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穿乳环蒂滴蜡调教性奴小说 把筷子放屁眼里不能掉的作文

2022-07-07 14:49:55情感专区
哪知, 小子牛开口了,“好,我这就搬。” 乖乖再乖乖, 英茧简直大喜,“好哇好哇,你安心,我来办!” 再看阶下苏肃,他只是不可置信望着她—&mdash

 哪知,

    小子牛开口了,“好,我这就搬。”

    乖乖再乖乖,

    英茧简直大喜,“好哇好哇,你安心,我来办!”

    再看阶下苏肃,他只是不可置信望着她——这孩子,这容易就“背叛”了?

 “但这个武者终究被干掉了,那他就不担心他秦家别的人还会跳出来吗?毕竟秦家别的人大概率是不知道他已经派出了一个大宗师来对付我们的啊!”西门雪看着叶青说道。

    “是啊!”一旁的姜海露也点起了头,说道:“毕竟他也不能看着秦家别的人跳出来针对我们,从而送死啊!秦老头岁数都这么大了,但他还想改天换地,说到底,还是为了秦家的子孙,如果子孙都没有了,那他改天换地也就没意义了。”

    “呵呵!”叶青不由的一笑,看着两女问道:“你们觉得他那些子孙会真跳出来找我们的麻烦吗?”

    两女先是一愣,随即都沉吟起来,过了好一会儿,西门雪才耸着肩说道:“秦家的第二代应该会听秦老头打招呼,第三代除了秦飞扬有点能力外,其他人又都是些不折不扣的纨绔,怕死得很,知道我们很强力,估计也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

    “嗯!”姜海露也点头说道:“他们大概也只是跳出来骂几声,不会真正来找我们的。”

    “这不就对了吗?”叶青笑了笑,说道:“虽然秦老头对我无动于衷会让秦家的子孙们有些不满,但他会在乎吗?”

    西门雪朝叶青手中拎着的尸体努了努嘴,说道:“既然不在乎,他干嘛又派出了这个家伙呢?”

    “还不是为了秦家一团祥和,没有怨声载道呗!”叶青耸了耸肩,说道:“但现在既然形势没有朝他想的方向发展,这个武者没能干掉我,那他也只能无视这些怨声了,毕竟在秦家,就算子孙对他有意见,但谁还真敢去挑战他的威严啊?所以说他是无所谓的,更何况,等将来他真的改天换地成功了,他家那些子孙也会明白他的苦心的。”

    西门雪想了想,点头说道:“听你这么一分析,那他还真有可能不会派人来对付我们了。”

    “不管他派不派吧,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叶青耸着肩笑道:“来了最好,不来,也只能这样了。”

    “如此一来,你那个逐步引出龙岗镇武者消灭掉的计划恐怕就很难继续了呀!”西门雪无奈的说道。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叶青的这个计划除了去筑城的那五十二个小宗师外,也只引出了一个鲲鹏而已。

    不过由于鲲鹏这家伙是一个初阶大宗师,可是几十个小宗师都无法比拟的,所以也不至于说没有收获。

    “这没事!”叶青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说我无法引龙岗镇的武者出来了,但是我想上头那两位应该也是有些办法的,这个计划还是可以继续的,只不过由我为主导变成别的人为主导了而已。”

    这时,一旁的姜海露沉吟着说道:“也不知道阴武门的兄弟有没有靠近那个秦飞剑,搜集到什么线索没有?”

    显然,除了龙岗镇的武者外,周兴明判断出来那有可能存在的五千军士也是需要处理的。

    毕竟这支部队到底掌控了多少现代化的武器装备,这些都是未知的,如果掌控得多了,对京都也是很大的威胁。

    嗯……要是这支部队手中有不少导弹隐藏在腾山山脉中,一旦突然向京都方向开发射,由于距离太近,京都的空防部门估计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导弹就已经到来了啊!

    “估计还需要时间吧!”叶青想了想,说道:“毕竟秦飞剑也不是天天出腾山山脉来接收物资的,得有一个时间的,好在秦家那边还没有怀疑我们已经掌握了这么多的情报,所以暂时也不会有异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有时间来处理这些事情的。”

    “既然龙岗镇那边需要情报人员花时间去收集情报,而秦家这边大概率也不会再派出武者来找我们麻烦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回筑城了?”西门雪看着叶青问道。

    看得出来,这丫头对回筑城是很期待的,毕竟对她来说,虽然还没有去过筑城,但是现在的筑城才算是她真正的家。

    嗯……因为是孤儿的原因,她对家是很渴望的。

    “还得等几天。”叶青耸了耸肩,说道:“我们还得用从旺楼救出来的那些女人来引出柴旺背后的那个圣师啊!”

    虽然两女都没有参与对柴旺的审讯,但是在审讯完成后,叶青已经将审讯情况告诉了她们,所以她们是知道柴旺背后是阴刹门的,也知道还有一个圣师的存在。

    “你说这个圣师到底是什么境界的武者?”西门雪一脸好奇的问道。

    “虽然说柴旺交待关于这个圣师的信息并不多,但是也不难分析得出来,他是一个大宗师,嗯……最大的可能是一位中阶大宗师。”叶青应声说道。

    “那样一来的话,还真不好对付了。”西门雪沉吟着说道。

    “是不好对付,但因为有爸的存在,要想留下他,并且干掉他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叶青耸了耸肩,很轻松的说道:“毕竟我们这边除了爸之外,还有这么多小宗师一起埋伏他,而他那边,我分析的话,估计就他一个人吧!”

    虽然说得轻松,但叶青就真的轻松了吗?