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文字 丰满少妇乱子伦

2022-07-12 15:35:23情感专区
薛丁玲感受到自己的耳垂被男人的触碰了一下,瞬间浑身一机灵,那种让人心中慌乱,刺激着头皮的感觉,实在是过于刺激。 况且,现在前面还有摄影师在呢! 这样想着,原本低垂着的

    薛丁玲感受到自己的耳垂被男人的触碰了一下,瞬间浑身一机灵,那种让人心中慌乱,刺激着头皮的感觉,实在是过于刺激。

    况且,现在前面还有摄影师在呢!

    这样想着,原本低垂着的眸不禁迅速地往前看了一眼,眸中尽是羞涩。

    “遵命,老婆!”

    盛笃行立马直起了身子,只不过和薛丁玲的距离越发地凑近,几乎是紧紧地挨着。

    这一次,两个人的坐姿明显地比之前更为亲密,双方紧紧地靠在一起,脸颊之上的红晕透露出了幸福,而在脸上的神情无一不是幸福。

    “好,很好,保持住!”

    摄影师很是满意,并不是没有注意到两个人之间的互动,但是这样的情侣在这里并不少有,所以对此也只是笑笑,并没有任何的催促,果真,再次拍出来的照片更为不错。

    “来,过来看看吧!”

    摄影师挥了挥手,直接来到了电脑前,将刚刚拍摄的照片直接传了过来,屏幕上,就是刚刚两人的照片。

    而被招呼的二人,紧牵着前来。

    看着屏幕上的照片,盛笃行的眸中满是光亮。

    “可以把这些照片都给我一份吗?”

    “当然可以!”

    这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看样子,这位先生很爱自己身边的这位女士。

    “祝你们幸福!”

    在最终看着他们离开的时候,摄影师说着自己经常说出的祝福话。

    “谢谢!”

    随着钢印的落下,两本红色耀眼的本子被两人拿在了手中。

    “恭喜你,盛先生!”

    “谢谢你,薛小姐!”

    两个人站在阳光底下 ,金色的光亮在两人的身上映照出了暖色。

    他们结婚了!

    回去的路上,在车内,两人之间总是若有若无地伴随着些许的暧昧,但是却静谧无比,似乎是在不断融合着,将对方的气息融入骨髓深处。

    “怎么样,拿到手了吗?”

    慕晚瑜几乎是守在家门口等候着,终是等到了两个人回家,眸中满是急切和激动。

    看着盛笃行手中的红色本子,眼中立马闪过一道亮光,拿在手中抚着,看着上面已经被直接认定的钢印,越发地激动。

    “妈!”

    薛丁玲抿了抿唇,心中不禁有些紧张,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叫盛笃行的母亲,现在这也会是自己的母亲了!

    “好啊,好啊,今天就好好地在家吃饭!”

    慕晚瑜很是开心,直接将手中带着的一串幽蓝色的手链套在了薛丁玲手腕之上,“收着,收着,时间急,没有什么好东西,等之后再给你更好的!”没有给薛丁玲反驳的机会,再次开口道:

    “你们想好了,什么时候办婚礼?”

    “还有,你们瞧瞧你们手上!”


 

    手上?

    两个孩子不由地看向了各自的双手,并没有什么异样啊!

    “真是的,这都没有意识到,你们的戒指呢?”

    “这都结婚了,怎么戒指都没有?”

    突然意识到,这好像是自己比较着急,是自己让他们前去结婚的,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够买个戒指的时间都没有,也怪自己没有提醒一下盛笃行。

    “怪我,怪我,这么心急!”

    “不过笃行啊,你可得记住了,要给丁玲一个世界上最好的戒指!”

    “放心吧,妈,我会的!”

    盛笃行也终是反应了过来,神情之中有些懊悔,自己原本是想到了这个,还让人专门去定制了一对,但是昨日母亲就直接让自己今天前往结婚 ,这么急迫,让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又将戒指的事情给忘记,真是不该!

    视线不由地看向了一旁的薛丁玲,觑着她的神情,“丁玲,我一定会给你补上的,这一次是我太心急了!”

    “对不起!”

    “没有关系!”

    薛丁玲笑了起来,眸中的晶莹直接撞进了盛笃行的心中,其实对于她来说,戒指并没有那么重要,只要这个人能够对自己好就行!

    至于所谓的对不起,就更是没有必要。

    “我们两个能够一直在一起就好!”

    “一定会的!”

    盛笃行很是坚定。

    站在一旁的慕晚瑜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还会被自己的儿子酸到,心中不禁想象着,什么时候盛家桐才能够回来啊,这么久了,也还没有一个确切的消息。

    尤其是,如今自己的儿子结婚了,自己竟然还忘了将这件事情告诉他!

    心中不禁有些慌乱和不好意思,自己似乎是糊涂了。

    将手中的红色本本还给了盛笃行,视线直接落在了另一边,不愿意去看这一对新人,“好好收着吧,我去厨房看看!”

    然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而站在原地的盛笃行和薛丁玲则是互相对视了一眼,皆是笑了起来,就刚刚母亲脸上的那些神情,即便是不用多猜,也能够轻易地得知,是被刺激了!

    也是,父亲去了x国这么久了,也未曾有说过什么时候回来,想来也是极为复杂。

    盛笃行搂住身边的女人,眸中满是幸福和宠溺,反正这些日子,自己会好好地和薛丁玲在一起,不会再让她遭受一点伤害。

 薛怀仁从家中被一对身穿制服的人架着,拷上了手-铐之后还是懵懵懂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这是干什么?”

    “谁叫你们来的?”

    “不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这样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