知该如何回话,只是泪如雨下,越哭越伤心,最后索性不管不顾,哭得肆无忌惮,似乎要将她一生的委屈都哭尽。

        沈岳山坐在上方,就这样静静看着她哭,不言不语,不安抚不呵斥亦不生怒。

        渐渐地沈璎婼止住了哭声,头晕眼花,她缓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沈岳山对着外面的下人吩咐:“给二娘子准备盥洗之具。”

        下人立刻下去准备,沈岳山不再多言,沈璎婼在自己婢女服侍下整理好仪容,上前对着沈岳山盈盈一礼:“天色不早,阿婼告辞。”

        “嗯。”沈岳山应了一声。

        沈璎婼深深贪恋地看了沈岳山一眼,就转身离去。

        沈岳山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渐渐落下的夜幕之中,独自在屋子里坐了片刻,才起身走向沈羲和的院子里,就见沈羲和逗着短命,竖起手指让守在门口的下人不许出声,他自己扒着门探头小心翼翼觑了觑沈羲和的脸色,发现她没有半点不乐,才松了口气。

        “王爷?”端了茶水过来的紫玉,看到沈岳山唤了一声。

        这一声让沈羲和抬起头,就看到立时站直,假装整理衣襟的沈岳山,她忍不住唇边多了一丝笑意:“紫玉,把茶水给阿爹。”

        沈岳山脸上一喜,看了看沈羲和,指着自己:“特意为我备下?”

        “醒酒茶。”沈羲和道。

        沈岳山面色一僵:“我千杯不醉,我不喝!”

        他需要喝这种东西!

        “不喝?”沈羲和拖长了音问。

        沈岳山硬气回道:“不喝!”

        “碧玉,把步世子送我的郫筒酒都送到西北给阿兄,明儿一早送走。”沈羲和扬声吩咐。

        碧玉跑进来,还没有来得及行礼,就被沈岳山一声高喝阻拦:“不许!”

        说完大步走向沈羲和:“你就是待你阿兄比阿爹更亲!”

        “阿兄对我言听计从,我让他吃什么他就吃,莫说拒绝,便是问都不多问一声。”沈羲和轻哼一声。

        沈岳山瞪大了眼:“我是阿爹,我是长辈,怎能一样?”


 

        沈羲和闻言逼视他:“阿爹的意思是,您是长辈,就不应该听我之言,有损你长辈威严。”

        说着,沈羲和就站起身,端端正正给沈岳山行了个礼:“阿爹见谅,是儿方才冒犯,日后定会将长幼尊卑铭记于心,再不逾矩……”

        “别别别,我失言失言,我方才吃酒吃多了,有些醉意,呦呦莫要放在心上。”沈岳山哪里受得了女儿这样,一想到以后朝暮请安,一举一动按照规矩来,他不得气疯?

        “既然喝醉了……”沈羲和眼神往紫玉端着的醒酒汤使。

        沈岳山深吸一口气,一手端过来,仰头似喝毒药一般灌入嘴里,喝完就皱成包子脸:“苦。”

        沈羲和已经站在他的面前,对着他勾了勾手,沈岳山立刻弯下身,沈羲和将手中的蜜饯喂给他:“我亲自蜜渍的,用梅花,好吃么?给你做了一罐,它耐放,带回西北可以吃许久,晚些时候我再做些送去西北。”

        淡淡的梅香在味蕾散开,完全遮盖了药茶的味儿,又不甜腻,沈岳山眉目都舒展了:“只给阿爹?”

        “只给阿爹。”沈羲和真是受不了这对父子,每次做东西要么就做两种不同的专属一人,要么就得做一模一样,否则总要忍受两个大男人幽怨的眼神,和阴阳怪气的控诉。

        沈岳山这才眉开眼笑,开心的沈岳山,想到了沈璎婼,又收敛了笑意,他的手掌放在沈羲和的发顶,郑重道:“呦呦,你是阿爹唯一的女儿。”

        沈羲和突然有点眼睛酸涩:“阿爹,呦呦长大了,不再是幼时不知事的小女童。”

        她大概是是六岁的时候,才偶然得知沈璎婼的存在,当时气得喘不上气,差点就一命呜呼,给沈岳山吓出了畏惧,之后谁也不准在沈羲和面前提及沈璎婼。

        那时候年幼无知,兼之从小就以为自己是阿爹的独女,又听闻了上一辈的纠葛,连带对沈岳山都有了恨意,半年未曾对他说过一句话。

        后来是她发病严重,沈岳山抱着她去跪求医治,她迷迷糊糊看到万人敬仰,从不屈膝的沈岳山为了他向旁人下跪哀求,才知晓阿爹待她的疼爱,当时以为自己或许活不下去了,很是懊悔自己在人生的最后一段,竟然和阿爹赌气。

        幸得那一次她熬过来,之后她再也不会与沈岳山赌气,沈岳山对她就更小心翼翼。

        “阿爹,呦呦长大了。”沈羲和重复一遍,“明白事理了,她也是无辜的孩子。”

        “你们都是无辜的孩子。”沈岳山轻声道,“阿爹不能因为呦呦明白事理,就理所当然享受呦呦的宽容大度。阿爹亦不知如何对她,女郎的教养,连你都是请的女先生,阿爹教养不了你,也教养不了她。去疼爱她,不是真心的疼爱,难道不是欺骗么?”

        “阿爹……”沈羲和为着沈岳山着想,提议道,“你要在京都不少时日,不如把她接过来,也许你们相处久了,你便知晓如何对待她。”

        她不是大方,也不愿将父爱分享,可又怎么办呢?那是阿爹的亲骨肉,不能改变的事实。

        她总要为沈岳山着想。

        “何必呢?”沈岳山道,“何必要让你们都不开怀呢?阿爹不需要你委屈自己来成全阿爹的名声。她也不需要阿爹虚情假意的设施,且阿爹常年不在京都,对她的冷漠未尝不是一种保护。”

        至少少了很多对她动歪脑筋的人。

 “阿爹在宫里见着太子殿下了。”沈岳山转移了话题,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才小声问,“呦呦,你告诉阿爹,你不是看上了太子殿下的皮囊。”

        沈岳山还是萧华雍很小的时候见过,印象中是长得有些俊,但今儿一见,尤其是一众各有千秋的皇子中,他竟然能够以姿色的优势胜出一筹。

        “我若是好颜色,就该嫌弃你和阿兄了。”沈羲和没好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