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卷卷动人旧衣全文免费阅读 耽肉H孕期

2022-07-11 16:18:46情感专区
几乎是不需要怎么多余的吩咐,跟在身边的这些人就已经知晓,有人立马拨通了电话,开始着重地吩咐是码头集装箱,等字眼。 而盛笃行则是坐在了车内,眼中满是幽深。 疾驰而去

    几乎是不需要怎么多余的吩咐,跟在身边的这些人就已经知晓,有人立马拨通了电话,开始着重地吩咐是码头集装箱,等字眼。

    而盛笃行则是坐在了车内,眼中满是幽深。

    疾驰而去,卷起的点点灰尘,也只是在片刻之后就已经看不见影子。

    盛笃行闭上了眼,自从知道薛丁玲失踪之后,自己的心就一直处在紧绷的状态,甚至是在怀疑,是不是因为跟自己在一起的缘故,才会招致这样的祸端。

    没有想到会是薛丁柯,这个本该是薛丁玲哥哥的人,这样的人简直是没有人性,就这样直接将薛丁玲没有任何的愧疚抓住,甚至于还想要污蔑她,真是让人心中寒厉。

    要不是因为自己几乎是已经认定了这一切都是薛丁柯所为,恐怕直至现在,都不知道薛丁玲在哪里!

    “老大,人找到了!”

    盛笃行接通电话,得到的就是这样的好消息,原本一直提着的心终是能够放下,“有没有受伤?”

    “并没有,现在正在前往桑城医院的路上,您直接过来吧!”

    盛笃行终是露出了些许的笑意,原本身上的戾气终是有所收敛,“去医院!”

    在医院门口,看着站在台阶上的薛丁玲,盛笃行心脏不住地急促跳动着,已经迫不及待地将眼中,心中的那个女人拥在怀中。

    车子还未停稳,盛笃行就直接推开了车门,大步走了下去,脚下 嘟嘟越来越快,视线紧紧地盯着薛丁玲,就是此时的呼吸,他都感觉到清甜一些,那样的舒爽,原本压抑在身上的那些沉重都在此刻变得不再那么的沉重,甚至于还能够感受到些许的轻飘飘。

    心脏急促地跳动着,阳光此时也从云后逐渐地散射了下来,映照在了薛丁玲的身上,似乎是笼上了一层朦胧,让人迷醉。

    终于,盛笃行站在距离薛丁玲两步远的地方,一直紧抿的唇终是放松,扯出了一抹笑意。

    “丁玲,我来得不晚吧?”

    声音带着些许的颤抖,直至现在他都有些后怕。

    码头,集装箱,看来一开始这个薛丁柯是没有想过将自己的这个妹妹放过,这样的狠毒,想来不是想要让薛丁玲憋闷而死,就是要直接送至国外。

    真是一手好算盘!

    “不晚,刚刚好!”

    薛丁玲的声音夹杂着些许的哭腔,视线紧紧地盯着盛笃行,在看到男人手臂之上沾染的一丝鲜红后,立马紧张了起来,连忙走到了男人的身边。

    “这是怎么回事?”

    “你受伤了?在哪里?”

    语气急促,上下打量着盛笃行,眸中的担忧深深地刺痛了盛笃行。

    “我没事!”

    盛笃行再也忍不住,直接伸出书,将眼前的女人紧紧地拥住,眸中闪过了一丝晶莹。

    “你别担心,这是刚刚教训了一个人所沾染上 的,我怎么可能会有事呢,毕竟身边跟着这么多人!”


 

    盛笃行极力地安抚着她,感受着女人在自己怀中的这股温暖,更是感觉到欢愉和真实。

    他想,自己恐怕是等不及 了,他想要尽快地让薛丁玲成为自己的女人,而不是任由她在外面行走,只有真的成为了自己的妻子,自己才有资格真正地守护着她!

    “是谁?”

    显然,薛丁玲也知道,男人所说的这个人,一定是和自己被绑架的这件事有关,能够让他亲手去找的人,也只有这样,才会这样精准地找到自己。

    心中不禁又是一阵阵的暖意流淌,这样的情绪自从自己跟在了盛笃行的身边,就经常地体会,过去的自己,也只有在大哥的身边才会有时候体会过,不禁也是紧紧地回拥着盛笃行。

    “丁玲,你别伤心。”

    男人的这一句话,薛丁玲就已经意识到,这个人定是和自己有关,但是能够将自己带离那里的,能够清晰地知道自己在哪里的人,也就只有薛家父子。

    “是薛丁柯?”

    薛丁玲想到了那个时候,薛丁柯前来的 时候,看向自己眼神的不对劲,那种让人有所深意的眸光,真是难以想象,竟然会真的将自己绑走!

    真是可怕!

    自己可是他的妹妹啊,虽说不是那般的亲,但是也毕竟是薛家的人,况且前面还在找自己能够帮忙搭上盛家,但是现在却做出这种事情。

    不对,一定是有什么地方自己忽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薛丁玲的确是有些疑惑,松开了男人,从盛笃行的怀中离开,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注意到他的神情并不是那样的轻松,也是经历了一场令人耗费心力的事情,泛着些许的疲惫,这样的面貌,让薛丁玲更是心疼。不由得牵住了盛笃行的手,提议道:“不如我们一起走走,你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

    盛笃行当然没有问题,直接同意。

    紧紧地反握住薛丁玲的手,迎着阳光,将发生的事情都一一说着,只是在说到教训薛丁柯的时候,稍有简便,毕竟那样的血-腥-暴-力场景,还是尽量让薛丁玲少接触。

    “笃行,谢谢你!”

    是啊,真的该谢谢你,要不是因为你,我直到现在可能都还和薛家牵扯不清,还是会因为他们的那些糟心事而感到伤心,为他们担忧,但是现在,他们既然都已经坏到了这种地步,自己更是不需要来给予怜悯。

    “你准备怎么处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