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快快点再快点使劲用力bl 宝贝错一题c一次作文

2022-07-13 15:39:31情感专区
沈羲和有片刻失神,旋即摇头失笑。 其实在图样展开之后,沈羲和就有这种猜想,但她是真的喜欢,没有必要因为可能和萧华雍有关,就非得连自己喜好都扔了。 她选

        沈羲和有片刻失神,旋即摇头失笑。

        其实在图样展开之后,沈羲和就有这种猜想,但她是真的喜欢,没有必要因为可能和萧华雍有关,就非得连自己喜好都扔了。

        她选中了,只能说萧华雍有本事,抓住了她的喜好,没什么不敢承认。

        “我便说啊,太子殿下最懂郡主,若非下了功夫,怎会如此明白?日后只怕没有我们表忠心的份儿了。”紫玉摇头晃脑感叹。

        沈羲和对她最宽容,说来也奇怪,沈羲和不喜欢愚笨之人,紫玉就属于这类,可沈羲和就喜欢她的开朗活波,每日都笑颜逐开,仿佛没有什么烦心事儿。

        放在身边每日看着,都觉着赏心悦目,也跟着心情好了不少。

        “对你的喜好下功夫之人,不一定是待你好之人。”沈羲和任何时候都是冷静沉着的,“亦有可能是要你命之人;眼前对你好之人,未必能经久不变,若是不清醒些,一旦他变了,你便日暮穷途。”

        紫玉缩了缩脖子,不敢多言。

        人心易变,谁也不敢担保什么,她们日后还是得惊醒一些,不能被太子殿下的糖衣炮弹所诱。

        于造一案在次日有了结果,于造经查确系旁人假冒,真正的于造早已亡故二十余年,消息一经核实,于造便在郡守府牢里自尽了。

        朝堂上因此对于造如何处置展开了激烈讨论,于家是安全了,可于家有于造的妻儿和孙儿,这些都是于造求学归来之后,也就是假于造娶的,按理说属于假于造的亲眷。

        可其妻的亲族也有朝堂上的人,为了不受牵连,直接在超会上痛哭流涕,指着于家骗婚,若非于家不核实自家儿子真假,他们好好一个官家女,如何会嫁给一个贼子?

        此话也有理,假于造的妻子已经够惨,再连诛就显得不近人情。

        可假于造罪行昭彰,总不能就他一个人死了就完事儿吧,这也太轻了。

        两边争吵得不可开交,吵得祐宁帝头都疼了,好不容易来一次朝会的萧华雍,因为他们的争吵剧烈咳嗽起来。

        他一串咳嗽,让大殿一静,两边的人都立刻止了声,这要是把太子殿下给吓晕过去,王政还在哪儿站着呢,王政厚颜无耻做戏能回来,此法可不见得他们也成。

        祐宁帝看到终于安静了,心里也满意,以往这些人吵起来没完没了,有时候还在朝会上打起来,偏祐宁帝在这方面比较宽容,虽然恼怒,但法不责众,且双方都不是全为私欲,每次都只是斥责一番,这也导致这些人在朝会上越来越容易面红耳赤。

        “七郎可还好?”祐宁帝关怀一句。


 

        “喀喀喀……”萧华雍对祐宁帝躬身行礼,“陛下,儿无碍。不过……于造妻儿如何处置……儿有一策喀喀喀……”

        祐宁帝见他说话艰难,吩咐刘三指:“给太子赐座,备笔墨。”

        萧华雍婉拒:“儿谢过陛下,儿身子骨还成……”

        他尽量克制自己咳嗽,然后道:“诸公所言皆有理……此事确然轻不得重不得,不若分发各地,由父母官亲自征询苦主,听一听他们如何作想。若是主杀者多……便杀,主放者多便放……

        陛下做主,杀则伤了君臣之谊,其妻儿也委实不该受过;不杀……恐寒百姓之心……由百姓做主,彰陛下仁德宽宥……亦有安抚百姓之实。”

        萧华雍的话让众人包括祐宁帝在内目光一亮,这个法子确实极好。

        让百姓做主,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谁都不会有怨言;百姓心中那最后一点不满,也会因为朝廷这样的举动,真心实意感受到朝廷重视他们,尊重他们而释然。

        众人齐齐看向微微弯身,站在大殿上也要披上厚实斗篷的萧华雍,神色各异,惋惜居多。

        尤以忠义之臣最甚,这样肯听大臣谏言,肯闻黎民之音的储君,明明是国之大幸,偏命运多舛,有碍寿数,是他们之悲,是国之哀啊。

        “太子所言有理,此事就按太子之言拟办。”祐宁帝都不问其他人的意见,一锤定音。

        他现在正需要举措来挽救声誉,太子这个办法就是极好的法子。

        这件事情解决了,大伙儿都以为朝会要结束了,可祐宁帝却突然面色微沉,拿出一份奏折:“这是昭王连夜送来的奏疏,刘三指你读给他们听听……”

        是一份于造的悔过书,大篇的忏悔之情,最后却提到与他合谋者乃是陛下第三子代王萧长瑱。

        目光齐刷刷投到萧长瑱身上,代王脸色一白:“陛下,儿对天发誓,绝无此恶行。”

        “是与不是,着大理寺、宗正寺、京兆府协查,即日起你闭服不得出,代王府朕命金吾卫把守。”祐宁帝冷声道。

        于造死了,只有这份悔过书,什么证据都没有留下,令祐宁帝气恼不已。

        “怨不得他一直不肯开口。”沈羲和听闻之后轻声一叹,因为于造没有证据,也怨不得他得知于府保住了,就留下这份悔过书自尽了。

        “郡主,可信么?”碧玉问。

        “可信。”沈羲和颔首,“至少于造不会再说慌,至于是不是代王……却不一定。”

        碧玉听糊涂了,既然于造所言可信,为何又不一定是代王呢?

 

 

    代王府,萧长瑱被押回府邸,他直奔正屋,就看到他的王妃李燕燕端坐在梳妆台前,染着她的丹蔻,艳红色的色彩刺目而血腥。

        “退下。”寒着脸,萧长瑱将所有人呵退。

        李燕燕是西凉的亡国公主,身边的人都是王府的人,她早就没有贴身侍婢,这些仆人都老老实实行了礼,全部悄无声息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