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连开两个女同学的嫩苞人 我的丝袜麻麻老师短裙麻麻视频

2022-07-12 15:40:29情感专区
欧阳佳诚说完,转身要下楼,却看到米米正好站在天台门口,一双眼睛通红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米米,你怎么在……” 霍宸晞一开口,欧阳米反而转身就

    欧阳佳诚说完,转身要下楼,却看到米米正好站在天台门口,一双眼睛通红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米米,你怎么在……”

    霍宸晞一开口,欧阳米反而转身就走。

    “米米,站住!”

    欧阳佳诚大喊了一声,果然叫住了她的脚步。

    他又转头对霍宸晞说:“宸晞,你先回去吧,我跟米米聊聊。”

    霍宸晞嘴唇嗫嚅着,犹豫着还是说说了出来:

    “大哥,你可别骂米米,我……”

    “行了,你赶紧闭嘴,快滚回你自己家去吧!”

    欧阳佳诚干脆地打断他,十分看不惯他婆婆妈妈的样子。

    “可是……”

    霍宸晞顶着他眼神中强势的威压,硬着头皮却还是说了出来,他实在是担心大哥这个暴脾气,万一真的一时失控,米米可真的要受委屈了。

    “行了,那可是我自己的亲妹妹,能跟你一个待遇吗?赶紧滚,改回哪去回哪去,别在这里当碍眼了。”

    欧阳佳诚不耐烦地白了他一眼,伸手在他的肩膀上砸了一拳。

    霍宸晞感觉到肩膀上一痛,伸手揉了揉,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路过米米身边的时候,他忍不住地向她偷投去担忧的目光,可是米米却一直低着头,完全不想和他有任何一点目光接触的样子。

    直到他的背影即将消失在楼梯转角,欧阳米才肯抬起头,远远地看着他的背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宸晞哥哥……为什么总是要这样为她的事情操心呢?连累得他为了她的事情,憔悴了不少。

    “米米,你过来!”

    欧阳佳诚远远地喊了一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之后,又堆起了一个无奈的笑容,喊道:

    “别看了,你哥哥我在这里呢!”

    欧阳米听到他的声音,转身走到他身边站定,垂着头一言不发,十分心虚。

    “大哥,我……”

    “现在知道心虚了?”

    欧阳佳诚轻笑一声,在她的额头上狠狠地敲了一个爆栗,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大哥,我、我就是……”

    “你就是什么?遇到了难事也不知道跟家里说,一味地只知道自己一个人逞强,你当自己的两个哥哥是摆设,是用来好看的吗?”

    欧阳佳诚收回手,还是觉得不解气,然后又伸手捏住她脸颊上的肉肉,狠狠地拧了两下。

    “哎呀!大哥我知道错了,你就给我留点面子吧!我都是当妈的人了,你怎么还动不动就要揪我的脸啊?!”

    欧阳米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好不容易才的止住了他的动作,将自己的脸颊从他的魔爪下解救出来。


 

    “你个臭丫头!现在知道错了,早干什么去了?”

    欧阳佳诚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刚才面对霍宸晞的时候,眼神中的那些凝重肃杀之气都消失不见了,全都百年城了肉眼可见的宠溺。

    他就只有这一个妹妹,在这个妹妹之前,还有个弟弟,他现在都还记得米米出生的那天,他得知自己多了一个妹妹,不知道有多开心。

    他对这个妹妹的关心和宠溺,比起弟弟来说,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差别,眼下看着妹妹受了这天大的委屈,他又怎么能不着急、不心疼呢?

    “大哥,呜呜……”

    欧阳米一见到自家大哥那温柔宠溺的笑容,顿时觉得心头一暖,瞬间鼻头一酸,眼眶一热,就蓄起了大波的泪水,连眼前的大哥的脸都看不清了。

    “傻丫头,你怎么还是这么爱哭呢?”

    欧阳佳诚眼神一柔,伸手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心,任由她在自己的怀里放声哭泣。

    欧阳米将脸结结实实地埋在他的胸膛里,痛快地哭起来,。

    从昨天晚上的事情发生以来,她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还有一个地方可以接纳自己所有的脆弱和不堪,她好像是找到了一个终于可以宣泄的口子,任由眼泪像是泄闸的洪水似的,将所有的压力都随着眼泪一股脑地全都发泄了出来。

    “大哥,都是我自己不好,我没有保护好自己,才会落入了别人的圈套,才会让事情变成了现在这样。”

    欧阳米哭得浑身都在颤抖,却还是一边抽噎着,一边反思自己的错误。

    “你这臭丫头在胡说些什么呢?!是欺负你的人有罪,是他们该死!”

    欧阳佳诚微微一愣,完后轻轻地在她的背上拍着,心中十分心疼。

    “米米你放心,哥哥现在已经来了,就一定会为你讨个公道,为你澄清这件事情,你不要害怕!”

    他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他的宝贝妹妹心中,竟然藏着这么多的委屈,这么多的自责,他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七年前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米米比现在还要更加的伤心欲绝。

    可是却原来,他一直到现在才知道妹妹的心中竟然是这么想的,亏他之前还一直逼问妹妹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想到这件事情,心中的自责和难过如洪水般汹涌而来。

    “大哥,我真的好难受……呜呜……为什么所有人都在质问我,所有人都觉得是我犯了错,明明我什么都没做!”

    “米米,你没做错任何事,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你现在先跟我说说,昨天晚上的事情,哥哥才能帮你揪出真凶啊!”

    欧阳佳诚一边安慰着她,一边伸手为她擦干净眼泪,眼神中一片心疼。

    “哥哥……哥……呜呜……”

    欧阳米微微一愣之后,却哭得更厉害,然后紧紧地揪住他的衣服,脸上一片哀戚,恳求道:

    “哥哥,你不要再追查了好不好?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不要在追查了好不好?”

    “米米,你让哥哥不要再追查了?这又是为什么?”

    欧阳佳诚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妹妹,眼中透露出十分的不解。

“米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会突然的决定不追查了?又为什么突然决定回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