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穿着婚纱被调教的少妇 含着了她那肿胀的花蒂

2022-07-12 15:57:48情感专区
但是今天早上八点多,居然有好几家微信公众号一同爆料,事情牵涉到自己这个大红人,消息又那么劲爆,一下子就被炒起来了。 到了这个时候,微博方面也不敢控流了,只好放

        但是今天早上八点多,居然有好几家微信公众号一同爆料,事情牵涉到自己这个大红人,消息又那么劲爆,一下子就被炒起来了。

        到了这个时候,微博方面也不敢控流了,只好放开。

        于是,一个小时都没过,就已经上了热搜。

        到现在,天下皆知。

        不过网络上的评论暂时还没有恶化。

        一是自己还没有出来承认或否认,所以暂时大家的吃瓜和讨论方向,还只是这件事的真假而已。关于道德啊、隐婚啊之类的讨论,还不算太多。

        但接下来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承认也好,辟谣也罢,黄金时间是六个小时。

        现在的问题是,这件事一旦有个应付的不妥当,就绝不仅仅只是自己倒霉的问题了,自己最近两三年捧起来的这些人,也都会或多或少受到一些负面的影响——最典型的,过去几年跟自己传过绯闻,且一直都走得很近的女孩子们,接下来是一定会被这些负面新闻给缠住的。

        除非及时地跟自己割裂来止损,否则的话,只要她们身上还贴着自己的标签,就很难挣脱出去。

        这会极大地影响到她们的正面形象,削弱她们的商业价值。

        一人得道,鸡犬可以升天。

        可一旦这个人失了势,她们也肯定要跟着吃挂落。

        就在刚才,两家赶过去要继续谈合同的节目,在谈判中间接到电话,忽然就暂时中止了谈判,推说有别的事情,连下次什么时候谈的时间都没约,直接撤了。

        姑娘们倒是都没有来电话,可能是知道现在自己正在头大如斗。

        但等到把事情处理出一个眉目来,还是要一一打电话找补一下的。

        倒是便宜了周海冰了。

        搁在二十四小时之前,蒋纤纤加周舜卿加樊红玉,统统半价,专门撕破脸皮的抢她的资源,几乎就等于是直接一棍子把她闷死了。

        不死也得残。

        而且媒体各种热议,所有舆论场的风向,都在痛批她。

        但是现在好了,她成功地从漩涡中心脱离了。

        而且一旦这个事情自己处理不好,影响到蒋纤纤她们的话,她们哪怕是用半价抢资源的恶意竞争战略,也真是不一定就能真的压住她了。

        说不定就是她爆的?

        但是……她有那么大能量吗?

        从很早就开始收集自己的动向了?


 

        电脑屏幕里,孔泉还在说着什么,彭向明忽然打断他,“查不出幕后是谁吗?”

        对面安之艺的几个人都沉默了一下,另一位副总,付中慧开口说:“我们现在能确定的是,微博上也好,公众号也好,都是有人花钱买的,并且提供了全套的照片之类的证据,但他们应该是都签了保密协议,再往下是很难追查的!”

        彭向明抿嘴。

        顿了顿,付中慧试试探探地说:“在危机处理方面,东胜传媒那边是比较有经验的,她们东胜娱乐经纪公司的老总,王昱,在这方面就是最顶级的行家了,您看,要不要跟她联系一下,看有没有更好的处理思路?”

        彭向明仰头,看着外面的天空。

        太国的天空。

        阴云漫漫而来,待会儿应该是有雨。

        据说这边下雨特别频繁?

        王昱?

        还是算了吧!

        倒不是记仇,也不是说事到临头还不愿意求人什么的,只是直觉地感觉,这个女人精明固然是够精明的,但只看她做事情的风格就知道,这人不但很小家子气,而且感觉目光也不够长远。

        水平估计有限。

        唉!

        这要是在国外,未婚生子屁事儿都不算,比比皆是,哪怕放到明星身上,也不是什么太大的负面新闻,但是在国内,民众们和吃瓜群众们,却向来都是以要求道德圣人的标准,来要求明星的——尽管现在大家的心态已经变化很大,环境也可以算是越来越宽松了,但一个大明星结婚了,还生孩子了,居然没说,依然是绝对的负面新闻。

        当然,没有过婚史这件事,是很容易就能摘的清的,直接辟谣没问题。

        但孩子……

        忽然就又想到了彭安然那张可爱的小脸儿。

        “呼……”

        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彭向明用手撑住桌子,郑重地说:“我想好了,照实说。该辟谣的辟谣,该承认的承认。”

        电脑屏幕里,孔泉无奈地抬手捂了下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