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古代共妻nph吃奶 刘亦菲好紧好滑好爽

2022-07-09 16:02:39情感专区
李萌琦:“嗯,我开车呢,不跟你说了。” 陈坚没再回。 李萌琦到了集团,忙了两个多小时工作,让秘书给自己送咖啡。 她打开网页,开始搜索国内最好的心脏外科医生名

李萌琦:“嗯,我开车呢,不跟你说了。”

    陈坚没再回。

    李萌琦到了集团,忙了两个多小时工作,让秘书给自己送咖啡。

    她打开网页,开始搜索国内最好的心脏外科医生名单。

    结果一搜搜到了夏寻。

    李萌琦惊奇地发现,这个夏寻居然真的是她知道的那个古镇长大的夏寻。

    她忍俊不禁,从通讯录里翻出存了很久却从未打过的电话,打了过去。

    夏寻的态度特别亲和,而且很有礼貌,嗓音令人感觉如沐春风:“这个孩子我关注过,之前他主治医师找过我商议治疗方案。”

    李萌琦笑:“对啊,我差点忘了你们是一个一院的。”

    “不不不,”夏寻笑道:“我现在跟小璇单独经营着一家私立医院,岳父岳母给了赞助,娇娇外婆也给了一大笔赞助费,现在小璇是院长,我是给她打工的。”李萌琦明白了:“原来如此,那挺好的呀,虽然医院是家人给你们建的,但是往后的经营还得靠你们自己,你们可得好好努力了。你看我,我给小丫头搜心脏外科医生,结

    果搜到了你,这是不是缘分?”

    “哈哈哈。”夏寻笑声清朗,又跟李萌琦说了很多,最后建议李萌琦把人转到他的医院去:“我可不是为了赚你钱,而是,我们私立医院用的都是进口的特效药。

    她现在的情况本就是走的公家爱心资助的帐,所以给她维系生命的药跟我这里肯定不一样。

    用我这里的药,至少可以延长一段时间帮她等心脏,而这些药都是无法报销的。

    而且,我觉得她未必就活不过20岁,我不清楚她现在的数据,但看过她之前的数据,有点印象。”

    李萌琦:“那我马上去医院,帮她转一下。”

    夏寻笑:“不用,我给我岳父打个电话,让他们用救护车送来就行了。您放心,既然您愿意资助她,我一定尽全力将她治好。”

    李萌琦高兴极了,一时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夏寻:“哎呀,那真是太感谢你了,这小丫头很可怜,是个孤儿,又从小被病魔折磨,要是能重获新生,那真是太好太好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就结束了通话。

    夏寻很快把这情况告诉了宋修尧,宋修尧没想到李萌琦会资助徐心怡手术:“好的,我这就让人把账上的钱给你们医院转过去,顺便把这个小姑娘送过去。”

    半小时后。

    徐心怡的主治医生来到了病房。

    徐心怡整个人的脸色都是苍白的,靠坐在床头,手背上打着基础药的点滴。


 

    其实她不想输液了。

    因为她知道她活不久了。

    医生含笑走过来,望着她:“小心怡,恭喜你!有一位社会爱心人士,愿意全款资助你手术,现在呢,大家都在全力帮你找适合你的心脏。”

    徐心怡讶然地看着他,心如死灰的面庞露出惊喜的微笑:“真的?”

    医生:“真的!不过,资助人现在要求帮你转院,转去一家更高级的医院,你放心,接手你的医生是我曾经的同事,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心脏外科专家。”

    隔壁床的大叔:“心怡,恭喜你啊,祝你早日康复!”

    包恩娜也没想到,笑道:“恭喜你心怡!”

    徐心怡高兴地摁住心脏:“谢谢,谢谢!太好了,我还是有希望的。”“很有希望。”医生道:“等这两瓶药水输完,你稍微收拾一下物品,然后我们有救护车送你过去,对接的工作人员会帮你办好所有的转院手续,你全程不用担心,那边的病

    房是单人间,环境比这边好多了。”

    医生走后,徐心怡一直在哭。

    她想见见那个好心人,问一问,对方怎么这么傻,明知道她活不过20岁还要在她身上浪费那么多的钱。

    她心里的感激垒成了高墙,逼着自己一定要坚强起来,就算是为了这个好心人,为了这个世上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希望她活下去的人,她也要争气。

    傍晚,徐心怡转院成功。

    夏寻过来看她的时候,把母婴病区的豪华月子餐给徐心怡带了一份过来,笑道:“吃吃看,觉得好吃的话,我明天开始让那边也给你这么送一日三餐。”

    徐心怡很不好意思,她咬着一块肉,问:“这个肉真好吃,是什么肉呢?”

    “鳗鱼肉,”夏寻又道:“丫头,叔叔明天开始,会让你去3好病区,每天早上跟那边的小朋友一起做广播体操,做适当的体育锻炼,你能接受吗?”

    徐心怡用力点头:“能!”夏寻笑了:“叔叔给你换药了,你今晚开始正式用药,这个药可以帮你延长等待心脏的时间,现在,叔叔要你答应我,你一定要自信起来,快乐起来,因为,叔叔相信你一

    定可以康复,知道吗?”

    徐心怡再次擦起眼泪来:“嗯,我、我相信!”

    夏寻:“叔叔从不随便给人希望,但给了,就绝不食言。”“夏寻叔叔,”徐心怡看向他,一双小鹿般可怜巴巴的眼睛眨啊眨,里面满满的都是感谢:“您的名字我记住了,我能不能问问,资助我的那个好心人,他的名字?”

 夏寻望着徐心怡笑起来:“你想知道恩人的名字?”

    徐心怡用力点头:“想!我想记住他!将来如果我手术成功,我想见他一面,当面感谢他!”

    “她是个非常温婉善良的阿姨,”夏寻道:“这段时间你就好好表现,积极配合我的治疗,等你手术那天,我就告诉你。”

    有了这个约定,徐心怡仿佛找到了心灵的归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