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欧美放荡的少妇 男主每天都要含乳睡觉小说

2022-07-09 16:17:01情感专区
各方势力纷纷出现,气势如虹,无数强者包围阴灵,一个个舔着嘴唇,摩拳擦掌,狂暴的杀机令人窒息。 “阴谋,一切都是阴谋。”阴瞳歇斯底里咆哮:“林枫,你卑鄙无耻,使用

各方势力纷纷出现,气势如虹,无数强者包围阴灵,一个个舔着嘴唇,摩拳擦掌,狂暴的杀机令人窒息。

    “阴谋,一切都是阴谋。”阴瞳歇斯底里咆哮:“林枫,你卑鄙无耻,使用下三滥手段,有失强者风度。”

    “我呸。”

    胖子暴喝:“跟你们一群老黑鬼谈什么风度,你也也配?你们处心积虑覆灭阳界,我们不反击难道等死吗?”

    “娘希匹的,卑鄙无耻从你们嘴里说出来,不嫌害臊。”

    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

    “杀!”

    林枫挥挥手,下达命令。

    各方势力成员狞笑,生怕出手慢了,神威力量爆发,铺天盖地笼罩阴灵大军,紧接着,不少强者冲上去。

    “杀!”

    阴瞳大吼:“我们没有退路,不想死都给我玩命杀,就算我们败了,也要让卑鄙无耻的人付出巨大代价!”

    轰隆隆…

    大战爆发,天摇地动。

    不得不说,这些汇聚十位尊者手下的顶级强者,战斗力非常强悍,并没有出现一面倒的情况,开始顽强反抗。

    嗖…

    阴瞳知道结局是什么,以最快的速度攻击封禁,脑海只有一个想法,必须活着返回阴界,揭露林枫的阴谋诡计。

    “省省吧。”

    林枫出现旁边,淡淡说道:“来到阳界你觉得还有机会回去?阴瞳,给你一个机会,要么臣服,要么陨落。”

    他无法返回阴界,想找个代言人,阴瞳是最好选择。

    哈哈…

    阴瞳惨然一笑,恨声道:“让我背叛阴界,不可能,别做梦了,况且,鹿死谁手,不到最后一刻,言之过早。”

    底气十足。

    别忘了,他手里有二尊者给的杀手锏,本来是对付阴灵鸦的,既然是林枫伪装的,用在他身上不算浪费。

    “无所谓。”

    林枫耸耸肩。

    “就算死,我也要拉着你同归于尽。”阴瞳嘶吼,气势爆发,手中出现一柄顶级道器,玩命发起进攻,状若疯癫。

    轰!

    空间崩塌,威力十足。


 

    身为即将踏入不朽的顶级阴灵,战斗力自然非常强悍,如果做个对比,他的战斗力比秋白,凌傲北等人还强。

    “阴瞳,不出意外,你绝对可以晋升不朽,成为第十二位尊者,奈何你运气不好,偏偏遇到我,注定悲剧。”

    林枫说道:“死在这里多可惜,不如臣服我,起码可以保住小命,跟我混不比跟着二尊者有前途,好好想想。”

    说话之间,轻松避开攻击。

    阴瞳一言不发,玩命攻击。

    心中暗暗震惊,本以为凭借自己的实力,打不过林枫也能打个平手吧,事实证明自己想多了,差距太大了。

    迫不得已,他想动用二尊者留下的杀手锏,却有些迟疑,拿不定主意,成功还好,万一失败,只有死路一条。

    对啊。

    突然,他灵机一动,想到一个计策,停止攻击,传音道:“林枫,如果你接我最强一击不死,我马上臣服。”

    “没问题。”

    林枫点点头:“来吧,希望你信守承偌,否则后果自负。”

    说是这样说,他才不信,阴灵什么德行在清楚不过。

    阴瞳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厉芒,看了看落入下风的阴界同伴,更加坚定自己的决心,唯有放手一搏才有希望。

    “去死吧。”

    阴瞳面目狰狞,黑气弥漫,遮天蔽日,气势节节攀升。

    他手中浮现一枚小镜子,和二尊者的灭魂镜如出一辙,锁定林枫以后,毫不犹豫扔了出去,绽放璀璨光芒。

    威压震荡天地。

    天啊!

    不朽强者的攻击力,

    阳灵和阴灵骇然,吓得瑟瑟发抖,虽然攻击不是针对他们,却闻到到一股死亡味道。

    “果然如此。”

    林枫眼眸微眯,感受到巨大压力袭来,毕竟二尊者的强大一击,真没有把握接下来,唯有解除封禁进入不朽。

    说实话,他真不想此刻突破,还想阴一下秋白他们呢。

    “林枫,这就是低估我的代价。”阴瞳胜券在握,肆意狂笑:“一切的一切都在二尊者掌控之中,死吧,哈哈……”

 那闺蜜吃定夏露迫于情况紧急,只能答应她的漫天要价。

    夏露狠狠咬牙,心想:“真是卑鄙!”

    而同样在卑鄙事情的自己,并不觉得自己对陆行厉的陷害,有什么问题。

    她只是巧用手段去追求陆行厉而已,她这么做,都是因为她喜欢陆行厉!

    “那怎么办,我让三个混混回去?少请一些人?”闺蜜故意说,“但不知道他们肯不肯,你知道的,这些人见钱眼快,你之前答应给钱,现在又不想给那么多钱,他们可能会一气之下,全部人都离开。”

    闺蜜故意把事情讲得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