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v文道具调教双性改造总攻 善良的美人妻同人续改

2022-07-12 15:38:26情感专区
欧阳米自知逃不过一顿训斥,深呼吸了一口,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然后才把自己的耳朵凑到手机旁边。 “大哥,我们确实是打算今天回伦敦的。” “你怎么

    欧阳米自知逃不过一顿训斥,深呼吸了一口,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然后才把自己的耳朵凑到手机旁边。

    “大哥,我们确实是打算今天回伦敦的。”

    “你怎么回事?我告诉你,你现在给我下飞机,我已经到宁城机场了,二十分钟之后,我在出口这边等着你!”

    欧阳佳诚不容她反驳地下了命令,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什么?!”

    欧阳米惊呼一声,顿时吸引了三个孩子的注意。

    她冷静下来,语速急促地问到:

    “大哥,你怎么会来宁城?你来宁城是为了什么事情?”

    她心中慌乱不已,脑中快速盘算着大哥来宁城可能的原因。

    “怎么,我来宁城看看我妹妹还不行吗?看我妹子难不成还要挑时间?”

    欧阳佳诚反问,声音中带着两分强势。

    “当然……当然不是啊,大哥,只是这太突然了,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你说你怎么来宁城也不跟我打个招呼啊?这要不是你这个电话来的早,只怕你是要白来一趟了。”

    欧阳米有些心虚,毕竟自己昨天晚上菜闹出了那么大一件丑闻,但是若说大哥是为了这个而来的,也不太可能吧?毕竟昨天晚上才发生的事情,伦敦离宁城隔着半个地球呢,消息怎么可能会传得那么快?

    “废话别多说,我已经在下飞机了,我也听到了广播里说的话了,由于天气原因,现在飞机是无法起飞的,你在飞机上待着也是无聊,还不如下来陪我聊聊天吧。”

    欧阳佳诚一边快步走向出口,一边交代着,不容拒绝。

    “大哥,我、你……”

    “别啰嗦了,快点的!”

    欧阳米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只觉得脑仁儿一阵钻心的疼。

    “孩子们,大舅舅来宁城了,咱们今天是回不了伦敦了,还是先下飞机去接你们的舅舅吧。”

    欧阳米说着叹了一口气,十分无奈。

    “好耶!”

    轻歌当即蹦起来,欢呼了一声。

    “不用走了!”

    顾北也是一脸高兴地蹦了起来。

    欧阳米看着这两个孩子的反应,心中只觉得五味杂陈,淡淡的酸涩,混着不知道算不算是放松的情绪,缓缓地舒展了自己的眉头。

    母子四人推着行李箱,从飞机上下来,又重新回到了候机大厅里,心中的情绪却和十几分钟之前有着天壤之别。

    上飞机之前,四个人的心情都是或多或少的有点沉重,而现在,突然就多了几分释然和轻松。


 

    几个人刚从出口出来,就看到了已经等在出口外的欧阳佳诚,欧阳米突然觉得鼻头一酸,眼眶一热,莫名有种想掉眼泪的冲动。

    她回宁城呆待了大半年,却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在这里有了可以依靠的亲人。

    “傻丫头,眼睛红红的,该不会是见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哭鼻子吧?你个带哭鬼,快把眼泪收一收,不然在孩子恶们面前闹笑话了!”

    欧阳佳诚朝她走近两步,嘴里虽然嫌弃得不得了,却还是一把将自己唯一的妹妹紧紧地搂紧进了自己的怀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感受到怀中的妹妹哭到颤抖的身体,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心,像小时候无数次安慰她的那样。

    不管这个丫头长到多少岁,甚至都已经是当妈的人了,在他这个当哥哥的人眼里,她永远是那个爱哭鬼小妹啊。

    “大舅舅,我也要抱抱!”

    轻歌见两个人抱得好不热闹,也嚷嚷着要抱抱。

    欧阳米立刻反应过来,从自家大哥的怀抱里挣脱出来,背过身去擦干脸上的眼泪。

    “好,大舅舅来抱你!”

    欧阳佳诚一把抱起轻歌,又伸手在两个小外甥的头上摸了摸,问到:

    “你们两个臭小子,最近还好吗?”

    “我们都挺好的,谢谢大舅舅关心。”

    知南抢在顾北前面说话,微微瞥了一眼顾北。

    顾北迅速接收到自家大哥的信号,不敢在大舅舅面前诉苦了,也说:

    “是的,大舅舅,我们在宁城挺好的。”

    欧阳佳诚笑了笑,正要说话,却被一道焦急的声音给打断了——

    “米米!我终于找到你了!”

    几人转身去看,果然是霍宸晞正喘着粗气,一脸着急地朝着几个人的方向跑过来。

    而欧阳佳诚在看到他的瞬间,脸色阴沉得似乎要当场结出冰碴子来。

    他的小妹米米来宁城不过半年时间,却遭受了那么多的非议和磨难,多半是因为这个男人,他却还有脸来打扰米米!

 “大哥?你怎么也来宁城了?!”

    霍宸晞看着突然到访宁城的欧阳佳诚,眼神中透出强烈的震惊,心中却又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大哥?谁是你的便宜大哥?!”

    欧阳佳诚板着一张脸,丝毫没有给他好脸色,语气十分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