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她哭着喊不要 享受小丹稚嫩的身子

2022-07-11 16:15:31情感专区
薛丁柯此时已经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劲,但是还未曾想明白,盛笃行绝对还是被自己说的话震惊了! 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咬了咬牙,还是重复着之前的那套说辞。 “呵!”

    薛丁柯此时已经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劲,但是还未曾想明白,盛笃行绝对还是被自己说的话震惊了!

    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咬了咬牙,还是重复着之前的那套说辞。

    “呵!”

    盛笃行的眸中满是寒意,抬起脚,对着薛丁柯重重地踩下,连续多次,只能够听到男人痛苦的哀嚎,和与骨骼碰撞碎裂的声音。

    “说的是真的?”

    盛笃行终是停下,看着将自己的鞋尖沾染上的一点鲜红,眼中满是嫌恶,不禁再次抬起脚,看着条件反射一般哆嗦了一下身子的薛丁柯,眼中的寒意更甚,真是个废物!

    将脚尖在男人另一边还算是干净的衣物上擦赶紧,修长的腿在此时的薛丁柯看来就像是能够直接将自己灭杀 的利器,令人惧怕。

    “盛少爷,盛少爷,对……对不起!”

    “我刚刚,咳咳咳……”

    一滩黑红的鲜血从男人的口腔之中吐出,直接喷洒在自己的胸前,原本洁白的衣物上如同是绽放的艳丽的花,让人目眩。

    就是这么简短的一些时间,就已经让薛丁柯耗费了大半的气力,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盛笃行会是这么狠,竟是一点都没有留情,这样的力道,似乎是真的要将自己废掉。

    但是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假的?

    这个时候的他因为腿部的剧痛,已经逐渐地脑袋清明,被欲-望沾染的脑子终是是一点点地挣脱开来,越是这样疼痛自己越是清醒,终于,薛丁柯终于是意识到了,莫不是盛笃行一开始就是知道薛丁玲就是女人!

    是啊!

    只有这样的解释就能够解释通了,要不是因为他早就知道,怎么会这样的暴怒,就像是早早地就知道自己所说都是废话!

    但是薛丁玲怎么会说,这个男人依旧是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呢?难道说,盛笃行是真的喜欢上了她,只是在陪着一同玩游戏?

    不,不会的!盛笃行是什么样的人啊,怎么会和这样的一个人玩什么游戏,就薛丁玲这样的人,根本不配!

    倒是薛丁玲,一定是她利用这个来欺骗自己,欺骗薛家,她就没有想过会帮助薛家!

    真是可恶!

    薛丁玲!你竟敢这样耍我!等我出去了,将这里的事情摆平了,你就等着受尽折磨吧!

    想明白了一切后,薛丁柯不再有所顾忌,不住地哭诉着。

    “盛少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想要欺骗您的!”

    薛丁柯的眸中满是痛苦,现在盛笃行身上的那股气息让自己感受到可怕,似乎是被一团寒意所包裹,他能够轻易地决定自己的命运。

    但是就这样直接让盛笃行原谅自己,是绝对不可能的。

    早知道如此,自己就不多此一举了!

    即便是后悔,薛丁柯知道,已经是没有用了!

    “盛少爷,求您放过我吧!”

    “都是我糊涂,千不该万不该将注意打到了您的身上!”

    盛笃行对于薛丁柯的这一系列话语并不感冒,眼中的寒意甚至于更为强烈。


 

    “薛丁玲在哪?”

    盛笃行只是想要问出这个事情,对于现在薛丁柯所说的其他,已经没有了兴趣,这个人还是等自己找到了薛丁玲之后,再进行处理。

    “啊?”

    薛丁柯还想要再挣扎一下,疑惑地出声,只是原本饱含在口腔之中的鲜血在此时不受控制地涌出,让他的脸色越发地苍白,同时身上越发地艳丽。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薛丁柯,你妹妹薛丁玲在哪里?”

    盛笃行扭动了一下脖颈,双手张开又合上,将自己衬衫的袖口缓缓地往上褶皱,看向薛丁柯的眸中尽是冰冷。

    将一旁保镖身上的长棍直接拿起,在薛丁柯瞬间瞪大的双眸之下,狠狠地挥下,那样的狠戾,几乎没有任何的留情,力道之大,只是在下落的第一次就已经让薛丁柯的身上发出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声音不断地响起,令人牙酸。

    而原本制住薛丁柯双臂的两个人此时干脆直接松开了手,站在一旁,将薛丁柯紧紧地围绕着,冷漠地看着地上的男人痛苦地呻吟翻滚着。

    遍地的鲜红,如同夏花一般灿烂,可惜了,唯一的不足就是从薛丁柯身上绽放的。

    “嘭嚓”

    盛笃行松开了手,棍棒直直地掉落在了地面之上,看向地上如同一滩软泥一般的人,没有丝毫的情绪。

    “将他拖进去,好好看管起来!”

    “是!”

    盛笃行没有停留,就要离开,但是薛丁柯即便是被折磨成这般不人不鬼的模样,也依旧没有放弃 ,他想要出去,想要离开,盛笃行太狠了!

    狠到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从未料想过,竟会这样不留情面,这是真的将自己往死了打啊!

    他不能够再待在这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