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她的脚在我的裆部碾着 高中生公交车系列合集全文

2022-07-08 14:36:10情感专区
他抬眼看了眼满宝,满宝就给使了一个眼色。 白善伸手接过,冲她挑了挑眉,你可欠我一个人情。 满宝微微垂眸,去吧,去吧,改日还你。 白善便拿了折子上去,重新交给皇帝,微微躬身

他抬眼看了眼满宝,满宝就给使了一个眼色。

    白善伸手接过,冲她挑了挑眉,你可欠我一个人情。

    满宝微微垂眸,去吧,去吧,改日还你。

    白善便拿了折子上去,重新交给皇帝,微微躬身道:“陛下,营州刺史请求出兵高句丽,此事重大,兵部便直接呈送过来,您看可需要招兵部过来议事?”

    赵国公轮守京城,兵部这边只有一个侍郎跟了过来。

    皇帝面沉如水的将折子翻了翻,沉声道:“宣吧。”

    “是。”白善立即躬身往下退,路过周满的时候还扯了一下她。

    满宝便只能冲上面行了一礼,拎着药箱就走了。

    她一走,气氛虽还有些凝滞,却不如之前紧绷了,古忠垂下眼眸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不一会儿兵部的右侍郎跟随白善一起进来,大家就这封折子讨论起来,气氛一松,除了皇帝还光着一只脚,穿着里衣显得有些邋遢外,这次的朝会和以往的朝会没有太大的区别。

    可怜兵部右侍郎是中途加入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一看皇帝这样子也知道才发过脾气,于是提着心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

    皇帝觉得问他什么都回答不上来,气得不轻,直接光着一只脚站起来,指着他就大骂一通。

    是,对朝中大臣,他是不能无故骂人,但有故他就可以骂,谁怕谁呢?

    兵部右侍郎抹了一把脸,差点忍不住脾气辞官,但想想还是忍不住了,算了,今天皇帝脾气大,他不与他一般见识。

    魏知见了叹息一声,不得不打断皇帝的话,为兵部说起话来。

    当下有能耐的臣子脾气都不会太小,再骂下去,皇帝说不定真的要重新找一个兵部右侍郎了。

    大家又不缺皇家那点俸禄,也不是寒门,巴着那点名声,因此真的抛开了名利,干得不顺心了,大家上书辞职致仕就是了,又有多难呢?

    和魏知一样舍不得辞官的人有许多,但像虞县公那样更随心的人也不是没有,不巧,现在的右侍郎就有点儿随心,他是可以为了抢一坛好酒偷跑着早退下衙的人。

    满宝出了长寿殿,拎着药箱想了想,便转身去了下面的太医院办公房。

    推开门,郑太医正在给人配药,看见她来便起身行礼道:“周太医,您总算是来了,不少贵人昨日都有些中了暑热,昨晚又贪凉,所以生病的不少。”

    满宝问:“严重吗?”

    “都不严重,只是需要配一些药,我们带来的人手有限,您帮帮忙。“


 

    满宝颔首,将药箱放下,和郑太医拿着他写下的脉案进去抓药,问道:“陛下上次请脉是什么时候?也是萧院正去的吗?”

    郑太医想了想道:“是刘太医去的,五天前,不对,好似是七天前了。”

    “陛下不都是三日一请脉吗?”

    郑太医道:“陛下不乐意有什么办法?”

    他道:“陛下近来烦躁得很,萧院正说是暑热,京畿的确又闹干旱,听说江南那边雨水很多,好几条河都被冲垮了,朝政不顺,陛下脾气就有点儿大,萧院正和刘太医已经叮嘱了御膳房给陛下熬煮避暑酸汤。”

    满宝撇了撇嘴道:“那汤一点儿也不好喝,还比不上酸梅汤呢,要是我,宁倒不喝。”

    说到这儿,她微微一顿,皇帝不会因此就不喝吧?

    郑太医就问,“您刚才从长寿殿下来的?陛下怎么了?”

    “中暑了,”满宝闷闷的道:“但问题最严重的是魏大人。”

    她问道:“魏大人的平安脉无人去请吗?”

    郑太医道:“这个看情况,一般来说,像魏大人这样的大人,我们太医院是一月一请,但有时我们忙不开,有时他们忙不开,自己也无病痛,不叫,我们自然也就不会去讨嫌了,但一般每半年都会去请一次脉的。”

    他想了想后道:“魏大人上次请脉好似是年前了。”

    满宝问:“谁请的?”

    “我。”郑太医看她,“怎么了,魏大人有什么病?”

    满宝就叹气,“魏大人的身体不好了。”

    郑太医就吓了一跳。

    满宝和郑太医将各位贵人需要的药抓好,其实现在寒邪还在外表,并不是很难治,所配的药也尽量简单,以免药效有影响,反倒不美。

    满宝略一思索后道:“叮嘱来领药的人注意饮食,这两日先清淡饮食,行宫清凉,用了药,过不了两天体内的暑热就散去了。”

    郑太医应了一声。

    满宝就沉思的去准备皇帝要用的药灸,郑太医坐在一旁发呆,“年前我把脉,魏大人虽有些劳累过度,但也不至于就不好了吧?”

    满宝道:“那时候可能没什么,但长时间的劳累过度,到了一个点就会变糟了,今年年景不太顺,从开春开始就各种事情不断,心神耗费大。”

    郑太医就苦恼,“一会儿陛下要宣召我等吧?周大人,你可有治疗的良方?”

    满宝点头道:“有呀。”

    郑太医眼睛大亮,满宝就道:“魏大人放下政事,从此刻开始休养,静养上二三年便有痊愈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